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信仰 > 正文

雲南巍山三所清真寺遭暴力強拆 數百武警肆虐傷老弱婦孺

2018年12月29日,雲南大理巍山縣的三所清真寺遭暴力清場和強關。這三所清真寺皆脫離官方伊斯蘭教管控系統,但都一直迴避政治議題,在得知將被取締,信眾都不願出去。(吳亦桐提供)

.

2018年12月29日,雲南巍山回輝堂、馬米廠、三家村這三所清真寺在寺院內懸掛國旗、張貼「擁共」標語(左圖),但依然難逃被取締命運(右圖)。(吳亦桐提供)

2018年12月29日,雲南巍山縣政府新聞辦就「強關清真寺事件」的通告,以三家清真寺為「非法宗教場所」,且主持人未進行備案等為由進行取締。(吳亦桐下載自巍山政府官微)

雲南省巍山彝族回族自治縣三所清真寺,上周六(29日)遭數百武警暴力清場取締,武警與抗議的信眾發生衝突,致多名老人、婦孺受傷及多人被抓。事件曝光後,官方發出通告稱將「非法宗教場所」關停。事件親歷者證實武警使用暴力,亦斥責當地伊斯蘭協會充當官方鎮壓的幫凶。評論人士認為新疆打壓模式正蔓延至內陸。(吳亦桐報道)

雲南大理巍山縣回輝登、三家村、馬米廠等三所清真寺上周六(29日)遭強拆,當局出動數百名武警到場,以「未登記」為由強制封鎖寺院,並與現場的伊斯蘭教徒發生嚴重衝突,有老人、婦孺被打傷,多人被武警帶走。

目前幾所清真寺已被清場和貼上封條。

當地的伊斯蘭教徒在清場前一日(周五)向外界發出緊急求助信息,他們透露這三家從官方伊斯蘭協會獨立出來的小寺已有十年歷史,因為很多村民希望按照自己的方式信仰伊斯蘭教。這些教會不涉政治且從未與政府對抗;甚至在寺內升國旗和張貼「愛國、愛黨」標語,但依然難阻被強關的命運。

巍山縣為多民族聚居的回族自治縣,當地不願具名的目擊者向本台介紹,三所清真寺已在十多年間不斷向當局申報註冊手續,一直遭拒,料當局早就以此預留封殺和取締藉口。

目擊者向本台講述武警暴力清場過程,他認為對新疆穆斯林的強力打擊模式已擴展到雲南。

目擊者說:前天給我們百姓承諾說領導過來解決,但是等來的就是特警來清場了。他們一開始就先到回輝登這個地方,大家就抵抗,大家就緊緊的手牽手,他們強行地拖、一個個扔出去,現在還住院著四五個人。感覺這個政府對任何宗教都是高壓打壓的狀態。它就是新疆動了以後,然後走著就走到了雲南,現在這個氣氛真的就是紅色恐怖的氣氛,毫無自由可言。

事件在網上發酵後,巍山縣政府發布官方通告稱,三家清真寺為「非法活動場所」,且由未經認可的「非法宗教」人士主持。該縣宗教事務局會同有關部門「依法取締」;新浪微博大V、社科院學者習五一贊同武警強關行為;當地伊斯蘭教協會亦力挺當局。

目擊者也認為官方伊斯蘭教會早已姓黨,成為當局打壓宗教的幫凶。

目擊者說:整體事件,它的始作俑者肯定跟伊斯蘭教協會有關係,它們在中間幹了見不得人的勾當,那些人就是為了撈取政治資本。

美國喬治亞大學的回族留學生古懿在接受本台採訪時認為,只要是在當局管控系統之外的宗教場所,無論是否挑戰當局,都將成為當局打壓目標。

古懿說:清真寺里的五星紅旗、共產標語並沒有保護他們。巍山被封掉的幾個清真寺,完全沒有在政治上挑戰當局,僅僅是因為他們在官辦的體系之外自己禮拜,和家庭教會一樣,他們在「政治自信」的當局眼裡,就足已成為「亡黨亡國的威脅」,遭到暴力鎮壓。

海南伊斯蘭教協會前監事、目前流亡並滯留台灣機場的民主人士劉興聯在接受本台採訪時,指該事件是當局打壓成都秋雨教會的翻版,三所清真寺也都開設「阿文班」教育信眾的子女。

劉興聯說:說是伊斯蘭教在「和共產黨爭奪下一代」,用這樣的說法就進行打壓。我認為它完全是(打壓)秋雨教會的翻版,凡是不聽從中共的安排都進行鎮壓,這是一個不好的信號,它絕對會持續下去,而且會逐步蔓延。

另有不願透露姓名的當地回族人士回顧,過去幾年中,中共當局在雲南大搞針對回族的「兩清運動」,包括驅逐回族學者、關閉經堂、限制清真食品,監禁伊斯蘭作品出版商和幫助穆斯林逃離中國的人士等,現今高調取締清真教堂,令人擔憂事件升級。目前雲南沙甸、巍山等多個回族人士聚居的地方瀰漫白色恐怖氣氛。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信仰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