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不朽的反叛:施道芬堡上校刺殺希特勒

施道芬堡和孩子們

我在柏林觀感中提到施道芬堡(1907~1944),他是誰?有人不明白。他是1944年7月20日刺殺希特勒事件的主角。失敗後被殘酷處決。我最早在閱讀《第三帝國的興亡》中知道他,2004年,德國紀念720事件60周年,讚揚施道芬堡他們“代表一個善良而民主的德國”,我曾撰文《林彪與施道芬堡》刊於開放雜誌(附件)。2008年美國大明星湯告魯斯(Tom Cruise1962-)主演電影《行動代號Valkyrie》也是讚揚施道芬堡上校的勇敢犧牲。

1944年納粹敗象畢露,瘋狂屠殺猶太人及戰俘,身居德軍高層的施和密謀反對派決定只有除掉希特勒才能結束戰爭挽救德國。施上校於7月20日參與希特勒軍事會議之機,安放強力定時炸彈,可惜引爆後,希僅受傷倖存。施21日被捕當日即慘死於陸軍總部。我7月5日遊覽中,找到總部舊址,在處死施道芬堡上校的位置,立有他的塑像,周圍有碑文紀事。遊客不多,場景一片肅穆。

思君悠悠三十年,今日拜祭靈前,可慰夙願。施道芬堡出身貴族世家,少壯從軍。終於脫出大日耳曼主義變為反抗法西斯獨裁而獻身的勇士。他們同黨有元帥、將軍,高級官員二百餘人,計劃炸死希特勒之後接管政權,史家指出,他們掌權可以免除400萬德國人、100餘萬蘇美英軍和100萬猶太人在二戰最後的死亡。他在日記中寫道:我做,人民罵我是叛徒;不做,是良知的叛徒。最後他選擇做。那時,他已在戰爭中失去一眼一臂,另一隻手只剩三個手指。他的無畏、剛毅和組織能力,成就了殺身成仁——威武不能屈的英名。密謀失敗後被捕7000人,被殺5000人。

施道芬堡和他的死黨們,沒有改變歷史進程。從1944年720事件到1945年5月納粹覆滅,仍然是二戰最慘烈的決戰階段,光柏林戰役,蘇軍就犧牲50萬、德軍32萬。上百萬人無家可歸,柏林、華沙、漢堡等名都被夷成廢墟……希特勒和整個國家幾乎同歸於盡。鐵的邏輯顯示,一個極權制度如果已經獨裁凶狂無人性到納粹化的地步,就只有用火與劍去毀滅它。納粹德國的滅亡是蘇聯和英美傾國之現代武力所造成,中國內戰的山寨性質與傷亡代價,簡直無法相比。毛的獨裁也尚未達到希特勒踏平歐洲的地步,只是蹂躪一窮二白的幾億愚民獨逞威風而已,林彪父子的反叛也就難免顯得滑稽搞笑。

附:林彪與施道芬堡(金鐘,2004)

林彪,中國家喻戶曉,施道芬堡是誰?是1944年前刺殺大獨裁者希特勒失敗而被處決的德國軍官。七月二十日,德國總理施羅德為紀念這個暗殺事件六十周年而舉行典禮,盛讚當年那批德國軍官,代表了“另一個善良而民主的德國”。

施道芬堡出身於德國貴族世家,軍校高材生,1940年33歲已出任陸軍參謀長。1942年開始對希特勒的侵略戰爭心存異議。1943年從北非戰場受傷殘疾返柏林後,成為反納粹地下運動成員,1944年7月20日趁出席希魔在“狼穴”(今波蘭北部邊境)召集的高級將領會議之機,攜帶一枚威力強大的定時炸彈置公事包中,爆炸前離開,但被另一軍官挪動了一下位置,因橡木桌腳的間隔而使爆炸後希特勒只受輕傷,四人當場炸死。事後,施道芬堡當晚在柏林被捕,立即被處決。納粹藉此案大規模整肅了五千多人,處死或送進集中營。

歷史學家對這次暗殺希魔的計劃和施道芬堡的勇敢給予高度評價,認為如果暗殺成功,二戰最後階段喪生的四百萬德國人,數百萬猶太人、上百萬蘇聯紅軍及十多萬美英軍人,可能倖存下來。論壇上沒有給“以暴易暴”論以任何空間。

不久前,一位朋友告訴我,他的美國親戚了解到文革的殘暴與瘋狂後,問他:為什麼沒有人暗殺毛澤東?

聽到這種問題,不由人想起林彪的叛逃事件。林彪1971年“九一三”出逃蘇聯,在蒙古溫都爾汗機毀人亡,33年來一直是中共史研究的最大謎團。林彪是毛的副統帥,一夜之間變成最大的“反革命”,其中包含的罪名之一,便是策劃謀害毛主席,證據是林彪之子林立果的“小艦隊”活動及其“五七一工程紀要”。幾個殺毛計劃均告破產。

但不少學者與中共幹部對林彪案的官方材料持懷疑態度,涉案家屬更有企圖為林彪翻案者。十餘年來也有不少著述提出種種說法。最近讀到《當代中國研究》夏季號所刊王年一等三人的文章,稱九一三事件是毛澤東逼出來的。該文搜集不少可信官方半官方材料,說明毛雖選定林彪為接班人,但在文革高潮之後,便欲除掉之。直到南巡,親自給林彪定性定罪,等於下逐客令,把林彪逼上絕路。而處於病態的林彪已準備好坐牢和就義,只因妻兒不認命,才亡命出逃……

王年一是中共國防大學退休教授,知名的文革史專家。這篇文章不掩其批毛反毛立場,對毛的“蠻橫無理,任意誣陷,信口捏造”等惡行惡狀直斥不諱。但還沒有當然也不可能有上升到毛罪當誅的程度。而且,文中無一字提到林立果的殺毛計劃與林彪出逃的關連(最近吳法憲夫人接受媒體訪問說,“四大金剛”都不知道林彪反毛的計劃,否則,以他們的力量,歷史一定改寫。反毛只是林立果的遊戲罷了。)

從正義和勇敢的普世觀念而言,過去文人可以罵“殺老蔣以謝天下”,則暴君、獨裁者、殺人魔王毛澤東完全該殺,正所謂中共行話“罪大惡極,不殺不足以平民憤”,毛的下場應該是齊奧塞斯庫式的暴死或遭到行刺暗殺。但是,中國人被他害死數千萬人,大大超過一場世界大戰的死亡人數,毛在位二十七年,什麼意外也沒有發生(直到八九民運中幾個湖南青年向天安門毛像扔油墨,還被判了重刑)。已知的只有林彪案有些殺機隱藏其中。當“五七一工程紀要”公諸於世時,讀過《第三帝國興亡史》的人,頗有一番心跳與感慨,但是迄今似無一人公開讚賞林立果一夥的殺毛行為。中共強大的主旋律和成王敗寇的千年傳統早把二五六號三叉戟殘骸及其死者,掃進了“歷史的垃圾堆”。更有甚者,張藝謀之流,連荊軻刺秦王的一點古代浪漫主義,也要丟進故字堆里去。當司馬遷的刺客列傳被唾棄之後,崇尚俠義精神的中華民族剩下的大約就只有幾分鄉愿、苟安和脂粉氣了。不久前聽到夫婿兼黨國元勛被害到死無葬身之地的王光美,在公私場合都仍對“毛主席”禮讚有加,難怪那麼多人一朝平反,便感到了皇恩浩蕩。

(原載《開放》2004年九月號,署名東方朔)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開放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