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動態 > 正文

2019中國時政大事展望 精英:沒有樂觀因素

2019年的帷幕正在徐徐拉開,但民間對中國的前景普遍感到擔憂。2018年發生的幾件大事,可能對2019年的中國造成什麼樣的影響,輿論中充滿爭議。本台記者王允請到兩位旅居美國的80後,來對2019中國時政大事作出展望。一位是經濟學人秦偉平,一位是喬治亞大學在讀博士生古懿。

王允:中美貿易大勢,你如何判斷?3月份中美能夠達成最終協議嗎?

秦偉平:中美貿易爭端不會在短期內就產生一個明確的結果。3月1日即使雙方能產生某種臨時協議,但絕不會是最終協議。我們很快會看到中方不遵守這個協議,或者美方對這個協議不滿意。也不排除,雙方連臨時協議都無法達成。

古懿:我和秦先生的觀點略有不同。我們也應該看到,現任特朗普政府拋棄了共和黨長久以來的小政府和自由貿易的傳統。因此,他在國際貿易問題上,一般採取不合作的態度。在這種形勢下,美中貿易爭端可能暫時不會有明確的結論。

王:這個當中涉及到孟晚舟案件的發展,孟晚舟有可能被美國成功引渡嗎?

秦:孟晚舟事件,現在看來是在美國和中國的談判中,對美國比較有利的一個砝碼。我相信,中國為了體面地解決這個問題,可能會在美中貿易談判中做一些讓步。美國在這個案件中,可能會高舉輕放。我們可能會看到,孟晚舟不會被引渡,這件事情最後會不了了之,最後只是中美博弈的一部分。

王:你主要從政治的角度來看這個案件,但案件中包含著很多法律因素,古先生,你認為法律因素會導致最終孟晚舟被引渡嗎?

古:的確,這個案件已經進入司法程序,孟晚舟面臨的是刑事指控。但問題在於,現在總統已經公開承認,孟晚舟案件就是一個政治籌碼,希望通過這個案件和中國達成政治交易。那麼,加拿大的法庭完全可以認可孟晚舟所說的,美國對她實施的是政治指控,她是政治迫害的受害者。因此,現在要引渡她,已經處於一個非常不利的地位。

王:都說2019年中國經濟會明顯變冷,你們的判斷呢?

秦:一定是繼續下滑,形勢更加嚴峻。2018年有超過1000萬民營企業倒閉,我相信,倒閉潮、失業潮在2019年會更加持續。最主要的問題是,大家對經濟發展沒有信心,因為市場變得越來越糟糕,這個跟大勢有關係。他們沒有信息,不願意投資,不願意再增加僱員。這些都是比較負面的消息。

包括地方政府都拒絕發布一些經濟的指數。在2019年,象統計局這些部門可能會對經濟數據,還有經濟方面的報道會有更嚴格的管控。

到了2019年債務水平會達到歷史新高,債務危機,還有金融危機到2019年都會爆發。這個對中國的影響可能比中美貿易的影響還大,因為中國經濟存在長期的結構性問題,一直沒有調整好。

王:就沒有一些樂觀的因素嗎?

秦:實在是沒有什麼樂觀的因素,各個方面的信息來源都指向比較悲觀的估計。重要的是,連習近平都說了要共克時艱。

王:下面這個問題,主要請教古先生。您是穆斯林信徒。2018年,新疆再教育營非法關押上百萬穆斯林等少數族裔民眾,國際社會已經強烈譴責,中國政府會有所收斂嗎?

古:會不會根本上改變政策,我想是不會的。一個方面,通過集中營進行種族滅絕和強制性的種族同化,這是習近平幾年來一貫的政策。在這方面,他們已經投入了大量的血本,而且現在還在繼續投入血本,繼續興建新的集中營,繼續抓捕人。另外,這個樣一個中央政府控制一切的極權體制下,他們還是有很多資金,有很多能力的,有這個實力去進行成本巨大的種族滅絕。而且他們也不需要顧及到國際輿論的影響。

王:在2018年,社會抵抗運動,包括佳士工人罷工、ME TOO運動等此起彼伏,在2019年,這些運動會如何發展?

秦:2018年中國的這些社會運動影響是很小的。對這些群體運動在2019年的表現,我期望不高。中共政權為了維持穩定,一定會加碼去嚴控。剛才提到的新疆的做法,我相信她們會把這些成功的維穩的經驗,複製到全國。

古:我同意剛才秦先生所說的。現在中國是一個很奇怪的極權社會。一方面,社會的自我動員力遭到了極權主義政權嚴格的控制;另一方面,她至少現在來講,是一個比較繁榮的金元主義社會,在政治以外,每個人都有很多選擇,所以不會有很多人去關心這些事情。更何況,這些運動沒有一件是涉及到社會政治的層面。象佳士工人運動、metoo運動,這些運動不會從根本上否定執政合法性,也不會從根本上威脅到體制生存。因此,對於2019年,我可以肯定的是,不會出現象30年前那樣有大規模的學生走上街頭。

王:感謝二位提供的2019年中國大事展望。

 

`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