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科教 > 正文

中國未追蹤參與基因編輯實驗的病人 引發西方科學家擔憂

過去幾年,中國科學家在對人類進行基因編輯的實驗上處於領先地位,他們使用一種名為Crispr-Cas9的強大新工具對幾十名癌症病人的DNA進行了編輯。

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收集的信息顯示,一項此類實驗已經與DNA被修改的患者失去了聯繫,這令一些西方科學家感到擔憂,他們稱應對實驗對象進行多年監控。

在另外一個實驗中,一名印度患者的癌症病情有所改善,但他患上了心臟病和腦中風。這位已去世病人的家屬稱,中國醫生沒有調查其中的原因。

現在這些實驗及其他的Crispr實驗首次受到中國衛生部門的審查。上個月,中國一項備受爭議的基因編輯實驗引發國際社會擔憂中國在該領域是否有足夠的監管和監督舉措。

中國三名參與Crispr實驗的醫生告訴《華爾街日報》,最近幾周他們收到了科技部和衛生部的詢問,要求上報實驗細節。這兩個部門均未回覆置評要求。

與美國不同,在中國沒有政府部門負責監管這些實驗,這意味著不同的實驗面臨著不同的標準。

這種做法令美國許多醫生感到不安,他們擔心早期實驗的失誤可能會讓這項有前景的科學發展倒退數年。

通過改寫被稱為DNA的基因密碼,Crispr有望攻克一些難以治癒的疾病。但是治療過程並非萬無一失,可能出現將非目標基因被修改的情況。美國科學家警告稱,無法預料的後果可能多年後才會浮現,因此必須長期追蹤病人。

Jennifer Doudna是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的生物化學教授,也是Crispr基因編輯工具的早期研發人員之一,她稱,長期追蹤治療對象至關重要,不從醫學角度對死亡案例展開調查是無法接受的。

她稱:“由於我們尚未完全理解人類基因,對Crispr-Cas技術仍在知識的研究和發現階段,因此我們需要對病人整個生命周期各種預料之中和預料之外的後果進行監測。”

麻省理工學院和哈佛大學共建的Broad Institute的分子生物學家張峰是Crispr另一發明人,他對於《華爾街日報》的發現感到驚訝,他指出,在病人身上開展實驗需要有嚴密的設計和後續流程。

在此之前,一位深圳科學家上月宣布,他使用Crispr工具創造了全球首批基因編輯嬰兒。用Crispr修改胚胎基因比修改絕症患者基因更具爭議,因為胚胎的任何變化都有可能傳給後代,也就是說,一個微小的改變都可能會產生深遠的影響。

中國政府官員表示,將這種胚胎植入人體是非法的,他們正在對這位科學家展開單獨調查。該科學家上月表示,一對經基因改造的艾滋病免疫雙胞胎女孩已經出生。

用Crispr修改成年人的DNA在中國或美國並不違法,但美國的科學家更加謹慎。美國早在2012年就部分發明了這項技術,但直到今年才批准了首例Crispr實驗。中國已知最早的Crispr實驗始於2015年。

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是全球最早公開宣布Crispr實驗的大學之一,但也花了兩年時間才獲得大學機構審查委員會、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簡稱FDA)等機構的批准。在允許該校今年招募病人之前,評審員要求賓大追加實驗室測試,還仔細檢查了同意書上的措辭。

即便如此,接下來幾個月賓大招募病人的工作還是很難開展,因為要求實在太嚴了。按照FDA對基因治療實驗的建議,賓大準備跟蹤患者15年。FDA最近批准了另外兩項Crispr實驗。

中國方面,醫生在徵得醫院的倫理委員會同意後就可以進行實驗。據《華爾街日報》當時報道,截至2018年1月,公開登記的此類實驗已有十幾項,至少86名晚期癌症患者的基因被編輯。其中多數患者都是通過安徽柯頓生物科技有限公司(Anhui Kedgene Biotechnology Co.)參與治療的,這家私營初創公司不僅提供Crispr技術,還遊說醫院開展實驗測試這項技術。

據參與這些實驗的醫生透露,自那時以來更多患者的DNA被修改了,但這些中國Crispr實驗的結果都未公布。

據一位知情人士稱,安徽柯頓生物科技的一個項目已經與基因被修改的患者失去聯繫。該公司創始人周敏(Mandy Zhou)表示,一項實驗並未按計劃完成研究,因此與患者失去聯繫。她還表示,該實驗中沒有患者在治療期間死亡。

安徽柯頓生物科技在安徽省立醫院(Anhui Provincial Hospital)進行的另一個項目的開展者王勇稱,該項目治療了18位患者。他表示,許多患者隨著癌症加重而死亡。他並未給出具體數字。王勇稱,這個月科技部要求他發送一份關於該實驗的報告,這是該項目一年多前啟動以來中國相關部門首次索要信息。

周敏表示,一些患者的生存期遠遠超過了他們的預期,沒有一例死亡與基因編輯有關。她未回應是基於什麼得出這一結論的。

據杭州市腫瘤醫院(Hangzhou Cancer Hospital)院長吳式琇稱,在另一項安徽柯頓生物科技於今年開展的實驗中,21名患者中至少有19人死亡。吳式琇表示,患者的死亡與Crispr的使用無關。他沒有提供進一步細節。

一名死亡的男性患者是印度政府官員Sanjit Kumar Samal,他在本國試遍其他治療方法後來到中國,希望能控制快速加重的食道癌。

據陪Samal接受治療的他的兄弟稱,Samal在首次輸入經Crispr編輯的血液後病情改善。這名57歲患者的抗病白細胞被抽出,經Crispr重新編輯,刪除了一個會干擾免疫系統抗癌能力的基因,隨後被重新注入體內。

Samal的兄弟Ajit Samal稱:“在進行第二次注射後,吳式琇跑過來告訴我們結果。”他說,結果顯示,90%的腫瘤已經消失;幾乎沒有什麼殘留,並稱他感覺好多了。他說,這就像一個奇蹟。沒有人會相信。

六周後,即9月份,Samal在印度去世。據他的兄弟稱,印度醫生宣布死因為心臟病和腦中風。Samal此前沒有已知心臟問題,他本應返回中國進行第三次注射。

吳式琇表示,他已獲悉Samal死於心臟病。據他的兄弟稱,Samal在印度去世後,吳式琇沒有向其家人問及任何醫療結果。

在上述基因編輯嬰兒的消息傳出之後,吳式琇沒有回覆記者的進一步置評請求,其中包括他是否要求獲得Samal死亡的醫療數據。在早些時候的採訪中,吳式琇表示他曾試圖發表自己的研究成果,但一些西方學術期刊拒絕接受。他沒有就此詳述。

伯克利大學的Doudna博士稱,任何臨床實驗中的任何死亡事故都必須進行全面調查。她說,她擔心“基因編輯的魯莽應用會危及患者安全,損害公眾對Crispr技術的接受度,並可能引發一系列負面且永久性的意外後果。”

Samal的家庭並未將責任歸咎於上述實驗療法。相反,Samal的兄弟表示,他將建議其他癌症患者尋求同樣的治療。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華爾街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科教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