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歷史在解決問題還是在解決人?

世界上任何一個國家的歷史都有各自的問題,英國歷史有殖民地問題,美國歷史有黑人奴隸問題,中國歷史也不例外,也有很多問題。中國歷史也有殖民地問題,香港就是,雖然殖民有很多不好的含義,今天的香港卻成了一個很不錯的地方。歷史上,很多西方問題到中國都形成了反轉,有些好開端最後變成了壞歷史,有些壞歷史也能變成好結果。

我們這個世界上的很多問題都是不平等不自由帶來的,這方面古今中外沒有例外。中外不同的是:西方歷史解決了很多問題,中國歷史繼承了很多問題。

比如秦末和明末的很多問題大致相同,清末和今天的很多問題內因相通。很多問題為什麼被中國歷史繼承下來而沒有解決?因為中國的歷史發展不是在想辦法解決那些千年重複的問題,而是在想盡一切辦法解決了很多人。

比如秦末的農民起義跟明末的農民起義都是用殺去解決掉人,滿清和太平天國也是以殺光對方為目的,古往今來,不管是誰幹掉統治者,繼承了作惡的統治權,都會重複所有作惡的問題,甚至越來越變本加厲。所以中國歷史的主流發展狀態是解決殺掉很多人,然後繼承問題。

到了現代中國,不僅僅是繼承了很多歷史問題,還不斷發明設計出很多奇特的新問題,用新問題去解決掉人。比如,發明了右派這個問題,就解決了不少右派分子,發明了文革這個問題,又解決了幾千萬人。前前後後解決了那麼多人,不但沒有解決任何社會矛盾,反而製造了更多的矛盾和隱患,今天文革又成了被繼承的歷史問題,活躍在新老幾代文革粉的心中。

從繼承歷史問題解決掉人的古代歷史,到發明新問題解決掉人的現代歷史,也是中國歷史災難的升級。很多史無前例的新奇特問題都被源源不斷發明出來,每設計一個這樣的新問題都能直接解決掉很大一部分人。

說歷史不能光說問題,也要說一說成績,燈火輝煌的中國現代史有沒有解決了什麼問題?有沒有值得驕傲的歷史功績?答案肯定是有的。比如中國人的吃飯問題就被大面積解決了。吃飯這個問題本來不是個很難的問題,當年把土地收歸集體所有,發明了一個大躍進,很快就餓死了一大批人,設計了一個階級鬥爭,很輕鬆就搞垮整個社會,吃飯這個事就成了很大的難題。後來實行土地個人承包,一下子就解決了很多人的吃飯問題,歷史過程就是這樣一個過程,折騰了幾十年最後還得到一個不錯的溫飽成績。

對比改開前的三十幾年,中國歷史的進步還是值得慶幸的,像幾十年前那樣製造問題直接解決大批人命的時代剛剛過去了。今天的中國已經步入了一個升級更新的時代,新時代也免不了繼續製造新問題,新問題再去解決新時代的人。新時代不同的是:直接解決換成了間接解決,快速解決換成了慢速解決,批量解決掉換成了少量解決掉。比如,通過下崗解決的幾千萬人中絕大部分都活著吧,舉國吸霧霾的人也沒有馬上中毒吧,因為強拆而死的人也不是很多吧,等等。

最後實事求是說一說,歷史上電燈解決了照明問題,手機解決了通話問題,汽車飛機解決了交通問題,互聯網解決了諮詢等等很多問題,但是這些都不是中國歷史發明的,這些都是西方歷史發明的,這些對中國歷史來說,一點也不可惜,這些也不是中國歷史所擅長的,中國歷史擅長的還是繼承老問題和發明新問題。

今天這個時代,有人主張要不斷發明新問題,像解決溫飽問題一樣出成績;有人主張要繼承重點的歷史問題,最好再來一場文革,上一場文革解決了不少人,再來一場好不好?今天這個時代也有一些其他的聲音,被淹沒被屏蔽被忽略。

至於說現代中國繼承的歷史問題怎麼解決?今天這個時代是準備解決這些越來越多的問題,還是準備解決那些提出答案的人?這個歷史疑問不是中國人一兩天就能搞明白的,也不能去問鮑勃迪倫,鮑勃迪倫的答案總是在風中飄蕩。

中國歷史的答案不在風中,中國歷史的答案還沉寂在那個不遠的清末,曾經那一段被錯過的歷史靜靜地襯托著今天的時代,歷史的眼光看著這個霧霾中的時代,離了大清能走多遠。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