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短評 > 正文

李怡:香港有沒有希望

——希望

新的一年,有沒有新的希望?或者更直接地說,香港有沒有希望?

劉德華演唱會因他患流感而取消餘下場次,使我想起兩個月前,他因聲演支持填海的宣傳片而引來網民的一片罵聲。

宣傳片第一句是:“你覺得香港仲有冇希望?有啲人話冇,但我覺得:有。”這一句實際上點明:現在香港的問題是有人覺得沒有希望了。這句話點出了現實。

每到過年,所有國家所有地區所有人,都會提出新希望。但希望之為希望,就是因為它是沒有根據可以實現的東西。就像買六合彩似的,人人都有希望,但誰都不會認為有把握實現。

因此,魯迅說:“希望是本無所謂有,無所謂無的。”“絕望之為虛妄,正與希望相同。”“希望,希望,用這希望的盾,抗拒那空虛中暗夜的襲來,雖然盾後面也依然是空虛的暗夜。”魯迅在1925年講的希望,跟現在香港人的希望很像吧:希望之盾後面依然是暗夜。於是,香港許多人連希望都沒有了。

據國際民意調查機構蓋洛普的2018年度全球希望指數(Hope Index)報告,香港由去年正10分,直跌至負25分,按年急挫35點,頓成全球最悲觀地區的第五位。如果連虛妄的希望都是負數的話,那種無法控制周圍環境、無法掌握自己命運的心緒,正反映整個社會在迅速淪亡。

由中共港共支持的基金會說香港有人認為冇希望,儘管只是“有啲人”,也正是社會思潮的風向標,因為即使在絕望中的人,也應該感覺有希望的。

華仔聲演的宣傳片說:8、90年代的香港,好有衝勁,地方細細,志氣遠大,好像什麼都有可能發生……之後就說到當前的社會困境,以及這一代的悲觀現實。他說,“無限個社會問題會不會嚟自一個基本問題呢?”到此為止,這段話沒有差錯,問題是他把“基本問題”說成是土地不足,則是大錯特錯。眾所周知的基本問題,是主權轉移帶來的“無限個社會問題”困厄。不須多說了,21年的經歷大家都看到——親歷或不須親歷也知道。

希望是什麼?希望就是今天還沒有的,期待明天或將來會有。沒有希望意味什麼?意味再也不期待明天或將來會有。

不過,即使我們對明天不抱希望,但並不是要放棄對明天的要求和堅持。就像我們作為老年人,即使知道時日無多,但還是要為下一代爭取更好未來一樣。

被評為美國戰後最偉大總統之一的列根,有一句名言:“任何事情都可以談判,除了兩件事:我們的自由和未來。”

在歷任總統中,列根的學識和智商都不算高,他就任時年齡較大,但他堅定地相信這兩件不可談判不可妥協的事,從而成就了他的偉績。當時,美國的蘇聯問題專家的主流看法是:蘇聯的國力正變得越來越強大,蘇聯在若干科技領域已超過美國,蘇聯將長期存在下去。列根卻著眼於自由和美國以至自由世界的未來,堅定認為:“我們會贏,他們會輸。”

明天,就是未來,是不可以妥協的。我們對明天縱使不抱希望,但不等於要放棄對明天的堅持。明天,就是年輕人的時代,年輕人的世界。因此,在任何情況下,都要站在年輕人一邊,他們就是香港的希望。

換句話說,任何排拒、壓制年輕人的言行,不管是什麼派,都是在扼殺香港的未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短評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