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娛樂 > 大陸娛樂 > 正文

票房口碑也砸了 湯唯葛優的電影竟是這樣






乘著600億元票房的東風,2019年元旦檔的“廝殺”終於上演了。

無論是“鬼吹燈”的《雲南蟲谷》,還是抖音超強營銷、“一吻跨年”做足了噱頭的《地球最後的夜晚》,或是葛優的《斷片之險途奪寶》,乍一看,似乎都還不錯,但萬萬沒想到,這3部看似極具競爭力的影片,卻沒能帶來“開門紅”。

特別是《地球最後的夜晚》,雖預售就過億元,刷新了文藝片預售的新紀錄,但錯位營銷卻帶來極大爭議,讓觀眾落差很大,在上映一兩天內其票房就大幅坍縮。

數據顯示,上述3部影片的豆瓣評分平均為4.3分。唯一能帶來些許安慰的大概要數《來電狂響》了,這部2018年12月28日上映的影片,雖然2019年第一天排片佔比最高,但豆瓣評分卻剛剛擦過及格線。

票房砸了 3部重量級影片兩部已“淪陷”

截至2019年1月1日17時,元旦檔(2018年12月29日~2019年1月1日)累計票房僅10.5億元,遠不及2018年元旦檔15億元的票房成績。

記者統計發現,2018年元旦期間(2017年12月29日~2018年1月1日)共上映10部影片,其中最具競爭力的有4部,分別為《前任3》《解憂雜貨鋪》《妖鈴鈴》《二代妖精》,《前任3》更是異軍突起斬獲近20億元票房。相比之下,2019年元旦檔(2018年12月29日~2019年1月1日)共上映8部影片,在具有競爭力的3部影片中,無論從口碑還是票房上看,《雲南蟲谷》《斷片之險圖奪寶》均已經“淪陷”。

3天前(2018年12月29日),帶著“鬼吹燈”光環的《雲南蟲谷》率先展開市場“廝殺”,很不幸,它也是最先被罵的。在網友眼中,這是一部故事不及格、演員不及格、特效不及格、讓人“絕望”的影片。而且,從影片計劃來看,該系列題材打算被拍成三部曲,此次推出的《雲南蟲谷》是其中第二部,卻最先上映,這就導致影片本身在故事銜接上就存在一定的尷尬。

截至2019年1月2日13時,貓眼專業版數據顯示,《雲南蟲谷》上映4天累計票房僅1.25億元,最終預測票房僅1.63億元。《雲南蟲谷》背後的出品方為夢想者電影、華誼兄弟、華誼兄弟發行3家公司。而且,早在2018年“上影節”期間,該影片就出現在2018~2019年華誼兄弟“H計劃”第六季片單中。但作為華誼兄弟參與的2018年最後一部電影,《雲南蟲谷》就這樣以3.5分的成績畫上了“句號”,沒能複製2017年底《芳華》《前任3》的奇蹟。

相比《雲南蟲谷》,由葛優領銜主演的《斷片之險圖奪寶》簡直是“完全不在狀態”,2.7分的評分、不足5000萬元的票房,除了慘,真的沒啥可說的。即使是帶來“小驚喜”的《來電狂響》,上映5天票房也才剛過3億元。

口碑也砸了《地球最後的夜晚》票房坍縮

如果說《雲南蟲谷》最先被罵,那麼《地球最後的夜晚》的命運則更像經歷過山車。

畢贛的成名作是超級小成本文藝片《路邊野餐》,上映後獲得了不錯的聲譽。因此當同樣由畢贛導演,而投資更豪華的文藝片《地球最後的夜晚》宣布定檔之際,就受到不小的期待。

公開資料顯示,《地球最後的夜晚》投資達5000萬元,是《路邊野餐》的數十倍,影片出品方為華策、騰訊、貓眼、優酷等一線影視公司,主演更是有著“票房粉絲號召力”的湯唯。

尤為值得注意的是,相比以往文藝片的宣發,這部披著浪漫情懷外衣的影片,藉助2018年火爆的短視頻,在“一吻跨年”的營銷噱頭下,的確讓大批觀眾找到了影院久違的儀式感。

據悉,在抖音上,《地球最後的夜晚》相關話題的累計閱讀量近2億。該片在上映前更是達到了預售票房過億元的成績,不僅刷新了文藝片的預售紀錄,而且在整個中國電影市場預售票房榜單上也位居前列。影片於2018年12月30日0點開場上映,在上映13小時後,票房就已經突破了2億元,首日票房高達2.59億元。

事實上,記者注意到豆瓣上有不少吐槽的評論,比如,“我已經等不及看到無數對情侶在跨年夜觀看畢贛導演的這部跨年愛情電影,然後一臉懵逼走齣電影院”“地球上最裝逼的夜晚”“老百姓真苦,自己掏錢買票看電影,看睡著了還要被文藝青年騎在頭上罵:這種夢不是你們抖音用戶看的。”

不到1天,《地球最後的夜晚》就從高峰跌落到谷底。不僅排片佔比從上映當天(2018年12月31日)的34.1%下降到2019年1月2日的14.5%,口碑、票房更是斷崖式下跌。截至2019年1月1日13時,《地球最後的夜晚》貓眼評分僅3.4分,累計票房2.7億元,貓眼專業版給出的預測票房近2.91億元。

對此,一位資深電影營銷人士曾表示:“以前還能忽悠3天,現在連半天都不行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每經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娛樂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