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橫河:從庭審王全璋到人質外交 中共欲蓋彌彰

中共目前最不適合的是四面樹敵,就幾年前它還底氣十足,但是今非昔比了,西方正在逐漸形成防中共的聯盟。你像有一些國家就是它本來沒有這麼強大,所以它本來不想直接了當跟中共對峙的,那麼這一些比較薄弱的環節本來是中共最應該去巴結的,結果中共反而去打人家。這個只會促進目前還沒有真正形成統一的這個抵制中共的聯盟,它會有促進作用。

王全璋律師遭抓捕前與妻子李文足和兩歲兒子合影。(大紀元)

(按語:本文是美國時事評論員橫河在希望之聲廣播電台訪談。以下為節目實錄)

我是橫河,大家好!

主持人:我們首先在這裡祝福大家新年快樂,因為馬上要到新年了。在耶誕節的第二天,中共開庭審理了被拘押3年之久的人權律師王全璋。中共選擇在這個時間點公布消息,很顯然是想降低公眾對此案的關注度;這個手法和18年前審理法輪功的重點人物是如出一轍的。

整個庭審過程詭異而神秘,不僅沒有支持者可以旁聽,連王律師的妻子也不許在場,而且他的指派律師被第一分鐘就解聘了。那北京當局到底在害怕什麼呢?它們在掩蓋什麼?它們起訴王全璋的罪名是否站得住腳?我們今天就來聽一下橫河先生的分析。

橫河先生,人權律師王全璋,我們都知道他已經被拘押3年之久了,現在突然開庭審理,我想很多的聽眾可能已經慢慢淡忘這件事情了,您能不能先介紹一下這個案件的背景?

橫河:王全璋是“709”律師案的最後一個人,是中國的著名律師,長期以來他一直為弱勢群體和法輪功學員做無罪辯護。先講一下“709”律師案。“709”是2015年7月9日開始對維權律師的大抓捕行動,王全璋律師是在第二天被抓的,就7月10日,到了2018年12月26日開庭。

他為什麼說是最後一個人呢?因為在這之前,所有直接因為“709”案被抓捕的人都基本上結案了,幾乎所有人都被不同程度的迫害或者酷刑了,你像他們有不同的形式,有電視認罪,有在關押期間被強迫吃藥、不準睡覺、酷刑,還有被非法判刑。只有王全璋一個人從2015年“709”被抓以後,也就是說被中共當局強迫失蹤,自此以後就沒有人見過他,包括家屬、律師,到現在為止只有一名官派律師聲稱見過他一次,但是這個消息沒有辦法得到協力廠商證實。

這個案子引起國際上的高度關注。大家可以看到這次開庭,很多國家的大使館都派官員到法庭外去關注,因為不能進去嘛。美國國務院發言人、歐盟、大赦國際等等,都表達了關注。特別是德國總理默克爾,今年5月份訪問中國大陸的時候還專門和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見面。這個案子的簡單情況就是這樣。

主持人:這個“709”的律師裡面就像您裡面介紹的,王全璋被關押最久,而且透露出來的消息最少,很長一段時間外界都不知道他是生還是死。那他這個案子有什麼特別的地方呢?

橫河:他的案子最特別的就是整個案子本身一點消息都沒有,這個非常罕見。就是在這名官派律師聲稱見過他,在這之前和在這個之後都沒有一個人見過,就他的妻子花了這麼多力氣這麼多天都不能夠見到他,這個事情是非常罕見的。

這次庭審的時候,官派律師是劉衛國,他只是在他的朋友圈裡面說,開庭一分鐘他就被解聘了,但是他還是沒有說細節,甚至他都沒有說他見到王全璋了,就是說在法庭上有沒有見到都不知道。這次開庭認識他的人或者支援他的人,沒有一個進入法庭的,這個也很罕見。在這之前,再打壓的話,可能家屬還允許進去一個人,像他這種情況是非常罕見的。

家人聘請的律師是程海,程海到現在還是王全璋的律師,但是官方不承認,不讓他見面。這種情況在以前幾乎沒有出現過,尤其是像這樣子被高度關注的案件,這我覺得是這個案子最特別的地方。

主持人:就是說我們根本就不知道它裡面到底有沒有開庭審判這麼一件事情,只是它宣布有,但是沒有人可以看到。

橫河:就是這樣的情況,所有能夠往外發消息的人,沒有一個人能進去,沒有一個人能可以看到法庭究竟有沒有開庭,因為律師,他這個官派律師說一分鐘就被解聘了,所以這個律師也聲稱,以後在法庭上發生的事情他都不知道。但是這一分鐘之內發生了什麼,他還是沒說。

主持人:那麼您看三年多來,中共一直隱瞞王律師的消息,為什麼現在突然又要宣布開庭審理?這個跟外部的形式有沒有一些關係呢?

橫河:現在還沒有來辦法來判斷中共這個時候突然開庭的意圖。但是可以分析一下,這個案子現在國際上高度關注的對象,主要原因就是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堅持不懈的營救丈夫,另外加上還有其他一些“709”妻子們一致的行動,像李和平律師的妻子王峭嶺、余文生的妻子許艷、謝燕益的妻子原珊珊、江天勇的妻子金變玲等等,她們現在變成一個“709”妻子群體,現在世界上是被高度關注的,這是最核心的一部分,就是“709”的妻子們。

再外圍一點有支援他們的維權人士、還有一些律師,包括曾經被迫害的“709”的律師們,現在出來以後又繼續開始維權活動,支持他們的還有一些訪民;再外圍就是海外的聲援,海外華人的聲援,還有國際社會就是主流社會,包括一些國際組織、國際團體、還有各國政府,對他們的支援以及對中共的批評。在這種情況下,中共現在變得非常被動,光一個王全璋案就變得非常被動。

中共不是還說自己是法治什麼的,還對加拿大、美國說是不講法治的。不要說有這麼多的案子,就是王全璋一個案子已經是全世界中共沒有法治最典型代表。而且“709”律師家屬們已經成為民間維權的象徵,也是中共違法的象徵。

其實中共是非常害怕熱點事件的,它專門還有過檔,怎麼樣消除熱點事件的源頭,還專門有檔的。這一來的話,“709”律師案和王全璋就是中共自己製造出來的熱點,而且是持續的熱點。中共肯定不希望王全璋案繼續成為熱點,尤其現在中共處於一個內外交困的時候,所以我想可能是想利用這一次所謂的庭審把這個熱點淡化一些,可能是這樣的,消除是不可能,就是淡化一點,可能是這個想法。

主持人:所以我們就可以看到中共當局選的是12月26日耶誕節的第二天來作為開庭的時間,這個手法就像是18年前審理幾個法輪功的重要人物的手法是一樣的,它是為了降低國際的關注度。

那麼這次媒體和公眾對王全璋律師案的關注度到底如何呢?到底有沒有起到降低關注度的作用?還有一個問題就是,這整個庭審就像個走過場一樣,它既然那麼心虛何必走那麼一個過場?

橫河:講到一個關注度,國內關注度其實是非常高的。除了王全璋本人的家屬,還有“709”的其他家屬到場聲援以外,還有很多維權人士和活動人士都到場聲援。這個跟前幾年的情況不一樣,雖然你看人數沒有達到那麼多,但是你要考慮到這幾年對維權律師、維權人士的打壓是非常殘酷的,有很多人現在還關在裡面,就這樣還能聚集這麼多人的關注,這是相當不容易的。

另外,國外也有很多城市,特別在美國、還有歐洲也有,就是有大陸出來的一些民運人士、維權人士的聲援。各國政府當然也很關注,剛才我們已經講了,有大使館派人到現場去,很多西方的主流媒體也相當關注。我看了一下,英文的主流媒體報導的非常多,一直在跟蹤報導這個事件。

至於你說這個庭審是一個走過場,我倒覺得不是像走過場這麼簡單的一件事情。剛才講了,王全璋是“709”案或者是其它任何人權案、維權案當中失蹤以來,這麼長時間就沒有人見過的唯一的一例。所以這個事情很複雜。就有人說是因為他不認罪、不配合當局,所以懲罰他。那吳淦也不認罪、也不配合,但是也沒有失蹤這麼久時間,他家人還能見到他,外人也能見到他,至少律師還能見到他。那也有人說是因為李文足在外面營救她丈夫,惹惱了中共而進行的報復。這是搞錯了因果關係,是中共先玩失蹤,李文足才出頭救她丈夫的。沒有中共玩失蹤,就不會有李文足去救,這反過來了。

現在的關鍵就是,這一次很多人是指望庭審能夠見到,總有一個人能見到王全璋吧。就這次一直到庭審結束還是沒有人見到他。這個在審判異議人士和維權律師人士的案例當中相當罕見,就是說他們一般會阻止支持者進入法庭,但是要把所有的親屬、所有能認出他的人來全部禁止,這個就太令人懷疑了。

中共說不公開審理的理由也完全是站不住腳的。它說是涉及到國家機密,從彼得‧達林所公布的起訴王全璋的這個起訴書,那三條罪名來看,沒有一條是和國家機密有關係的。所以說國家機密只是個借口,就是說不讓人見到王全璋的一個借口。

本來開庭是給中共一個機會,就是說可以消除國內外人士對王全璋本人狀況的擔心,那麼現在的懷疑就更多了。第一個懷疑就是王全璋是不是還活著?第二個,如果活著的話,是不是他已經在一個非常不好的狀態?就是說不能讓家人,或者是外面人看到他。這兩點都讓人非常擔心。

主持人:剛好網上有一位網友提了一個問題,他說:謝燕益律師說王全璋受到酷刑,當局這樣做是為了不讓大家看到王受到酷刑的樣子被曝光。您認為有道理嗎?跟剛才您分析的是非常契合的。

橫河:對,剛才我分析兩個可能性嘛,其中一個可能性就是這個,我是一直認為這是一個非常大的可能性。但是還有一個疑點,就在以前受過酷刑的人,中共並不忌諱別人看見,就是說是確實還有律師在見當事人的時候見到過當事人被酷刑的。所以我擔心的是更嚴重的情況。

主持人:那麼這次當局對王全璋起訴的罪名是什麼呢?

橫河:王全璋被起訴有三個罪名。就是瑞典人達林在中國被中共當局抓了以後,現在回到瑞典了,在外面很活躍嘛。三大罪名是和瑞典人一起在香港建立非政府組織(NGO),第二個罪名是參與建三江的維權,第三個是有三起為法輪功學員做辯護的案子。這個我覺得可以講一下,就是這罪名和這些罪名能不能成立。

第一個說他在香港註冊公司,說為了專門接受境外組織提供的資金支援,以兩個維權組織的名義,一個是“中國維權緊急援助組”、一個是“人權衛士緊急救援協會”,以這個名義在國內很多地方成立所謂“法律援助站”,還說他多次組織為“赤腳律師”培訓傳授與政府對抗的方法、技巧和培植對抗力量。

主持人:什麼叫“赤腳律師”呢?

橫河:“赤腳律師”就是沒有執照的律師,實際上就是一種普法行動。先講一下他罪名,說同時積極向境外提供發布調查報告,什麼抵毀社會主義,不管它啦。這些描述呢一大半是屬於評論性質的,不是證據。法庭起訴應該提供證據,不是提供觀點,它這裡一半以上是觀點。即使它提出的這些觀點也並不是法律上的所謂犯罪行為。

你比如說在香港註冊公司,為什麼孟晚舟可以在香港註冊公司,中共所有的官員只要達到一定級別的,在香港他何止註冊這個公司啊,中共官員在香港註冊公司加起來成千上萬都不止!都是洗錢的,或者是做非法活動的。為什麼維權律師就不能註冊,王全璋就不能註冊呢?

說接受境外資金,如果這是違法的話,那麼中共和中共的官員沒有不違法的。建立法律援助和司法培訓,就是說培養這個“赤腳律師”,這個是普及法律知識,為什麼普及法律知識就違法了呢?

其實這反倒就說明了一個問題,就是中共它是不允許人民了解和掌握法律知識的。按照起訴書講起來,人民掌握了法律就是與政府對抗,這倒是一句實話,也就是說什麼呢?中共政府它不僅凌駕於法律之上,它還站在法律的對立面。

中共也知道自己的作為上不了檯面、拿不出手,所以就不準人家把中共的所作所為提供給境外,也就是說它說的違法是向境外提供發布調查報告,這個典型的沒有制度自信。如果它有一點點自信的話,中共它相信自己做的是對的話,或者說它錯了,它有的時候錯了也是表現出理直氣壯的樣子。如果你們認為自己做的是對的,王全璋幫你在國際宣傳那不是更好嗎?只有心虛而且自己做的事情不能讓人知道才會公開用這種原因來迫害王全璋。這個是不成立的。

第二個講的是建三江事件。建三江事件是怎麼回事呢?是2014年的時候,黑龍江農墾局設了一個洗腦班,就把法輪功學員關在洗腦班裡洗腦轉化。後來就有一些維權人士和維權律師到黑龍江農墾局的這個洗腦班外面去叫放人。在這個時候,黑龍江的警方就抓了去維權的這些人,就是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的家屬還有一些維權律師,把他們就關在七星拘留所。王全璋並不是第一批的,他是第二批隨後趕到,就是去營救被關在拘留所裡面的那些人的。

這個起訴書了就只談王全璋到七星拘留所去,卻不談那些人為什麼被關在七星拘留所,為什麼王全璋要去那裡?隻字不談,就它避開了建三江事件的起因是非法拘禁、非法綁架,也迴避了這個事件是一個非法的洗腦班。這個洗腦班它既不是司法系統的也不是行政系統,就是一個在迫害法輪功以後建立起來的單獨的不倫不類的一個非法拘禁的場所。

所以說這個事情不管是它的起因,還是後來發展的過程,它從頭到尾都是當局在違法,而且王全璋去了以後還遭到毆打。應該起訴的是黑龍江建三江農墾局那些非法拘禁法輪功學員的洗腦班的負責人和背後的“610”辦公室,而不是維權的王全璋和其他律師。因為這個事情是當局違法了。

另外再說一下就是所謂三起法輪功案,這個我覺得值得重點說一下。王全璋律師是最早介入為法輪功學員提供法律援助的,高智晟律師曾經說過,說王全璋介入法輪功案子比他還要早。大家知道,中國大陸的大部分律師最出名的案子是在2006年的時候,王博案,六個律師包括李和平、滕彪為王博和他的父母一家三口進行辯護,辯護詞是“憲法至上、信仰無罪”。

而1999年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的時候,王全璋還是山東政法大學學法律的最後一年的學生,那時候他就開始為法輪功學員提供法律援助了。為這個事情還受到了警告。

大家注意到王全璋是2013年的靖江事件,那一次是王全璋為一個法輪功學員朱亞年做無罪辯護,後來被法院粗暴對待,還拘留了10天。那時候引發了兩個大事件,一個是全國有50多個人到靖江現場去圍觀;另外就有全國140名律師聯名向全國律協、北京律協和靖江法院寫信去公開抗議。據我所知呢,王全璋是為法輪功學員辯護最多的律師之一。

講到為法輪功學員辯護的,我還想說一下就是這個“709”案和法輪功的關係。我們大家知道“709”案的大多數律師因為是維權律師,而中國最大的人權災難就是迫害法輪功,所以說“709”案的大多數律師都為這個法輪功學員辯護過。為什麼“709”呢?就是第一天抓的,第一個抓的就是王宇律師,她在被抓前幾天還因為為法輪功學員辯護而被法警從二樓拖到一樓然後扔到門外。實際上“709”抓捕維權律師就是因為他們為法輪功學員辯護。以前大家說這些人都為法輪功學員辯護,並沒有說原因就是大量抓捕這個事件本身就是。

在2015年12月25日的時候,也就是3年前,孟建柱在一個中央“610”全體幹部會議上有個講話。他在總結政法部門和“610”2015年工作成果的時候,他有兩句話是連在一起說的,他說“依法打擊處理法輪功誣告濫訴活動”,這個指的什麼呢?就指的是法輪功學員用中國的法律控告江澤民,這是2015年的事情。第二句話緊接著連著的是“極少數律師重點人插手炒作涉邪教案件”,這個指的就是“709”案,因為2015年能夠說是極少數律師重點人,那就是一個案子,就是打擊律師最主要的“709”案。他這兩句話在他講話裡面連在一起講的。

孟建柱在2015年的時候他的職務是什麼呢?是中央政法委書記、中共中央防範和處理邪教問題領導小組的組長。這個領導小組是防範領導小組,它的原名就是處理法輪功問題領導小組,後來改名了。

這些人,當出現這種重大的人權災難,或者是迫害維權人士的這種案子,將來中共垮台以後,中國會有司法恢復的,會要去清算的。這個清算是怎麼清算?現在大家都呼籲說要把天津二中院的法官要把他記下來是哪些人。當然從紐倫堡審判的這個慣例來看的話,紐倫堡審判已經給人類立下了一個對於這種大規模人權災難和群體滅絕罪的一個判案例子。

從這個慣例來看,天津市檢察院二分院的檢察官,就是起訴的人,天津市二中院的審判長、審判員,不僅僅是王全璋案子,就是“709”案幾乎全在天津審的,這一些審判員將來是要承擔他們的法律責任的,不僅他們要承擔責任,這個指揮鏈往上去,這個“709”案是中央政法委直接抓的,一直到上面政法委書記的孟建柱他都要承擔法律責任的。

主持人:那下面那個網友又繼續提問了。他說如果是真的像您懷疑的那樣,王全璋被酷刑嚴重,或者是否還活著,那麼中共將如何收場?

橫河:我覺得中共現在是很難收場了。就這次庭審,剛才我講了,它本來就是想消除這個熱點,或者是把這個熱點淡化的,但是我覺得它沒有辦法。這個就有點像這個貿易戰,就說這是一個它必須面對卻沒有辦法面對的事情,就是沒有辦法能夠很輕鬆的過關的一個重大事件。

主持人:那麼您講到這個貿易戰,還包括剛才講到王全璋律師他的罪名之一就是在香港成立那個NGO。我們知道最近中共因為這個成立NGO的事情抓了兩個加拿大人,您前面節目分析過,這個成立NGO它就是個欲加之罪嘛,因為你在國內不許成立,到香港成立它又說你不合法。

那麼抓加拿大人質最近也有了一個新的發展,就是說北京宣布要以走私毒品的罪名起訴第三名被抓的加拿大人,但是當初逮捕他的理由是簽證過期。那麼國際上就認為說北京是有可能長期制裁加拿大的。當然國內人會覺得說這個制裁的手法非常解氣;但是在國際上大家並不這麼認為,就是說北京的手法可能會給華為幫了倒忙。那您是怎麼看這個問題呢?這個制裁方法能走多遠呢?

橫河:這個在國際事務上你是要講理的,就是中共現在是直接把國內事務的處理方法拿到國際上了。中共自己以前有個說法,就在國際事務上要做到有理、有利、有節,儘管它永遠做不到,從來做不到,但是現在是把這個都放棄了。

就說它抓了三個加拿大人,剛才你講的那個毒品起訴的不是簽證過期的。簽證過期是個女教師,這個毒品是另外一個人。它抓了就是跟這個事情直接有關的,現在毒品這個事情還不能說抓的時候就跟他有關,就是後來抓的三個人。問題是它到現在都拿不出指控的罪名,人家是有理的,人家把罪名都一條一條列出來的。就這一條,就是抓了這麼久拿不出指控的罪名,它就輸了理了。

當然中共可以說它現在強大了,它不理會國際社會,它也可以把人家判刑,簽證過期的可以驅逐出境。但是它的後果不是說解解氣就能解決問題的,後果是要承擔的。受牽連需要面對後果的也不僅僅是華為。

華為的案子在西方國家,美國是最先對中共滲透擴張看清楚了,而且最先採取強硬立場的。在這個案子上是美國對華為,其他的國家正在逐漸跟上。我們今天不討論華為的性質是制裁還是起訴是法律,我們不討論這個。就說別的國家跟上的時候。那中共現在採用的人質外交,就是就加拿大而言,加拿大的民意和加拿大的輿論對於加拿大大學和研究機構跟華為的合作正在形成更大的壓力。就說本來這個合作已經被人質疑了,現在你再一抓人的話,民意就會支持不合作。

對於加拿大是不是決定還採用華為來建立5G網路,它只會起負面作用。本來西方國家都正在研究華為和中共政府之間的關係,中共對孟晚舟的營救居然不僅在外交上達到了歷史上從來沒有的高級別的抗議,還抓了三個加拿大人作人質,這個就分明坐實了西方一直懷疑的華為和中共軍方和政府的關係,就坐實了,證明它真的是軍方的,或者政府的,要不然哪有這麼高調呢?就是中共的正式官員被抓都沒有這麼高調,你看江蘇國安廳的人被引渡都沒這麼高調。

中共目前最不適合的是四面樹敵,就幾年前它還底氣十足,但是今非昔比了,西方正在逐漸形成防中共的聯盟。你像有一些國家就是它本來沒有這麼強大,所以它本來不想直接了當跟中共對峙的,那麼這一些比較薄弱的環節本來是中共最應該去巴結的,結果中共反而去打人家。這個只會促進目前還沒有真正形成統一的這個抵制中共的聯盟,它會有促進作用。

當然,中共這麼做可能有內部權力鬥爭,有人故意挖牆腳的可能性;另外一種考慮,猜想,可能是在貿易戰經濟上讓步的時候要表現出政治上的強硬來彌補。這個是對國內政治的需要。所以中共肯定是在給華為幫倒忙,但是它又何嘗不是在給自己幫倒忙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希望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