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為官修行兩相宜 大詩人王維的一生

被後世譽為“詩佛”的大詩人王維。(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孔子曾說過:“邦有道則仕,邦無道則可卷而懷之。”許多中國古代的知識份子生不逢時,未能做到“達則兼濟天下”,但卻是做到了“窮則獨善其身”。陶淵明如此,蘇東坡亦如此。一個人有驕人的天資、萬丈的才情,就會被命運偏愛嗎?非也。有“詩佛”之稱的王維一生遭貶謫,被遺忘,希求重用,等待,升遷,累遷,被俘、下獄,免死,降職……宦海沉沉浮浮,生命起起落落。然而,最終他卻做到了有事上朝、無事回家念經的境界……

年少輕狂萬丈才情大魁天下名動京師

一千三百年前,一個十五少年,背著一張琴和一枝筆,從山西離家到長安求取功名。他出身望族,畫一手好畫,彈一手好琴,而且長相俊美,一入京城,很快就成為王公貴族的座上之賓。

他少時即過目成誦,出口成章,十七歲時,以“每逢佳節倍思親”名動京師;而他寫“莫以今日寵,能忘舊日恩”時,才只有二十歲。二十一歲,他狀元及第,“大魁天下”,獲得了讀書人的最高榮譽。

他就是王維,除了詩書繪畫,他也精通音律。有人得一幅《奏樂圖》,不知演奏的是什麼,王維一看便說:“這是《霓裳羽衣曲》第三疊第一拍。”召集樂工演奏,果然分毫不差。

中舉後,王維被封太樂丞,負責宮廷禮樂的教習。長安城裡,少年得志的王維前呼後擁地出入侯門,鮮衣怒馬,盡享無限風光。但有驕人的天資、萬丈的才情,就會被命運偏愛嗎?

屬下犯錯從中央貶官到地方

天有不測,“春風得意馬蹄疾”的王維,一夜之間就從中央被貶到地方了。原因是王維屬下伶人私舞黃獅子,當時規定黃獅子只能為皇帝舞。因為犯了忌諱,供職僅數月的王維不得不風塵僕僕趕往千里之外的山東濟州,做了一個小小的司倉參軍,這是負責倉庫、市場的一個小官,工作與他擅長的音樂文學沒有一點關係。

四年後王維辭官,隱居了一段時間,又返長安,他給宰相張九齡寫信,希求汲引;後來被拔擢為右拾遺,官職不大,但有了升遷的機會,可以接近皇帝了。

誰知世事難料,張九齡被罷相,一向小心謹慎的王維還是受了牽連,再次被貶到千里之外,做監察御史出使邊塞。監察御史相當於現在最高檢察院的檢察員,連出入朝廷正門的資格都沒有了,奏事只能由側門進出。

雖然自嘆“少年識事淺,強學干名利”,王維還是隨俗沉浮,如履薄冰地輾轉於官場三十多年,直到他遭遇了一生中最為恥辱的變故。

“縱死猶聞俠骨香”卻被強迫做了偽官

逐漸升遷的王維,累遷至給事中的時候,又可以上朝謁見,常侍皇帝左右了。

然而世事翻覆,安史之亂時,安祿山攻陷長安,抓獲了王維,想讓他在手下任職。“縱死猶聞俠骨香”的王維,故意裝病不從,吃啞葯、瀉藥,但最後還是身不由己,在洛陽被安祿山強迫做了偽官。平叛後,王維下獄做了大牢,隨後被押到長安待審。變節的“唐奸”本罪不可赦,但經多方保救,皇帝憐惜王維的才華,免了他的死罪,降職為“太子中允”。

牢獄之災化險為夷,雖然重新回到了政治權力的中心,但王維倍感屈辱。

貶謫,被遺忘,希求重用,等待,升遷,累遷,被俘、下獄,免死,降職……宦海沉沉浮浮,生命起起落落,誰的命運能掌握在自己手中?大半輩子都過去了,他幡然醒悟,他畢生追求的僅僅是功名嗎?王維感嘆“少年不足言,識道年已長”!

“一生幾許傷心事不向空門何處銷

“俯仰天地間,能為幾時客”,人世間有什麼是恆久的?名譽、地位、金錢,情愛,曾經擁有的一切,瞬間就會如煙飄散。

九歲喪父的王維,而立之年,妻子難產而死,腹中胎兒也未能保住。喪妻失子,使王維對無常人生有了徹膚的痛悟,“世人莫不相愛,而觀身如聚沫”。四十歲以後,朋友孟浩然、恩師張九齡等相繼離世,王維悵然若失。五十歲喪母,至孝的王維悲痛欲絕;被俘後屈節保身、“偷祿苟活”的恥辱,讓他難以自拔……不斷的失去及種種人生悲苦,使他尋求解脫之道,“一生幾許傷心事,不向空門何處銷”。

受母親影響,王維全家都虔信佛法,他的名字與佛教有不解之緣。出生時,其母夢見印度居士維摩詰進入室中,所以為他取字“維”,號“摩詰”,“維摩詰”的名字翻譯過來就是沒有污垢,即“凈”。

母親從小就教王維背誦《維摩詰經》,他“好讀高僧傳,時看辟穀方”,曾“十年座下,俯伏受教”於北宗道光法師,後來與南宗關係深厚,經常向神會請教。受神會之託,他為慧能撰寫碑文《能禪師碑》。同時他也與華嚴、凈土、密宗、律宗等高僧來往,經常聽法。晚年在長安,他每天還供養十幾名僧侶,玄談為樂。

沒有半點當時文人的狷狂習氣,王維嚴格持戒,吃齋念佛,通過降服內心的貪、嗔、痴,他“愛染日已薄,禪寂日已固”,現世的“愛別離”和榮辱得失很難再使王維亂心了。

“晚年惟好靜萬事不關心”

有事上朝,無事王維就從繁華的長安城騎馬數十里,回到終南山下的僻靜私宅,那是他四十歲時,從宋之問手中購得的地產。依據當地的山水,王維營建了亭台水榭,改建成為自己的輞川別業。當時一些朋友、道友經常從長安逆水泛舟而來,到他的私家園林一起彈琴賦詩,嘯詠終日。

只要不亂於心,官場名利不影響他的修道。在朝不保夕的仕途上,王維“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世間萬物,自有它的來去,那些空幻不實的瞬間,那些即閃即滅的光影,綠萍、夕陽、煙嵐,如人生幻境,都將歸於虛無。人煙裊裊,城郭遙遙相望,王維眼中卻只見青山上悠閑無心的白雲;看花“紛紛開且落”,浮世喧囂中,他靜得可以聽見桂花飄落的聲音。

所有的喜怒哀樂和愛恨情仇,在王維的詩中都表現得不甚強烈。正因為不悲於身世,不憤於俗事,他的詩真正做到詩教的“溫柔敦厚”,不張揚使氣,不露雕琢斧痕,哀而不傷,言淺義深,使人於淡泊中得其深味。

離世前寫信勸親友念佛修行

史書稱王維“妻亡不再娶,三十年孤居一室,摒絕塵累”。晚年的王維,素食素衣,退朝下班之後,便獨自靜室焚香,摒棄雜念,冥想誦經。

當官升至尚書右丞的時候,王維已經六十歲了。尚書右丞是京城四品高官,相當於現在的國家部級秘書長。

第二年七月,王維預知時日,給親友們寫信,勸勉他們念佛修行,之後擲其筆,奄然而終。

他僧房一般的居室里,只有幾樣簡單的生活用具:燒茶壺,搗葯臼,閱經書的桌子及繩床。

生前王維曾上表,請求將私宅捐為佛寺,死後他埋骨在別墅西側,墓地與其母的塔墳比鄰。其墓園在歷代的風風雨雨中都得以保存。

1949年以後中共“破四舊”,輞川別墅的故址被國防單位向陽公司拆除,王維的十三畝墓園被夷為平地,墓地壓在軍工廠的水泥地下,王維墓碑被按石料使用,壓在水洞里。七十年代三線建設,王維母親的墳塔也被推平搗毀了。

參考書目

唐王維《王右丞集注》,上海古籍出版社,1961年

賴瑞和《唐代基層文官》,(北京)中華書局,2008年

《藍田縣誌》

《舊唐書・王維傳》

唐李肇《唐國史補》

清宣化上人《水鏡回天錄白話解・文士篇》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吳量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