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余文生被捕周年前妻子遭騷擾 王全璋家屬最高檢遞促請函與警拉扯

2019年1月4日,李文足(右三)與「709案」家屬來到最高檢察院遞交促請函,要求處理法院超出規定辦案期限的違法問題。(王峭嶺提供)

2019年1月4日,「709案」家屬到最高檢察院遞交促請函,現場有不少便衣阻擋記者的拍攝。(王峭嶺提供)

709案辯護律師余文生的妻子,周五(4日)接連遭到警察及國保的騷擾,懷疑警方擔心她將舉行被捕周年活動。而等候宣判的維權律師王全璋,其妻和709案家屬亦到最高檢察院遞交促請函,家屬離開時一度與警察拉扯。(文宇晴報道)

維權律師余文生被拘捕接近一年,他的妻子許艷周五(4日)向本台反映,早上接到北京市石景山區八角派出所警察的電話,表示要向她調查是否將在本月19日,即余文生被捕一周年的日子,發起從北京去徐州市的「千里尋夫」行動。

由許艷提供與警方通電話的錄音可以了解到,當許艷反問對方消息從哪裡來時,警察拒絕交代,雙方繼而出現爭拗。

警察說︰我們知道一件事,找你核實有問題嗎?

許艷說︰你知道甚麼事?連當事人都不知道的事,你知道甚麼事?這不等於誣告陷害嗎?

警察說︰我們是對你負責,也是對余文生負責。咱們把這事說開了,就完了。

許艷說︰今天是4號,你甚麼19號的事情?我自己都不知道。

警察說︰你願意談,咱們就談;不願意談,咱們該怎麼辦就怎麼辦。

許艷說︰你該怎麼辦就怎麼辦?

警察說︰李文足怎麼走的,你自己想一想。

許艷說︰你這是威脅!

許艷繼續向記者反映,電話剛掛斷不久,三名拿著錄像儀器的便衣敲她家門,依舊錶示向她核實「千里尋夫」行動的事情。許艷說,因為擔心人身安全而一直沒有開門,最後對方問不到甚麼便離開了。可是到了中午,許艷接到北京市國保隊長陸凱電話,對方更稱在當日內許艷必須接受調查,否則來硬的。許艷批評,警方完全漠視法紀,隨便騷擾公民。

許艷說︰最近幾個月都有阻止我出行,今天(周五)是直接的,而且警察說的話,非常不符合一個公職人員應該說的話。首先,我不知道他們的消息從哪裡來的,然後就來威脅和恐嚇老百姓。而且還提到甚麼新聞發布會,就是很多情況連當事人都莫名其妙。

余文生是709案被捕律師王全璋案件的代理律師,去年初他因為提出修憲建議後被抓捕,並控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關押在江蘇徐州看守所。至去年11月,余文生的案件已經第三次被徐州檢察院延期審查起訴。

至於被控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的王全璋,是709案最後一位受審的律師,目前正等候宣判。他的妻子李文足與數名709案家屬,周五(4日)到北京的最高檢察院遞交促請函,要求最高檢履行監督責任,處理法院超出規定辦案期限的違法問題;以及控告辦案的天津二中院兩位法官,在709案中的違法行為。

李文足對記者表示,儘管今次與上星期到最高法院遞交促請函的情況不同,當局並沒有嚴陣以待,派出數百警力阻止家屬,可是她和王峭嶺、劉二敏等709案家屬,一度被多名便衣拉扯,並試圖把她們拉上車,期間再度阻隔現場採訪的記者。

李文足說︰他們是讓我們進入了接待大廳,而且態度好像還友好。其實是上演了一部戲,就是「逃跑」。當我們離開走到門口的時候,警察就開始用力地推我們的後背,好幾個國保就試圖把王峭嶺往車裡塞。然後我就趕緊回過去,抓住王峭嶺的胳膊往我們這邊拉,後來另外幾個國保就上來,也試圖抓我,最後我們也掙脫了。

維權律師王全璋被羈押接近三年半時間,在聖誕節翌日才一審開庭,家屬批評司法部門超期辦案,事件亦令到國際社會高度關注。最高檢察院檢察長張軍周四(3日)在回應時表示,司法機關按照法律規定程序處理,但王全璋和家屬一再更換律師導致審訊拖延。

家屬反駁張軍的說法,指先後聘請的七位律師,都無法會見王全璋,更因受到當局打壓而相繼退出。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