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信仰 > 正文

北京打壓地下教會變本加厲 香港牧師憂自創 「中國教」

2018年9月30日,中國河北省黃土崗村的天主教地下教堂旁邊,中國國旗飄揚。

回顧2018年對中國各種宗教的信徒可說是禁令重重的一年,2月正式實施的新版《宗教事務條例》,宗教團體需要進行政治教育,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更表明要將“宗教中國化”。12月北京、成都等地的地下教會被關閉;成都秋雨聖約教會的王怡牧師更被當局指控“顛覆國家政權罪”,目前仍被拘留;部分地方更下令禁止慶祝聖誕節。有香港神職人員憂慮習近平要自創“中國教”及“維穩神學”,更可能藉著北京駐港機構中聯辦干預香港的教會及宗教自由。

2018年梵蒂岡與中國的關係有突破性發展,雙方9月底秘密簽訂主教任命臨時協議,不過,沒有公布協議的細節內容。

陳日君對梵中籤秘密協議感痛心

天主教香港教區陳日君樞機10月中出席網台節目時表示,梵蒂岡與中國簽訂的協議,雙方認為是臨時所以秘密,他認為這個說法欠缺理據,就算是臨時協議都可以公開內容,而且無公布臨時會維持多久,讓人很不放心。

陳日君表示,過往很多中國的大城市都有地下天主教堂,有些鄉村90%的村民都是地下信徒,政府都沒有採取行動取締,不過,2月1日中國新《宗教事務條例》生效之後,天主教徒只可以到中國政府認可的地上教會,陳日君對目前的情況表示痛心。

陳日君表示,最重要的問題是中梵臨時協議未能解決地下教會的問題,因為地下教徒都堅決不承認地上的中國天主教愛國教會,現在協議簽訂後,等於強迫地下教徒入愛國會。他形容是將不在“鳥籠”內的地下教徒都被趕入“鳥籠”,擔心會引起部份地下信徒“造反”。

習近平宗教中國化牢牢掌控宗教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院院長邢福增11月初出席一個有關梵中協議的論壇表示,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在2015年已經認為,境外勢力可能透過宗教影響中國,甚至大量基層的共產黨幹部及黨員都信基督教或者佛教,導致宗教在中國境內快速增長,在2015年的北京中央統戰會議中,習近平強調宗教必須“中國化”。

邢福增解釋,習近平的“宗教中國化”,絕對不是天主教信仰上、神學上的本土化,也不是文化神學的概念,而是一個政治概念,將宗教“牢牢”掌控。

他表示,去年2月開始實施的新版《宗教事務條例》,在習近平的“新時代”下,很重視中國國家安全和意識形態的鬥爭,包括強調“七不講”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其實是影響未成年人及大學生的價值觀的建立,甚至不準18歲以下的未成年人進入教會、參加宗教聚會。

邢福增表示,習近平上台之後對宗教政策的重要變化,與梵中協議也有一些關係,即是重新建立一套管理天主教的模式,過去的講法是“獨立自主”、“自辦教會”、“民主辦教”,以合理化中國“自封自聖”主教的體制,然後將這種做法包裝成為“中國化”,有“中國特色的”,甚至有梵中協議作為後盾。

中國因素影響香港教會和宗教自由

邢福增表示,中國因素亦影響香港的教會,例如“政教分離”的思想,希望教會只關心屬靈的事情,不要關注政治及社會上公共領域的事務,甚至將中國的“黨主教”的模式引入香港。他舉例北京駐港機構中聯辦,其中一名副主任2016年底來香港之後,主力與香港宗教界接觸,參與不同的宗教活動。

邢福增表示,中聯盟的網頁有報道,2018年2月中聯辦副主任譚鐵牛在中聯辦內,會見香港6大宗教,包括天主教、基督教的領袖,這種宗教界與政府領袖,在農曆新年會面的模式,在中國實行了十多二十年,現在首次引入香港。邢福增擔心中聯辦干預香港的教會及宗教自由,甚至間接向宗教領袖下達指示,要求他們支持政府施政等,是一種不健康的發展。

中國推新宗教事務條例打壓宗教變本加厲

去年2月中國正式實施新版《宗教事務條例》後,對宗教的打壓變本加厲,4月各大網路商城包括淘寶、亞馬遜(中國)等,禁止銷售《聖經》,9月底梵中協議簽訂後,教宗方濟各承認由北京認可的七名主教,並要求閩東地區地下教會主教郭希錦將正權主教讓給三自愛國教會主教詹思祿,同月,北京下令關閉擁有1,500名成員的錫安教會,這是北京最大的民間教會之一。

12月成都秋雨聖約教會被當局查封,超過100名工作人員和教友被警方拘留,拘捕行動中有教友受輕傷,當局更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的罪名拘留牧師王怡,目前仍未釋放。

河北省廊坊市等地方,去年12月發布聖誕裝飾禁令,要求12月23日至25日全市的商場和街道不得出現聖誕裝飾,聖誕老人、聖誕樹、聖誕糖果和彩燈被禁止掛出。

香港工聯會會長兼港區中國全國人大代表吳秋北12月26日在社交網站貼文,呼應中國“慶毛誕、反聖誕”的極端民族主義情緒,他認為12月26日毛澤東誕辰才是“中國人的聖誕節”。

香港牧師指習近平自創中國教

每月在北京駐港機構中聯辦門外舉行祈禱會,關注中國基督徒的香港基督徒社關團契成員劉志雄牧師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可能中共基於內部分析,經濟下滑導致社會動蕩不安,為了保護政權,加強對公民社會各方面的監控,而宗教是公民社會力量之一,因此中共要加強對宗教的控制,中國各地亦出現拆十字架、查封家庭教會等。

劉志雄表示,習近平將宗教“中國化”,例如將中國文化加入基督教,好像是製造另一個宗教,即是“中國教”或者“中共教”,透過意識型態去控制公民社會,減輕宗教的影響力。

宣教師吁抗拒中國“維穩神學”

長期關注中國教會的香港春天教會宣教師吳國偉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吳秋北呼應中國“反聖誕”的言論,反映一種親北京政治人物的“反智文化”。他又表示,宗教中國化的影響之下,也出現了中國化的“維穩神學”,有神學界人士嘗試利用他們的論述權力,去逢迎政權意識型態的需要。

吳國偉表示,以往香港的神學界對中國的“維穩神學”或者“統戰神學”相當敏銳,懂得辯別及攻擊這類“服侍”政權的扭曲的神學,但是目前愈來愈多人靠宗教維生,香港的神學院亦出現“維穩神學”的講師,他認為香港的神學生很多教義都要靠自己去鑽研,抗拒中國“維穩神學”的入侵。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信仰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