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斯偉江:懷璧其罪 被獵取的民營企業家

這幾天上海似乎天氣仍暖和,然而西北榆林看守所恐怕西風蕭瑟了。我的當事人趙發琦的鬍子恐怕越來越長了吧。

趙發琦原本鬍子颳得聽乾淨,人也利落,畢竟是打過對越自衛反擊戰的老兵,且是軍中的技術能手。戰罷歸來,趙戴過大紅花,坐車不要票。人是聰明人,後來搞點建築,積累些原始資金,之後,家鄉榆林已經慢慢變成西北能源之鄉,趙於是傾其所有1200萬元,簽合同,購買一個探礦權,幸運的是,他購買的探礦權,確實探出了巨大的煤礦資源,於是,幸運變成了不幸。他的厄運也開始了。

因為,另外一個所謂的港商實際是官府背景的商人X看上了他的煤礦,於是,他原本的合同對方西安地質勘察院在省領導的批示下,毀約了,他就開始打官司,一審在陝西高院,老虎打盹,居然贏了一審,在二審最高法院期間,陝西省政府辦公廳給最高法院發了一個帶威脅味道的密函,稱最高法院如二審維持,會引發國有資產流失,造成陝西的不穩定。在這期間,爭議的煤礦已經給了有官府背景的港商,國有資產也變成了港資,最後就變成了另外一個私營公司。最高法院也頂不住壓力,二審就發回重審,按照回到了陝西,趙發琦的公司立馬就輸了一審,只能上訴寄希望於最高法院的韌度。

趙發琦的厄運才剛剛開始,陝西省長趙正永批示,要求省工商局查一下榆林趙發琦涉嫌詐騙省重大項目(其購買的煤礦),省工商局就責成榆林工商局查,榆林工商局就查出趙發琦的公司03年註冊時未繳納註冊資金,由於其在04年全部補足了,於是對趙發琦的公司進行罰款,結果省政府認為罰款太輕,無法完成‌‌“為最高法院的審理提供證據‌‌”(政府文件中用語)的任務,於是,榆林市工商局就吊銷了趙發琦公司(凱奇萊公司)的營業執照,釜底抽薪,最高法院打官司的主體都成問題了,因為,公司沒了!

這遠沒有結束,公安還沒開始啟動呢!

在省長趙正永的明確批示下(要求公安廳查處,有證據),榆林市公安局開始通緝趙發琦,最後把他抓到,入獄。罪名是虛報註冊資金罪,03年開的公司,04年補足全部資金,按照最高法院的司法解釋,參與的股東、會計師事務所連民事責任都沒有了,居然還能啟動刑事程序。然而,經辦人的回答就是,省里領導旨意。

沒有政府背景的企業家,萬一僥倖得到一塊優質資產,就和卞和一樣,匹夫無罪,懷璧其罪。這種情況的發生,很少會在沿海,但,在西部,這已經不是第一次。山西將所有煤礦都國有化,重慶打黑中犯罪分子幾乎都是民營企業家,這種情況,雖然不是說民營企業家一定都是好人,無疑民營企業家的人身、產權缺乏足夠的法律保護,是客觀事實。

法治缺失後,做大的民營企業家都需要找靠山,靠山不但能提供保護,而且能幫助攻城掠地。趙發琦就是獵物,民營商人、官營商人在缺乏法律規則的狩獵場上,靠山也時常城頭變幻大王旗,螳螂撲蟬,焉知黃雀是否在後?

趙發琦經歷的最殘酷的戰爭,不是越戰,越戰,他畢竟手裡有武器,身邊有戰友,背後有國家,而在和官府斗的競技場,他,獨自一人,沒有武器,卻想保護私有財產,對手卻手握國家機器,麾下公檢法工商無數。兩者勝敗,實在無需廟算!沒有法治,就沒有真正的私有產權!

這未必不是王石、潘石屹們的命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斯偉江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