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暗諷羅振宇?被刪文章:年輕人迷信「知識付費」=老年人買權健?

在小鮮肉霸屏中國人跨年娛樂之時,幾位網路大V不甘寂寞,也開始了跨年演講。很快,這兩位老師的演講被人指出犯了不少小錯誤,比如某一位自稱援引了巴菲特的一句話,「沒有一個人可以靠做空自己的祖國成功」,就被證實為子虛烏有。

編者按:騰訊大家上原文已經被刪。

導讀

以激發群體恐慌感吸引流量,以滿足安全感和尊貴感促成交易,知識付費的商業模式跟權健做保健品大體一致。

在小鮮肉霸屏中國人跨年娛樂之時,幾位網路大V不甘寂寞,也開始了跨年演講。很快,這兩位老師的演講被人指出犯了不少小錯誤,比如某一位自稱援引了巴菲特的一句話,“沒有一個人可以靠做空自己的祖國成功”,就被證實為子虛烏有。

演講現場

不過,這聽起來政治正確呀,高端人士們不屑於去團購U型鎖,但這話,不但會讓過去的一年裡,被股市大跌、金融P2P和裁員恐慌等壞消息困擾的小散們獲得價值感,也會賦能2019年,讓樂觀“做多”者重新精神抖擻。而這,正是知識付費生意成功的要訣所在。

以激發群體恐慌感吸引流量,以滿足安全感和尊貴感促成交易,知識付費的商業模式跟權健做保健品大體一致。我見過太多聽過幾節網課的人,就能對中國互聯網未來十年的走向如數家珍。

我也剛剛看到媒體對趙作海投身權健4年的採訪,趙的媳婦李素蘭對著鏡頭說,質疑權健的人都害了紅眼病,羨慕嫉妒恨,權健當然是科學有效的,因為“最好的醫院是廚房,最好的醫生是自己”。

趙作海李素蘭夫婦

我很熟悉李素蘭,有了中醫理論和保健品文案加持,我相信她連癌症患者都敢“調理”。沒有人會闖進外科手術室,一腳踢開醫生,奪掉手術刀為病人開膛破肚。而在手術室外的世界,有太多人都堅信,他們手裡攥著一把足以解剖世界的手術刀,無論是國際局勢,還是隔壁老王的糖尿病,都在談笑間庖丁解牛。

“知識付費”和保健品做的,就是兜售這把手術刀,收割智商稅。這兩行早成了紅海生意,要想做好,還非得下一番苦功夫不可。

首先,你得把現實足夠簡化,善於發明名言警句。如果你想到一句話足夠霸道有力,但又不便自領版權,那就說是特朗普和巴菲特說的,反正這倆老兄每天總要說些什麼。即使被人拆穿,你的粉絲也大可以說,“這話是不是巴菲特說的,很重要嗎?”

在保健品推銷員口中,人體脫胎於大自然,又密切互動,但凡陰陽虛實寒熱酸鹼之類的反義詞,都可以用來附會人體的各種癥候,在“自然綠色就是好”的圭臬之下,人類現代醫學幾百年的科研成果都被架空,柳葉刀不如小針刀,青黴素不如酵素,每個人都成為自己的醫生,這種邏輯可以賦予老年人的力量感,足以抵制衰病死亡帶來的恐慌無力。

泛化到“知識付費”領域,所有付費學員被系統恭維為上進好學的精英,他們身處的商業潮流雖然波詭雲譎,但只要報上一兩門課,你就會發現即使BAT這種體量企業的成功,都可以用一頁A4紙來總結。至於未來的大勢和風口,恐怕連半頁紙都用不到。

極簡的知識體系,為的是匹配速成的學習心態。在英語教輔承諾三個月考托福,婦產醫院鼓吹十分鐘無痛流產的今天,速成是暢銷的必須。這跟保健品一樣,如果你告訴別人只有上滿10個課時,才能成為你的下線,那你肯定一個人都哄騙不到。

“知識付費”和保健品能成功的第二個關鍵,還因為無論是保健品的“療效”,還是網路課時的“學習成果”,都沒有外在的量化指標,全憑當事人空口白牙。趙作海的血壓最高飆到200多,也不吃降壓藥,以為喝權健的果汁飲料就能確保平安。學過網課的人,也很少有人會坦承自己交了智商稅。

權健保健飲料

從本質上來說,保健品和網課都相當於某種精神產品。脫離失控感和生老病死,在任何年代都是人類的剛需。人類文明也正是建立在滿足這些剛需的基礎上,只不過有人信了蘇格拉底,有人從了妖魔鬼怪。兩群人相看兩厭,能做到在朋友圈裡拉黑彼此,一別兩寬,已足夠禮貌了。

所以,勸阻父母豪購保健品和保健器械的年輕人,往往會被老人質疑沒有足夠理解和愛他們。你要是勸同事和同行不要迷信“知識付費”,難免也會被對方懷疑,“這貨是不是見不得我比他(她)強?”

保健品和“知識付費”要想成為產業,還必須搭建社群,繼而通過成套的儀式認證和精神催眠,強化學員們的自我認知和集體認同。這將促成更多交易,也會不斷加固收割者所需要的那種價值觀,到最後,收割者都不需要出面洗白,被收割者都會主動視非議者為寇讎。

典型的金字塔式層壓傳銷圖例

兩年前,我曾在一次中年男人的飯局上,遇到兩位付費課的學員舉杯相認,親熱得如同他鄉遇故知。我也曾親曆數次傳銷現場,滿腦子發財夢的男女們親如兄弟姐妹,噓寒問暖解衣推食,可謂無所不用其極。

移動互聯時代,人類與世界與他人的連接,都完全可以通過一塊手機屏幕完成,“群體性孤獨”日益加劇,信息過剩,知識的碎片化,也顛覆了傳統的學習模式,人們一來要追求上文中的速成術,對集體力量和權威的崇拜,也讓他們渴望縫補散沙化的人脈,從碎片化的世界中汲取知識和資源。

保健品傳銷時,也不會告訴你要想賺錢會有多艱難,你吃了一肚子產品賠光家產,只是因為你還不夠努力,做得還不夠久。“知識付費”想賣得更多,也必須每一秒都灌輸“知識改變命運”這句無害的廢話,更避免將名言警句引入到現實語境中加以對照。

在這兩個場子里,灌輸永遠比說服重要。甚或,灌輸便是最好的說服。區別就在於,保健品推銷和傳銷早期,甚至會付費請你參會。在“知識付費”領域,你最多可以掃個二維碼享受一次打折。等你深陷泥潭,花的錢越多,就越傾向於認為,你沒有白白花錢。

人類最大的無知,是不願意承認自己無知。在掌控大腦之前,太多人急於掌控世界。要想擺脫這些,靠“人間不值得”的假佛系可不行,那不過是另一種智商稅。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網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