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民意 > 正文

李濠仲:錢進來 西方年輕人的夢想卻更遠了

先有在紐西蘭擁有31處房產,惡名昭彰而被封為「華人炒房之父」(還開班授課教授同胞如何在當地炒房)的羅霍方,繼之有澳洲人直呼:「當海外投資者帶著大把大把的錢來到澳洲,在一個又一個房屋拍賣會上以高昂的價錢將澳人踢出局後,我們不禁要問,自置居所的偉大澳洲夢出了什麼問題?」在身受中國炒房客之害的人眼裡,中國人勤勞樸實的形象早已不復存在。

紐約這幾年最讓一般受薪階級困擾的居住問題,很大一部分是因為投資客“炒房”而成為受害者。(攝影:李濠仲)

電商巨擘Amazon11月中宣布要把第二總部設在紐約皇后區的長島市(Long Island City),預計將帶來2萬多個工作機會。在這之前,長島市西北方,屬於曼哈頓區的羅斯福島,則被康乃爾大學相中,有意把它全區買下,打造為大學城。

兩項消息傳出,很快地都成了房地產市場議論焦點。可以想見,除了人口移入,創造新的區域經濟外,還有關於房價上漲的預期。兩地已然居高不下的房價和租金,再上升個幾個百分點,勢必又會擠壓走支應不了高額住屋條件的居民。當然,過去15年間投入長島市的開發商和炒房投資客將大大受益。

紐約房價高貴,租賃行情也相當驚人,曼哈頓市中心單人套房今天月租金約莫10萬台幣,長島市、羅斯福島則略減一成,早有諸多中產家庭不堪負荷為此再往東移,及至皇后區東部,亦或乾脆搬到距離市中心車程一小時以上,更為東岸的長島(Long island),以時間(通勤)換取空間(居住)。

這是所謂“人進來、錢進來”之後,必須面對的衝擊。但無論Amazon或康乃爾大學的計劃,對區域改造至少有可以想見的發展,房價、房租雙漲,也會因著其他經濟效應減低衝擊。

但紐約這幾年最讓一般受薪階級困擾的居住問題,很大一部分是因為投資客“炒房”而成為受害者。2007年到2014年,美國房市泡沫化,紐約房價下跌,正好吸引中國富商利用機會把紐約當成現金避風港,大量熱錢撒向當地買樓、買房。2014年,中國人便首度成為美國紐約曼哈頓公寓最大宗的外國買主。

曼哈頓房價拉高,第二波進場的中國投資客,轉而進攻皇后區法拉盛(亦為華裔聚集地),緊接著,法拉盛商鋪租金即年年上漲至少3%到5%。肥了投資客,卻苦了原本必須靠租店面做生意的店家,又適逢中國新移民湧入高峰,造成法拉盛商家競爭激烈,致使利潤下降,紐約生存本已不易,房價一炒高,利潤一變薄,小商家營生愈加如履薄冰。

錢進來、人進來,法拉盛房價為之飆高,路上車水馬龍,街頭招牌林立,每天都像年貨大街,大有取代曼哈頓唐人街之勢。但和中式炒房法相應而生的,就是出生當地年輕人離擁有自己房子的夢想越來越遠,且住房支出水漲船高,壓縮生活的其他開銷,生活品質大不如前,這也是為什麼中國房地產投資客會成為很多城市最不受歡迎外國人的原因。事實上,連中國人(規規矩矩上班賺錢,不炒房過日子的),也對同胞的炒房之舉相當反感。

法拉盛房價升了,租金高了,生活品質卻下降,於是一票華裔居民再移到皇后區東邊的貝賽(Bayside),結果,這幾年來,因學區、生活質量具佳的貝賽,房價也大幅上揚。如今,中產階級貸款三十年才能換得一間房,那些追進的中國投資客一次現款就可以買下一棟房子。

關於對中國客買房的控訴,舉世各國早已不是新聞。先有在紐西蘭擁有31處房產,惡名昭彰而被封為“華人炒房之父”(還開班授課教授同胞如何在當地炒房)的羅霍方,繼之有澳洲人直呼:“當海外投資者帶著大把大把的錢來到澳洲,在一個又一個房屋拍賣會上以高昂的價錢將澳人踢出局後,我們不禁要問,自置居所的偉大澳洲夢出了什麼問題?”在身受中國炒房客之害的人眼裡,中國人勤勞樸實的形象早已不復存在。

約莫10年前,中國客炒房重災區溫哥華,就有市長候選人慨言,“由於房價飆升,本地人已經大量遷出,同時阻止了新移民的進入。最後你得到的,已經不是我們曾為之自豪的城市。”

人進來,然後開放陸資投資當地房地產,這條路世界上很多城市都走過;但幾年後多數城市的經驗都又回到古早父母的叮嚀:不要輕易迷戀上一開始就拿著大把鈔票追求你的有錢少爺,他不見得真的愛你,往後日子連尊重你恐怕都做不到。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上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