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鮮事 > 奇妙世界 > 正文

一次體檢富商發現了比重病更可怕的事:仨兒子沒一個是自己的!

英國男人Richard Mason算得上是一名成功的商人:

年輕時候在銀行努力工作,積攢經驗後抓住機遇與人創立了公司,並成為英國第一個比價網站的股東之一。

2007年時,他個人的公司股權價格已經超過1000萬英鎊,他的身價也大漲。

然而,也是在這一年,Mason與妻子Kate勉力維持了十多年的婚姻破裂了。

離婚給Mason不僅帶來了心理上的傷害,也讓他在財務上付出了巨大代價。

2008年的離婚財物結算中,Mason除了在今後持續按照自己收入情況支付給妻子支付每月3000英鎊左右的贍養費,還需要一次性付給妻子400萬英鎊,用於今後家裡三個孩子就讀私立學校的費用。

想到錢主要還是都會花在孩子身上,Mason給錢也給得很心甘情願。

儘管之後的這些年裡,妻子Kate還在不斷找各種理由來讓Mason給錢,Mason也盡量配合,或許是想以此彌補離婚給家裡三個孩子帶來的傷害。

然而,這種心甘情願在2016年的一次體檢後全部改變了。

2017年, Mason感到自己身體不適,就醫後不久被醫生診斷為囊性纖維化患者。

這是一種遺傳性外分泌腺疾病,會影響人體的腸胃及呼吸系統,患者通常會表現出慢性梗阻性肺病、胰腺分泌功能失衡等。

Mason的姐姐多年前就因為這個疾病的併發症去世,妹妹目前也深受這種遺傳疾病困擾重病纏身。

Mason已經50多歲了,此時發現了自己和姐姐妹妹們一樣都患上了這種遺傳病,沉重之餘也並不算非常意外。

然而,接下來醫生說的話卻讓Mason感到非常驚訝:

“我知道你們(Mason和現在的妻子)可能還有生孩子的打算,不過我需要告訴你的是,患有囊性纖維化的男性是無法有孩子的,除非做體外受精。”

Mason覺得醫生一定是搞錯了,如果患有囊性纖維化的男人是不孕的,自己卻已經有三個孩子了,那不就是說明醫生可能診斷出錯,自己其實並沒有生病?

於是Mason回答說:“你可能診斷出錯了,因為我有三個兒子呢。”

然而,醫生猶豫了片刻後,非常嚴肅地回答說:

“怎麼告訴你呢?這樣說吧,Mason,我在利物浦接診了超過2000名患有囊性纖維化的男性,

其中只有一個人確實有了自己的孩子,其餘的沒有一個人生過孩子。

僅有的一個最後也被證明是他妻子和其他男人有染後生下的…

或許,你應該和你的前妻談談…”

(Mason提供的三個孩子的照片)

Mason在聽完醫生結論反應過來這一切意味著什麼後,感到天旋地轉….

他整個人顫抖起來,感到自己的人生在這一刻改變了。

不僅是今後的人生會有變化,從前的生活在現在看來也不一樣了。

“父親”這個角色一直都讓Mason很自豪,他也為自己能有三個優秀的男孩感到無比驕傲。

孩子們也是多年來他和前妻冷酷的家庭婚姻生活中,唯一讓給Mason感到溫暖和值得的地方。

多年來,當有人問起他是誰,或Mason需要在什麼場合介紹自己的時候,他總是會說:

“我是一個父親,是三個男孩的爸爸。”

父親這個名字,可以說是Mason生活里最重要的自我定位。

然而,現在這個診斷告訴Mason,這個角色其實一直都是假的,

他從來不是,也將不會是任何人的父親…

Mason發著呆,走出了醫院,隨便找了個地方坐下來,開始給前妻Kate發信息:

“嗨,我今天去了利物浦醫院,終於拿到了我的診斷。

我患有囊性纖維化,根據他們的經驗,從來沒有一個男性在患有囊性纖維化的情況下生育過一個孩子,更不用說三個了。

他們說幾乎能98%地確定我不是任何孩子的父親。

我希望,如果事實真如他們所說,現在你可以告訴我,以減輕我做更多測試(DNA檢測)的羞辱。

在如何告訴孩子們真相上,我願意接受你的建議。

但如果你逼得我不得不繼續去做DNA測試,那麼我將按照自己的意願告訴孩子們真相。

我不想起訴你,並且想繼續留在孩子們的生活中。”

發出簡訊後不久,Kate回復了:

“不管你怎麼想,但我確實很抱歉你此刻承受的心理衝擊。

當然,無論科學如何解釋,男孩們還是你的孩子。”

Kate的態度含含糊糊,Mason只有繼續接受檢查。

兩天後,Kate打電話給Mason,承認了自己曾經在20年前兩人結婚不久後,和一個同事有過婚外情。

當時他們都是銀行員工,會時不時地去倫敦的一家酒店幽會。

Kate認為這種情況大概有6-12次,但她每次都使用了避孕套。

所以,雖然她在婚外情維持期間懷孕了,但卻很肯定孩子應該是丈夫的而不是情夫的。

然而,Mason覺得Kate沒說實話:她一直都知道孩子到底是誰的,卻一直故意欺騙自己。

回想過去十多年的婚姻,其中真的有很多不正常的地方。

比如,在Kate第一次懷孕期間,她突然宣布對猶太教很感興趣,然後堅持要給兒子取個猶太人的中間名。

又比如,他們曾在一家印度餐廳約會,雖然Kate說自己不喜歡這裡第一次來,但店家卻表現出很熟悉Kate的樣子,並說她常常來這裡…

看著妻子不說實話堅持認為孩子是自己的,Mason沒辦法只能帶孩子們做了基因檢測。

21歲的大兒子在知道真相後一直很氣憤,威脅Mason說“如果你起訴媽媽我就再也不和你說話了”,並且不接受測試。

而16歲的雙胞胎兒子在接受DNA測試後,被證明確實不是Mason親生的。

證據確鑿,Mason考慮再三還是決定起訴Kate,不僅是氣憤自己被綠了,還對Kate多年來的欺騙感到痛心。

離婚後,Kate一直在想辦法讓Mason付錢。

現在的她雖然有了新的伴侶,卻沒有結婚。

帶著三個孩子一起住在一個100萬英鎊的七居室里,家裡有四輛豪車,吃穿用度一直都很不錯。

可以說Mason為了前妻和孩子們付出了許多,但他們的親生父親卻從未出現,沒有給孩子們的成長盡過一天或一分錢責任。

直到倆人離婚,東窗事發,也一直沒有出面。

孩子們真正父親的懦弱和妻子的刻意欺騙,才是讓Mason感到無比氣憤的地方…

現在,Mason的案子備受關注,不僅僅因為他著名富豪的身份和故事本身的狗血,

也因為這種男方起訴女方的“父權欺詐案”(paternity fraud case)的少見。

根據Mason的律師描述,通常在離婚官司中,女方起訴前夫隱瞞真實財務狀況的情況比較多,這種男方起訴女方詐騙的情況還比較少。

現在,如果按照真實的情況重新審查當初的離婚協議和撫養費問題,Kate可能會需要賠償25萬英鎊。

雖然對Mason來說,這筆錢相對於離婚時支付的400萬英鎊和多年來支付的贍養費並不多,但卻代表一種對欺騙的“賠償”,一份歉意和一個真相。

Mason最近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雖然如今他依然會在半夜醒來,對過去的人生產生各種質疑,但隨著身體因為疾病逐漸衰弱,肺活量在兩年內下降了不少,他知道自己應該努力對過去釋懷,把精力放在有限的未來。

另一方面,他46歲的妻子患上了乳腺癌,他要承擔起丈夫的責任,陪伴她接受絕育手術和各種治療。

(Mason和現在的妻子)

而他自己也需要盡量延緩病情發展,爭取更多的時間,有機會“再次成為孩子們的父親”。

那些他曾經想像過無數次的“參加孩子畢業典禮”“參加孩子們的婚禮”“成為一個爺爺”等事情,仍然讓他心懷期待...

雖然大兒子如今還不太和他說話,但兩個小兒子態度已經有所緩和。

上周,他還收到了最小的兒子的信息:

“爸爸,正如我一開始解釋過的那樣,儘管你不可能成為我的親生父親了,但我還是會和你保持聯繫,這永遠不會改變…我也會永遠在你身邊,你永遠都是我的爸爸。”

父母子女之間的愛當然不完全是靠血緣維繫的,但這並非就意味著血緣不重要。

或許對Mason來說,成為三個孩子的父親是多年來他的一個非常重要的自我認知,有太多太多的生活細節、感慨都是建立在這之上的。

而前妻的欺騙,就像是將所以依靠著“父親”身份建立起來的生活的基礎毀滅,讓整個家庭都受到衝擊。

或許法律能在短時間內對這種欺騙做出裁決,讓“騙子”付出一定代價。

但“父子”之間情感,Mason和孩子們對自己和家庭的態度和信任,卻可能需要他們的餘生來一點點修補....

--------------------------------------

玫瑰撞酸奶:???我想不懂他大兒子那麼氣急敗壞幹啥???難道早就知道自己的身世

SantaQueenXOXO:我一頓分析,這大兒子應該是怕奢華的生活沒了~

焉逢0-0:這麼氣急敗壞,一看就是心虛啊。

叫你們經理來:他妻子真的太可惡了

呆萌的火火木木:好替他難過。不管男女,出軌的那一方都讓人痛恨。現實趕緊報應到她身上吧

梨慄慄:究竟是撫養了二十年負責的人才能算父親還是從未出現的提供了一顆精子的人算父親,那些孩子不會不清楚吧

一坨美麗的肥腸子:前妻就不評價了。。但是孩子反應。。真的讓人氣憤。他們到底何來立場,去讓父親不起訴母親??就因為她是母親所以在沉重傷害父親以後,就應該必須被原諒???甚至威脅不認父親。。如果不認父親,那二十多年來的巨額撫養費,是不是考慮還一下???

時光沙沙:他母親是他的親生母親,父親卻不是,他選擇站母親那頭,沒毛病

天難忱斯:大兒子精啊,不承認,不做比對,等哪天老頭一蹬腿,再跳出來要分遺產

木村尼桑和吱呦:大兒子肯定知道他親生父親是誰了吧,小兒子的反應我覺得還挺正常的,一般人碰到這事的正常反應。這爸爸太慘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英國那些事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奇妙世界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