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孟晚舟事件後 加拿大認清中共了嗎?

華為副董事長首席財務官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拘捕後引發的一系列事件,使加拿大人震驚並感覺不可思議,也促使加拿大人進一步認識中共。

去年12月1日,加拿大司法機構應美國要求,按加美引渡條例逮捕了孟晚舟。中共當局第一個使加拿大驚訝的反應,是緊急召見加拿大駐華大使,以面對“嚴重後果”做威脅,要求加拿大立即放人。

接著是兩名加拿大人康明凱(Michael Kovrig)和史派弗(Michael Spavor)被中共當局以“危害國家安全”的理由拘捕。問題是,差不多一個月過去了,中共沒有對這兩人提出具體的指控,也沒進一步解釋拘捕他們的理由。

加拿大媒體在長時間追蹤報導此事件後,開始嘗試向讀者揭示中共當局的運作機制,指出中共早就為應對這類事件準備了“法律”。

無所不包的法律

加拿大廣播公司(CBC)在1月5日發表的一篇文章,探討了中共當局逮捕康明凱和史派弗的“法律依據”。中共政府控制的人大,在2015年以154票對0票(1票棄權)通過了一項頗具爭議的“國家安全法”。該法律的應用範圍廣大,使中共當局可以對各種主題進行國家安全審查,包括政治、軍事、經濟、金融、文化、技術、核子、環境、宗教等等。

該法律還體現出中共的全球戰略,它宣稱,互聯網空間和外層空間都是其國家安全領域的一部分,海洋深處和極地地區也不例外。

這項立法被中共描述為很重要,但觀察人士指出,它只有一般性的條款,缺乏具體細節,這使中共當局對該法律有很大的解釋空間。

紐約時報》的一篇報導指出,“在中國的法律學者和分析師表示,這法律可能導致安全機構擁有更多權力,導致法院對違反國家安全的行為採用廣泛性的定義。”

CBC的報導稱,中共控制的媒體也不否認這一點,新華社的一篇報導寫道:“新法律涵蓋了中國公共生活的幾乎所有方面。因此,這無所不包的國家安全法可以為國家提供廣泛的工具,以確保穩定和今後的發展。”

現在,這無所不包的法律被用來對付加拿大,導致康明凱和史派弗被拘捕,還可以在沒有控罪的情況下長期羈押他們。

中共官媒報導此事時的解釋是,該法律的第59條允許當局對“影響或可能影響”國家安全的“事務和活動”進行國家安全審查。CBC的報導寫道,從表面上看,這似乎允許中共當局得出這樣的結論:“一個人所做的任何事情,都可能成為國家安全調查的觸發因素”。

顯然,這樣的立法在加拿大不可能出現,這樣的執法方式也是加拿大人無法接受的。

加拿大感到被“欺壓”

威脅加拿大政府去做其不可能做的事(釋放孟晚舟),被認為是中共在肆意欺壓加拿大。加拿大政府在11天之後,於去年12月21日發表聲明,強烈譴責中共當局“任意拘留”加拿大人,並要求中共“立即放人”,同時呼籲國際社會支援。包括美國、英國、歐盟及澳洲在內的多國已經公開表態聲援加拿大。

面對國際社會的壓力及國際媒體的不斷追問,中共最高檢察院檢察長、首席大檢察官張軍在1月3日的一個新聞會上說,康明凱和史派弗“毫無疑問”違反了法律;“按照中國法律,他們正在被調查階段。”

美國霍夫斯特拉大學(Hofstra University)法學院研究中國法律制度的古教授(Julian Ku)稱,沒有控罪,沒有任何具體的證據或描述當事人做了什麼,“拘留康明凱和史派弗幾乎就是教科書中對任意拘留的定義”。

加拿大自由黨政府近年來一直希望加深與中國的貿易關係,即使被外界批評對中共抱有過分天真的想法,也沒放棄努力。這次的孟晚舟事件,無疑像被當頭打了一棒,聯邦政府開始指責中共所為。

加拿大外交部長方惠蘭(Chrystia Freeland)重複強調,加拿大司法機構逮捕孟晚舟是不可避免的依法行事,沒有政治因素,守法“是我們國家之所以偉大的核心基礎之一,這是我們民主的核心基礎之一”。

方惠蘭強調,中共當局是“任意拘留”這兩名加拿大人,並要求中共立即放人。

總理特魯多說,這是使“世界各地的人都極感不安”的案例。

康明凱和史派弗現況堪憂

按目前已披露的消息顯示,康明凱和史派弗被單獨關押,不能聯繫律師或家人,他們面對中共特有的審問方式。據路透社最近的報導,康明凱每天被三次詢問,並禁止在夜間關燈。他每月只允許有一次領事訪問。

據《環球郵報》報導,史派弗在多個社交媒體上的個人賬戶最近出現異常的啟動狀態。去年12月19日,研究人員努瓦娜(Tereza Novotna)女士發現史派弗的臉書Messenger賬戶有幾個小時處於啟動狀態,好像是一個幽靈的東西在跟蹤她的屏幕。環郵的報導稱,有理由認為,那些重新激活史派弗社交媒體賬戶的人,是中共當局的調查人員。

據CBC的報導,中共體制下的法律,對於可能違反國家安全法的嫌疑人,可以使用特殊的拘留和審問辦法。當局可以將當事人拘留6個月,無需任何正式的控罪。

2014年,加拿大人高凱文(Kevin Garratt)和妻子朱莉婭(Julia Garratt)有過類似的經歷。當時加拿大拘捕在美國因工業間諜活動被通緝的中國男子蘇斌後不久,高凱文夫妻在中國被以“危害國家安全”拘留。

朱莉婭後來獲得保釋,但高凱文被關押了兩年多,期間不斷遭受嚴刑逼供,直到在2016年9月被驅逐出境。那時,蘇斌已被引渡去美國,並在美國認罪。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