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民意 > 正文

袁斌:北大淪為中共絞殺自由和人權的屠宰場

校方還利用父母來對學生施壓。張子尉的父親一見面就連搧他五個耳光,扯著他的帽子、揪住頭髮要帶他回家。另一位在場學生張小玉的母親、姐姐、姐夫連夜趕來北京找她,一見面就把她按在地上,揪著頭髮拖行不允許她繼續參與,其母腳蹬高跟鞋對著張小玉小腿用力踢踹數次,導致張小玉小腿浮腫。

北大馬會會長被帶走。(知情者提供)

這可不是好萊塢黑幫片里的場景,而是發生在中國首都北京的真實一幕:

2018年12月26日,毛澤東誕辰125周年。就在這一天,一個正要趕去參加自己組織的紀念毛澤東誕辰活動的青年學子,竟然在學校大門口被幾個彪形大漢強行塞進一輛黑色轎車帶走了!

這個學校就是赫赫有名的堪稱中國第一高校的北京大學,被帶走的是該校社會學系研究生、北大學生社團馬克思主義學會會長(簡稱北大馬會)邱占萱,而將他強行塞進一輛黑色轎車的則是北京警察。

據邱占萱事後披露,自從他12月24日面向社會發出12月26日共同紀念毛澤東誕辰的邀請函後,校方很快便找上門來,要他接受公安機關約談,但被他拒絕了。26日一早,他一睜眼就發現自己的微信號被封了。上午,他離開宿舍時,又遭到校方人員的糾纏和拉扯,要他和他們去派出所。等他一路逃到地鐵站時,又被在那埋伏已久的七、八名警察死死控制在了地鐵站的座位上。這之後,警察將他強行帶往中關村西區派出所,中途他們給他看了“傳喚證”,理由是涉嫌“尋釁滋事”。邱占萱質問員警尋什麼釁滋什麼事,他們卻振振有詞:“尋釁滋事”就是“尋釁滋事”!接下來的24小時內,邱占萱遭受了連續不絕的疲勞審訊,一共被要求做了八次筆錄。在這些審訊過程中,他多次問警察自己到底犯了什麼法?他們一句也答不上來,只是威脅他道:如果他不再“給學校找麻煩”,就保證他學業不受影響,之後能做個正常學生;否則,他就會背上一個處分,寫進人生檔案,成為“燕園派出所重點維穩對象,日子將非常難過”!

在反覆審訊了邱占萱20多個小時之後,警方終於把他放了。但事情遠未就此結束。

12月27日,繼之前對馬會進行一連串打壓之後,北大當局又強行改組了這個社團!更讓人意想不到的是,12月28日下午,當十三名原北大馬會成員在校內公開抗議這一無理改組時,竟遭到校方有組織的強行阻擾。僵持之際,北大副校長陳寶劍趕到現場,對抗議的同學們破口大罵,並下令把所有學生都抬進會議室。

一聲令下,在場的五十多名北大團學教師和保衛部人員齊齊上陣,手腳並用把抗議的學生生拉硬拽起來,學工教師最先動手,和保衛部人員密切配合,四五個人針對一個學生、抬起雙手雙腳暴力帶入附近一棟樓內控制,期間發生多次拖拽拉扯事件,不少同學被拖行數米遠。

由於缺少對頭部的保護,邱占萱、薛子威等多位學生頭部被嚴重磕碰,薛子威被急速抬行,耳機線被纏繞在脖子上,失去理智的團學領導教師們竟然試圖通過耳機線拽著他前行,混亂中他的後腦勺直接猛地撞在理科五號樓的台階上了,當即頭暈目眩。薛子威本就身體虛弱,要求去校醫院檢查,但在場領導們不聞不問。一位男學生在樓道里直接被拉著羽絨服的帽子拖行,幾近窒息,有學生的羽絨服在拖拽過程中被撕爛。兩位女學生的褲子險些被扯掉,一位男學生更是生生被拽掉了褲子,僅著一條內褲被扔在了冰冷的地面。一位女學生由於反抗激烈,外套和毛衣都被拉扯掉,貼身的保暖內衣裸露在外,極其屈辱!數名學生的手機、眼鏡、甚至錢包都在這一過程中遺失或者被搶奪。

據一位現場學生回憶,“基礎醫學院黨委副書記郭琦,上來就辱罵我們,對我們進行人身攻擊,說我們沒人性,我們不配做人,更不配做北大的學生,不守誠信,沒有底線,吃著北大的干敗壞北大的事,說我們只為自己考慮,一群敗類……有些話說得特別難聽,從此開始,在場的各個院的學工老師,黨委書記副書記,保衛部老師,校團委書記王一鳴,還有團體部的田定方都輪番對我們的同學展開了人身攻擊,不停地罵出髒話,到最後我們被罵的都麻木了,因為對方人實在太多,罵的話非常難聽,渣滓、垃圾、沒人性等等難以想像地從北大老師的嘴裡連珠炮似的冒了出來,而且重複了不止一遍”。

校方還利用父母來對學生施壓。張子尉的父親一見面就連搧他五個耳光,扯著他的帽子、揪住頭髮要帶他回家。另一位在場學生張小玉的母親、姐姐、姐夫連夜趕來北京找她,一見面就把她按在地上,揪著頭髮拖行不允許她繼續參與,其母腳蹬高跟鞋對著張小玉小腿用力踢踹數次,導致張小玉小腿浮腫。

當這場鬧劇結束時,已經是第二天早上六點五十多了。

不難想像,12月28日至12月29日,對於在北大校園內抗議校方強行改組馬會的十幾位北大同學而言,是多麼黑暗的16個小時。這期間,他們在自己的校園裡被毆打、被拖拽、被扒衣褲、被言語侮辱、被威逼利誘,甚至連他們的父母也在校方人員的挑撥下連搧他們的耳光、狂踹他們的小腿!用他們自己的話說:“往日溫和斯文的團委、學工、黨委領導們,也在這期間斯文掃地,對同學極盡惡毒之語,時而人身攻擊,動輒‘無情無義’‘人渣敗類’之語;時而溫情脈脈,送水送飯,極盡討好,與之前判若兩人;時而‘我們就圖個升官發財,還等著立功呢’,時而‘我們這樣都是為了你們好!’;時而威逼利誘,以學生幹部職位相誘惑、以約談進宿舍的名義相威脅……讓人一改對於北大團學領導的認識,不怪乎有同學說自己,‘感覺價值觀完全崩塌,內心異常崩潰。’”

從12月26日邱占萱被警察野蠻帶走並遭非法審訊,到27日北大當局強行改組馬會,再到28日原北大馬會成員抗議此舉遭校方暴力清場,以及之前發生的北大外國語學院學生岳昕被失蹤、北大歷史學系學生於天夫和北大畢業生張聖業在北大校園內被毆打和綁架,2018年在堂堂北大校園裡發生的這一幕幕讓聽聞者無不為之震驚!

試問,無論是北大學生聲援深圳工人成立工會還是北大馬會申請註冊社團、向校方表達自己的意願和對校方的無理改組進行抗議,這當中哪一樁哪一件不是北大學生的合法權利?可是北大當局不但不保護學生的這些合法權利,反而和警方沆瀣一氣,採取極其粗暴野蠻的流氓手段對學生的合法行為進行暴力打壓。這說明什麼?說明今天的北大早已不是當年那個以捍衛自由和人權著稱的北大了,已經完全淪為了中共絞殺自由和人權的屠宰場!

鳴乎!2018年的北大,再次見證了中共的邪惡。#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