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林忌:一個中國就是中共的幫凶

今日的國際上中共的聲音大,而台灣的聲音小,台灣接受「一個中國」,各國理所當然把一切打壓台灣的行為,都宣傳為中國的「內政」;中共以「含糊」的聲明統戰,一如中共在香港的政策,所謂「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五十年不變」、「井水不犯河水、河水不犯井水」,最終全面扭曲,如今已不敢再提「五十年不變」、「河水不犯井水」。

習近平就所謂《告台灣同胞書》40年,對台灣恐嚇必須接受中共的統一,所謂「祖國必須統一,也必然統一」,而所謂「統一」與「探索兩制方案」,就是要接受「一國兩制」,把台灣置於中共的控制之下;在習近平的「講話全文」清楚見到的,就是兩岸關係絕不對等,所謂談判就是要台灣接受中共的統治,至多這種統治的條件是可「談判」,而中共不排除使用武力,去促成達到這個結果,由始至終,都只是強盜邏輯。

造成今日的局面的,當然始自民國初年所發明的「中國國族主義」(民族主義);民初時的知識份子,把當時社會遇到的一切問題,全部推給「分裂」、「軍閥割據」對待,把一切未來的希望,說是「統一」而強力的中央政府就可以達到;這種想法的背景,是在於抗衡日本軍國主義的入侵,然而早就過時了;在1949-1971年期間,退居台灣的國民黨政府,一直仍以自己就是「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代表自居,直至聯合國大會2758號決議被中共搶走聯合國席位為止;這種政策在當時來說,是可以理解的,但當明顯中共搶走了「中國」的代表地位後,台灣卻一直怕動搖其「漢賊不兩立」政策,繼續堅持其「一個中國」政策,結果就是錯失「兩個中國」的契機。

二次大戰後的德國,由四國佔領區演變為西德與東德政權;而「兩德」當初亦一如台灣與大陸般,視對方系非法政權,而視自己為唯一合法代表;然而雙方終於在70年代改變政策,於1973年同時成為聯合國會員,以及建交外交關係;事實正說明,「兩個德國」政策不但沒有影響「德國統一」;反之承認對方後,才有對等的談判基礎;然而在台灣的國民政府,不但未能及早接受美方的建議,即接受聯合國有兩個中國;當被趕出聯合國後,也沒有積極爭取各國,同時承認民國政府與中共;於是中共自文革「復原」,美國也改為與中共建交之時,台灣就陷於中共的絕對包圍與國際疏離之中。

然而國民政府遲至1992年,仍未能認清「一個中國」的害處──在台灣勢弱,中國勢強時,台灣是要爭取承認,而非與中共「競遂」中國的代表權;因此即使連「各自表述」,最終也只是閉門造車,被中共全面「代表」去;1992年的會談之中,中共拒絕書面承認「各自表述」,而口頭則各執一詞,事後語帶不焉,去到2000年後就借用蘇起的一句「九二共識」而含糊過去;然而中共的九二共識,就只有「一個中國」,沒有「各自表述」,國民黨等泛藍的政黨,沾沾自喜以含糊其辭為成就,卻不知這正中下懷,這才是中共想要的結果。

今日的國際上中共的聲音大,而台灣的聲音小,台灣接受「一個中國」,各國理所當然把一切打壓台灣的行為,都宣傳為中國的「內政」;中共以「含糊」的聲明統戰,一如中共在香港的政策,所謂「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五十年不變」、「井水不犯河水、河水不犯井水」,最終全面扭曲,如今已不敢再提「五十年不變」、「河水不犯井水」,而改說「全面管治權」、「高度自治不等於全面自治」、「一國先於兩制」;而所謂「港人治港」,則淪為「投共港人治港」,或甚至「新移民港人」治港。因此由「一中各表」,扭曲為「一中」,沒有「各表」,再淡化為「九二共識」,然後對共識的定義,無論台灣島內外,都沒有共識,結果就是有「一中」是共識,這種做法,正是中共在香港以往透過一些「口號」,再事後修改的做法,根本是一心詐騙,絕不可信。

從香港的教訓正說明,白紙黑字的保證,在聯合國登記的《中英聯合聲明》也不可信,何況是一開始就沒有的承諾,以及一開始就沒有的「共識」;當習近平開宗明義,把「九二共識」定義為「一國兩制」之時,台灣就更不應該接受所謂「一個中國」,而是接受現實,即爭取「中華民國」獨立於「中華人民共和國」以外存在,即「兩個中國」的事實,而不是幫中共統戰,繼續宣傳對統一既無助,只有利於中共獨裁專政的「一個中國」。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