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彩霞:修法輪大法的孝順兒媳

我是中國大陸的一名中學教師,今年五十三歲,出生在六十年代的農村。自小我就特別喜歡聽神話故事,渴望善良,渴望有好報。我也很想知道到底有沒有天堂,有沒有地獄,有沒有神佛?為什麼有的人很富足,有的人很落魄?人能否改變自己的命運,怎樣變成好命?人或短命或長壽,早晚一死,那為什麼來在世上走這一遭,人活著到底是為什麼,怎樣活才不白活?直到一九九九年,我有幸拜讀了《轉法輪》,我才終於解開了自小以來的一切疑惑,終於知道人為什麼來在世上了,終於知道人應該怎麼活著了。為此,我萬分感恩我的師父李洪志先生,感恩他傳出的法輪大法!

我自小體質不是太好,小時得過肝炎,高中時貧血、神經衰弱、神經性頭痛,胃也不太好,尤其神經性頭痛,疼起來只好把頭埋在被子里哭。父親曾為此帶我遠近求醫,高中時為此休學兩年,可吃了幾百付草藥,試了多種偏方,也沒治好。醫生說我得的是頑固性神經性頭痛。走入大法修煉後,隨著不斷學法煉功,我明白了生病的原因,明白了一個人要想好病,要想健康,要想生活得美好,就得重德行善,就得讓自己成為一個好人,一個更好的人。修煉兩個多月後,我就發現自己睡眠好了,胃不疼了,一切不適全都不翼而飛,就連那折磨我多年的神經性頭痛也好了,全好了!一直到現在,我不曾再吃過一粒葯!

我的公公婆婆生活在農村,都七十多歲了,公公因得腦血栓留下了些後遺症,走路不太方便,丈夫還有一個殘疾弱智的弟弟。二零零七年,丈夫就想在我們單位附近租套平房,把他們都接來,照顧著方便。我這個兒媳卻不知怎的出來一念:咱在附近給老人買一套房子吧。當時丈夫還不太同意,因為我們當時工資都不高,家裡買化肥的錢都得我們提供,孩子也需要花錢,他們來了又沒錢,還得生活,怕承擔不起。我說咱多貸點款,慢慢還,咱得往長遠想。於是貸了款,花十九萬買了我們家附近一樓有個小院的四室一廳的房子,把公婆和弟弟都接了過來。

二零一四年初丈夫離世後,原本我倆扛都很重的擔子都落在了我一個人身上,我不僅要照顧兩個年近八旬的老人,還要照顧一個殘疾弱智的小叔子和正在上大學的女兒,親朋好友都覺的我太難了。如果不修煉,我肯定會覺的很艱難、很痛苦,甚至活不下去。可我是個修煉人,我明白我應該按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做好自己該做的一切,盡最大努力安慰老人,孝敬老人,不僅讓他們衣食無憂,還要讓他們感到我這個修法輪大法的兒媳就是他們值得信賴的依靠。

去年公公皮膚病犯了,很嚴重,腳上腿上有的地方發癢,一撓就裂口,出血。我四次陪老人去醫院檢查,幫老人脫鞋脫襪,攙扶著他,別人都以為我是閨女。第一次拿葯回家,塗抹藥膏之前需要先把腳腿洗凈。怎麼洗?婆婆年齡那麼大了,身體還不舒服,公公行動又不便,做不了。因為天有點冷了,我就把公公領到洗漱間里,把外面的厚褲子脫掉,挽起褲腿,打開浴霸,關上門,用溫水加上部分藥水,在洗漱間里拿個毛巾,給老人腳底下,腳面上,腳趾間一點一點的把髒東西、硬皮洗凈。領公公出來後,婆婆很感動。單位一要好的同事知道後,感動得哭了。她說:“法輪大法太好了!你太了不起了!”現在我這位同事也學大法了。

有一次,我燉好了排骨給年近八旬的老公公送去,一個店主看到了,對我說:“你真的太好了,現在社會上,哪有你這樣的?我得跟你學。”我說我是在按大法師父說的做好人,如果不煉法輪功我是無法做到的。

原來婆婆還能幫著照顧公公和小叔子,做個飯,洗個衣服什麼的,可二零一五年九月,婆婆也病故了,這一下我的擔子就更重了。但我堅持按修煉人的高標準要求自己,正確對待自己所遇到的苦與難。同事問我,攤上這麼大的事你咋不愁啊?你真的行嗎?有事直管跟我說!我說如果不修煉法輪大法,我肯定不行;我修煉了,我心中有法,有師父呵護,有大法的法理指導,我現在真的能行!

是大法錘鍊了我,造就了我,使我成為了更堅強,更好的人。感恩師父,感恩大法。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