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社會觀察 > 正文

36歲華為工程師猝死 健康比掙錢重要

每次去國外,尤其是那些歐洲國家和阿拉伯國家,我就發現他們的人每天都非常的閑散。我問朋友你們不用上班嗎?他說我下班了呀!我看了一眼時間,下午三點,我問他你們工作辛苦嗎,他說很辛苦啊,每天中午十二點得去公司。真的,中國人民可能是全世界最拼的民族,我們面臨的壓力比那些每天上仨小時班的人要大多了,真的太不容易了。

這兩天看到一個帖子,挺難受的。

36歲的華為工程師,在肯亞過勞死。

事發時,他在開車,突然覺得頭痛想要休息,把車停下來後,整個人就失去了意識,然後開始嘔吐。送到最近的醫院,拚命搶救仍於事無補。

優秀的工程師撒手人寰,留下沒有工作、沒有收入、獨自帶著兩個孩子的妻子。

從2017年1月,到2018年10月,22個月都沒有休假回家。

即便是節假日,也要為了保障業務全天留在客戶處值守。

直到離世,還剩餘33天的年假,但他再也沒有機會用了。

出事前10天,他領到了海外十年獎牌。

出事前一周,曾發微信給妻子說,可能挺不了了。

出事前2天,仍在在通宵工作。

妻子的文字如泣如訴,看著這些無比揪心:

華為永遠不缺少這樣的熱血男兒,舍小家為大家,攻無不克戰無不勝,如今在非洲的各個國家,乃至整個世界家喻戶曉,是中國製造的驕傲與自豪。

可是,我的小家,從此破碎了。

八歲和三歲半的孩子,永遠地失去了保護他們的爸爸。

我再也等不到那個和我白頭偕老的愛人,年邁的婆婆白髮人送黑髮人。

人生至痛,情何以堪?

華為的Slogan里寫:

偉大背後,皆是苦難。

這苦難里,有民族的苦難,也有集體的苦難。

可個人的苦難,又有誰能來為其買單?

這些年,我們好像經常看到類似的新聞。

大疆無人機25歲程序員,哈工大剛剛畢業的碩士,同學眼裡的精英,猝死家中。

26歲的醫生加班猝死,他的朋友圈裡寫著:黑+白+黑,下班啦,活著真好。

無比心酸,無比諷刺。

44歲春雨醫生創始人兼CEO,因突發心肌梗塞離世。

36歲御泥坊原董事長吳立君,因長期辛勞,突發腦部靜脈血栓去世。

猝死,早就不是小概率事件。

甚至成了很多高薪白領的標配,成了無數年輕人心頭的刺。

網上有個段子說,那些比你優秀還比你拚命的人,最後怎麼樣了。

有人答:比我先死了。

聽起來好笑,細想扎心。

大公司,高薪職員,企業高管,通常名校畢業,年薪十萬百萬甚至千萬,可是然後呢?

沒有倒下之前,每個人都覺得自己不會是那個倒霉的人,忍忍就過去了。

沒有倒下之前,每個人都覺得還能堅持就堅持一下,一想到賬戶里的存款,就又多熬了幾個大夜。

可是倒下以後,一切將毫無意義。

我一個學通信的同學,TOP5高材生,TOP3碩士,最後卻留在老家,拿著幾千塊的工資。

很多人說,你這也太大材小用了!

去深圳發展,年薪百萬不成問題,幹嘛非要留在小城市。

他說,因為我想多活幾年。

有人覺得他沒出息,我卻覺得他夠真實。

何止通信行業?

搞設計的,搞營銷的,做銷售的,做新媒體,搞諮詢的,做審計的,醫護人員,還有創業的小老闆等等等。

熬夜通宵,哪個不是家常便飯?

哪個不是壓力大到,早早上床依然睡不著?

哪個不是一邊拿著保溫杯,一邊對著電腦?

多少公司,把女人當男人用,男人當牲口用。

多少人有苦難言,即便累到禿頂,還是要保住飯碗,繼續拼。

領導說,沒人逼你啊,你不想干,有的是人想干!

這是真話。

這個世界永遠不缺那些,想要掙錢,想要拼事業,寧願透支健康也要擠破頭,進大公司拚命的人。

這個世界也從來不缺那些,內心充滿激情與熱血,在理想與榮耀面前,將生死置之度外的人。

但對於我們這些絕大多數的平凡人來說,拿命換錢,實在不值得。

公司是一個龐大的機器,越是大公司好公司,越是如此。

而我們只是其中的一顆螺絲。生鏽了,重新打磨潤滑,再被擰上去,接著用。

壞了,就被拆掉,立刻被替換上新的,但機器的運轉絕不會停。

沒有任何一個工作,是缺了你不行的。

今天你猝死了,你離職了,你甩手不幹了,公司一切還會照常繼續。

對於公司來說,你隨時可以拋棄,但對於家庭來說,你卻是無可代替。

去年有一個刷屏視頻叫:你知道中國人有多拼嗎?

程序員凌晨四點關燈,早餐店凌晨四點開燈。

白領24小時開機,

醫生根本無暇看手機。

辛苦時你喜歡說沒事兒,面對家人又因為工作必須說“有事兒先掛了”。

有人因為太忙滴水不沾,有人因為客戶必須一飲而盡。

有人無法安睡,因為要讓別人酣睡。

習慣了在工作的地方生活,也習慣了在生活的地方工作。

你總說忙完就去旅行,卻把電腦塞進了行李。

這是一個獎勵拼搏的時代,我們不舍晝夜不辭辛苦。

我們用40年,走完了別人幾百年走完的路。

他們說,庸碌沒有未來,拼搏就不白費。致敬每一個你,成就奮鬥的自己和奮鬥的中國!

感人嗎?感人。

雞血嗎?雞血。

但講真,仔細品品,卻感到心理不適。

我們這個時代,精英累到猝死,藍領累到猝死,普通人依然累到猝死。

與其讚揚中國人到底有多拼,不如問問中國人為什麼活得這麼不要命。

我們高喊,中國人好棒好牛好優秀,就好像中國人根本不需要睡覺,中國人根本沒有一家老小。

拼搏與奮鬥是偉大的精神,但用透支身體去拼搏,倡導那些用命換錢的故事,是否有些畸形?

最近我發現,越來越多人開始默認,加班是最正常的事。

不加班的人,反而顯得不正常,甚至有人背後嘲笑你,是不是太懶太不努力了。

紀錄片《過勞死—你不知道的日本社會的另一面》中說:

在日本,社會的普遍價值觀認為,加班是有能力的表現。

如果一家的丈夫每天早早的就回了家,會被周圍人所詬病,被認為是沒能力,不受公司的重用。

但在公司呢?

你沒日沒夜加班,也許只會換來領導的一句:怎麼這麼沒效率!這麼不會安排時間呢!

你說氣不氣!

過勞死這個詞,最早源於日本。

20世紀七八十年代,日本經濟極度繁榮,卻有無數青壯年,因為長時間加班,過度疲勞導致死亡。

而現在,據2016年央視報道顯示,我國每年過勞死的人數達60萬!

成功超越了日本,成為過勞死第一大國!

整體的成就萬眾矚目,個體的犧牲於事無補。

我們這個時代的年輕人,似乎人人如此。

惜命又焦慮,生活往往身不由己。

道理都懂,但實際行動卻矛盾重重。

前一陣子寫稿子,手頭特別多活,都是又難又急的那種。

經常是早上醒來看手機,一堆留言,上午給選題下午初稿,晚上給選題半夜發表的那種。

還經常是盤點總結類的大稿子,搜集資料就得幾小時。

礙於面子,還是接了下來。

電腦前奮筆疾書一天,腦子不停轉,交稿關機,想好好歇一下,發現呼吸困難。

心臟突突,頭也迷糊,明顯勞心用腦過度,整個人都不好了。

那一刻我想,說啥也不能這麼寫了,誰都想掙錢,但身體不允許,實在拼不起。

新年放假三天,各種新媒體群里的人都沒休息。

一個個都在加班熬夜,趕稿子追熱點,一邊自嘲一邊苦熬,彷彿節假日從來不存在。

像我這種靈活自主的工作,連軸轉兩天就感覺累的快要猝死。

更別提那些,在崗位上頂著領導的壓力,憋氣委屈,還得沒日沒夜幹活的人。

可是,生活不該本末倒置。

我統計了一下,2018我掙的錢主要用來幹嘛,結果觸目驚心。

月薪過萬有什麼用?去趟醫院就沒了。

捨不得買新衣服新手機,捨不得奢侈,卻在買保養品上無比大方。

各種保健按摩,幾千幾千的花都不心疼。

放棄健康掙到的錢,最後為了健康都花沒了。

試問自己,錢掙得不少,幸福感卻很少,折騰一遭,到底是圖啥呢?

我們每個人,都像一輛奔跑在時代高速上的列車。

超載負荷,全員加速。

然而也許今天你還能在高速上飛馳,明天自檢依然能通過,沒有人質疑你的運行能力和加速度。

只有在突然報廢的那一刻,我們才會明白自己已經頂著危險,行走了多久。

人人都想要更好的生活,為了家人為了自己,不斷打拚,這是美好又正能量的事兒。

但凡事最忌過猶不及,活著是對得起世界,更要對得起自己。

如果有機會,去問問那些百歲老人,去問問那些癌症病人,你會明白到底什麼是人生最重要的事。

很多人總是喊著,不敢倒下,因為身後空無一人。

卻沒有想過,若有天真的倒下,你的愛人,孩子,父母要如何面對失去。

新的一年,希望你拼一點,也希望你淡然一點。

希望你多掙一點,但更希望你多愛自己一點。

2019,其實沒有什麼宏圖大願。

因為始終明白,這世界比掙錢更重要的,是活著。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星言說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社會觀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