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社會觀察 > 正文

大連仨小伙因醉漢攔車 為泄憤扔石頭將其砸死獲刑!

連仨小伙開車找飯店吃飯,路遇醉漢攔車,三人和醉漢發生爭執。三人從道邊撿石頭,兩次掉頭從醉漢身邊經過,然後在車內用石頭砸醉漢,結果將醉漢打死。仨小伙均被判犯故意傷害罪,分別被判處15年至8年半不等的有期徒刑。

仨小伙車內扔石頭砸醉漢

於某、牛某、孫某三人是同事。2017年12月8日上午,三人一起在於某妹夫家喝酒打牌,直到晚上8點30分左右,三人出門準備找飯店吃飯。孫某負責開車,載著於某、牛某從小區出來,當車輛行駛至保稅區亮甲店街道紅亮村裕景家園亮普線路段時,突然一名醉酒男子伸手攔車。

醉酒男子白剛(化名)25歲,當晚與朋友在火鍋店吃飯,飯後和兩個朋友在道邊打車。白剛喝醉了,見車就攔,於是也攔到了孫某駕駛的車。

見有人無故攔車,於某三人十分生氣,搖下車窗與白剛對罵。隨後駕車離開,事情到此本該結束,但於某提議回去教訓一下白剛,隨後,孫某將車掉頭開了回去。牛某提議撿石頭砸白剛,孫某將車停在道邊,於某和牛某每人撿了一塊石頭上車,孫某駕車駛向白剛,在距白剛一兩米處放慢速度,牛某在副駕駛位置用石頭砸白剛,於某在后座探出半個身子砸白剛。

醉漢被砸到頭部傷重不治身亡

第一次,兩人扔石頭並沒有砸到白剛,而是砸到了白剛同伴。三人不解氣,於是再次停車撿石頭,隨後孫某又把車開了回去,這次於某扔出的石頭正好砸到白剛,白剛應聲倒地,於某三人迅速逃離現場。

白剛被打到頭部,血流不止,已經陷入昏迷狀態,同伴趕緊撥打了110和120。隨後白剛被送往醫院搶救,由於傷勢嚴重,白剛經搶救無效身亡。法醫鑒定,白剛系頭部受鈍性物體作用致顱腦損傷死亡。

2017年12月9日14時許,於某等三人被公安機關抓獲。

三人均被判故意傷害罪

大連市人民檢察院以犯故意傷害罪對於某、牛某、孫某提起公訴。

案發後,於某等三人親屬分別代三人賠償被害人家屬經濟損失,被害人家屬對三人表示諒解,並同意對其三人從輕或減輕處罰。

2018年10月8日,大連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判決,於某犯故意傷害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五年;牛某犯故意傷害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年;孫某犯故意傷害罪,判處有期徒刑八年六個月。

於某三人均提出上訴。於某認為自己應構成過失致人死亡罪,自己不是本案犯意的提起者,一審判決量刑過重。牛某認為,一審判決認定他提議撿石塊拋打被害人的事實不清、證據不足;其在本案中是從犯,被害人對激化矛盾有明顯過錯;一審判決量刑過重。孫某認為一審判決量刑過重。

二審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二審法院認為,牛某、孫某均供述是於某提出返回作案現場,並詢問“車上是否有傢伙事兒”,後其三人相互配合實施傷害作案,因此於某應屬於本案的犯意提起者。

三人形成作案共識的過程中,牛某問“車上有沒有礦泉水瓶”後提出“道邊有石塊”,後孫某會意並靠路邊停車,牛某與於某下車撿石塊,並兩次靠近被害人投擲石塊擊打,牛某在本案預謀、準備、實施中均起主要作用,依法應認定為共同犯罪的主犯。

雖然被害人案發前曾與三人發生爭執,但三人在爭執結束離開後,為泄憤而兩次驅車返回現場,投擲石塊擊打被害人,實施故意傷害作案並致人死亡,故被害人不成立激化矛盾的過錯。

法院認為,於某三人故意非法損害他人身體健康,並致一人死亡,其行為均已構成故意傷害罪。關於於某所提“其應構成過失致人死亡罪”的上訴理由,經查,於某在案發過程中參與提起犯意,後兩次準備石塊、乘車返回現場,並在車輛靠近被害人時,探出上半身向被害人投擲石塊,擊中被害人頭部並致顱腦損傷而死,其傷害他人身體的主觀故意明確,依法應構成故意傷害罪。

三人屬共同犯罪,於某、牛某系共同犯罪中的主犯,均應依法處罰;孫某系共同犯罪中的從犯,依法予以減輕處罰。

近日,遼寧省高級人民法院終審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網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社會觀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