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不聽白崇禧勸阻 李宗仁投共自取其辱

「總統蔣公率全國軍民,嘗膽卧薪,生聚教訓,正在待機執戈西指,完成反攻復國大業。而我公旅居海外,迭發謬論,危及邦家,為親痛仇快。最近閱報,法國與共匪建交之後,我公竟於2月12日致函紐約先鋒論壇報,公然支持共匪,遊說美國學步法國,與共匪調整關係。我公對國難既不能共赴,反為共匪張目,危害國家,是誠何心,是真自毀立場矣!自絕於國人矣!伏望我公激發良知,遠離宵小,幡然悔悟以全晚節。」

李宗仁1949年任國民政府代總統。

1965年,流亡美國的前國民政府代總統李宗仁返回北京,震動了海峽兩岸。

李宗仁,字德鄰,是北伐抗日名將,國民黨陸軍一級上將。1948年當選中華民國行憲後的第一任副總統,1949年1月,蔣介石下野,李宗仁任代總統,代表國民政府跟虎視江南錦繡河山的毛澤東中共和談,意圖阻止共軍過江,跟中共“劃江而治”,保住國民黨的江南半壁江山。

在大陸期間,李宗仁一直是反共的。1927年,蔣介石“四・一二”清除混入國民政府和北伐各路國軍中的中共分子,所依靠的主力就是北伐國軍參謀總長白崇禧和李宗仁的桂系第7軍。中共在1949年極力策反李宗仁,毛澤東許諾讓李當“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有人說,是因為京滬杭警備司令湯恩伯的威懾阻止,李宗仁才沒敢投共。這種說法貌似有理,其實站不住腳。因為李代總統若真想投共,隨時可以從廣西、廣東或其它地方飛去北京,湯恩伯根本就鞭長莫及。離開大陸遠赴美國前,李宗仁就動用自己的人脈關係,組織了鍾祖培等桂軍堅持抵抗林彪共軍。1950年代,李宗仁雖遠在美國,依然十分盼望在廣西堅持“反共救國總體戰”的桂軍能夠打敗共匪,然後爭取美國援助,反攻收復中原。

那麼,李宗仁為何後來又轉向親共了呢?若說對蔣介石不滿是主因,那麼李不必等到1965年,大可在1949年前國民黨兵敗如山倒的時候就去投共。這樣看來,似乎還是中共的統戰宣傳和策反煽惑起了更重要的影響。

為統戰台灣周恩來讓程思遠策反李宗仁

右:李宗仁秘書、國民黨中央常委程思遠。左:程思遠女兒、支持台灣蔣介石政府的亞洲四屆影后林黛。

程思遠也是廣西人,早年給北伐鋼7軍軍長李宗仁當過秘書。之後留學義大利羅馬大學,獲政治學博士。其人在大陸期間,同時受到蔣介石、李宗仁、白崇禧、蔣經國的器重。抗戰期間曾任軍委會副參謀總長白崇禧秘書。後來又任李宗仁秘書。抗戰勝利後,當選國民黨中央常委,立法院立法委員。1949年任中國國民黨中央非常委員會副秘書長。

1949年,中共竊取政權後,自然要對台灣的蔣介石國民政府統戰。1954年3月,蔣介石在台灣正式罷免了李宗仁的“副總統”職務,而李宗仁也公開發表《對台灣問題的建議》,反對台灣獨立和受美國“託管”。在這種背景下,周恩來決意策反李宗仁,選中在香港辦報的程思遠當中間人,前去遊說蠱惑李宗仁。

不聽白崇禧勸誡受惑於中共晚節不保

北伐抗日剿共名將,民國時代唯一有“戰神”稱號者,中華民國第一任國防部長白崇禧。

此後的10年時間,已經先被中共迷魂的程思遠受周恩來邀請,5次秘密從香港去北京與周商討李宗仁回國事宜。當程思遠第一次向李宗仁提出回大陸時,李宗仁的第一個反應是勃然大怒,怒斥程。但後來,程思遠利用李宗仁漂泊海外,思鄉心切的弱點,宣揚中共粉飾太平的虛假“新中國建設成就”。李年老昏聵,寂寞無聊,經常跟一群家庭婦女打牌打發時光,加上程思遠巧舌如簧的蠱惑,終於鬼迷心竅,開始相信中共的鬼話。

李宗仁多年的老友白崇禧自台灣發出許多信函,曉以大義,勸李支持蔣介石國民政府,不要受共匪的煽惑,李宗仁卻越來越不願意聽。1964年,李宗仁在美國紐約發表公開信,勸美國政府效法戴高樂政府調整美國與中共政權的關係,在台北息影多年的白崇禧於3月18日致電李宗仁:

“總統蔣公率全國軍民,嘗膽卧薪,生聚教訓,正在待機執戈西指,完成反攻復國大業。而我公旅居海外,迭發謬論,危及邦家,為親痛仇快。最近閱報,法國與共匪建交之後,我公竟於2月12日致函紐約先鋒論壇報,公然支持共匪,遊說美國學步法國,與共匪調整關係。我公對國難既不能共赴,反為共匪張目,危害國家,是誠何心,是真自毀立場矣!自絕於國人矣!伏望我公激發良知,遠離宵小,幡然悔悟以全晚節。”

但此時李宗仁再也聽不進去了,一意孤行,在中共周恩來和程思遠的秘密安排下,自美國前往北京投共。

1965年7月20日,李宗仁和夫人郭德潔取道瑞士飛抵北京。中共為了統戰台灣,給這位前國民黨代總統以極高隆重的禮遇規格,由周恩來親自帶隊去機場迎接,隨行的還有彭真、賀龍、陳毅、葉劍英、羅瑞卿,還有原來的國民黨高官或將領黃紹竑、傅作義、盧漢、邵力子、劉斐、杜聿明、宋希濂、廖耀湘等人,甚至還有末代皇帝溥儀。

到了北京,李宗仁也只能身不由己,在機場按照中共事先準備的講話稿,照本宣科歌頌毛澤東中共,並稱“我毅然從海外回到國內,期望追隨我全國人民之後,參加社會主義建設,並欲對一切有關愛國反帝事業有所貢獻。”

白崇禧堅拒投共被周恩來污衊“無遠見”

李宗仁投共,讓台灣蔣介石國民政府很難堪,也讓白崇禧在台灣的處境艱難。白崇禧曾經很痛苦地對友人說:“德鄰投匪,從此我更沒有臉見人了。”

國民黨敗退台灣前,毛澤東和周恩來派出許多人,從武漢一直追到兩廣和香港,極力拉攏策反白崇禧,許諾讓白“指揮30萬國防軍,保證地位不低於林彪”,但每次都遭到白將軍的斷然拒絕,他說:“自古漢賊不兩立,歷史歌頌的只有斷頭將軍,絕無降將軍。”白將軍寧願率領劣勢裝備的20萬桂軍跟百萬林彪虎狼共軍戰至最後一兵一卒,也不肯低頭投降毛澤東中共。共產黨軟硬兼施,威逼利誘,都無法讓他屈服。許多國民黨高官和高級將領如程潛、李濟深、張治中、傅作義、陳明仁等人,望風而降,偏偏有“小諸葛”、“當代張良”和“戰神”美譽的白崇禧逆風而行,不買毛澤東的帳。共產黨吃不到葡萄,無顏下台,故此周恩來故意四處貶低污衊白崇禧“無政治遠見”。

李宗仁要當高官被拒遭康生下毒謀殺

傳說李宗仁回大陸後,提出想當中共的全國人大副委員長。在中共體制中,全國人大委員長是跟國家主席、國務院總理並列的最高職務,第一屆委員長是劉少奇,副委員長也都是地位崇高的大人物,宋慶齡、李濟深是第一屆人大副委員長。在65年剛剛過去的第三屆全國人大會上,原國民黨大佬程潛、張治中都當選為人大副委員長,而李宗仁在國民黨的地位資歷,比李濟深、程潛、張治中還要高,當個副委員長也是有資格的。但是,不知道什麼原因,毛澤東對此沒有答覆。後來中共發動“文革”,這件事就再沒有下文了。

也有傳說,70年代後期胡耀邦任中共總書記主政時,曾經揭露李宗仁回大陸不久就死,是被康生下毒謀殺的。

不過,李宗仁求之而不得的全國人大副委員長,後來他的秘書程思遠卻得到了,而且還出任過全國政協副主席等許多職務。對於程思遠為中共策反李宗仁回大陸,白崇禧將軍十分鄙視,認為程思遠是“賣主求榮”的小人。

1949年新桂系各巨頭分道揚鑣

白崇禧墓園是台北市定古迹,刻著蔣中正總統親筆為白將軍的題字“軫念勛猷”,為白夫人的題字“淑行流馨”。(以上皆網路圖片)

1949年,國民黨兵敗如山倒,新桂系各巨頭在年底分道揚鑣。李宗仁遠赴美國。白崇禧在最艱難困苦的時刻,再度不顧自己的榮辱安危,選擇追隨蔣介石政府去了當時風雨飄搖的台灣。雖然只剩下總統府戰略顧問委員會副主任委員(主任委員何應欽)和中國回教協會理事長的頭銜,沒有黨政軍的任何實權,但國民黨的每一次各種大小會議,包括跟校級以下軍官開黨員小組會,白將軍都從不缺席,認真對待。每次會議後,他都認真寫報告,寫分析和建議,儘管所寫的內容大多不受重視。

白崇禧(字健生)在台灣念念不忘反攻復國,紙上談兵17年後,因心臟病突發,於1966年12月病逝。蔣中正總統在清晨第一個抵達殯儀館,祭悼自己昔日的同志和戰友,以國葬送走這位四星一級上將。2012年,台北市政府將白崇禧家族墓園列為市定古迹,石碑上刻著蔣中正總統親筆為白將軍的題字“軫念勛猷,健生同志千古”,為白崇禧夫人馬佩璋的題字“淑行流馨”,還刻著副總統陳誠、陳立夫、于右任、張群等政要以及何應欽、顧祝同、周至柔、黃傑、黃鎮球等黃埔系一級上將們緬懷悼念小諸葛“百戰殊勛”的題詞。

而1930年便對前程悲觀失望的黃紹竑,離開廣西去投靠蔣介石,被委任以國民政府內政部長、軍委會軍令部長等高官厚祿。抗戰期間,黃紹竑任戰區副司令長官,協助閻錫山指揮太原會戰,又兼任浙江省主席,在浙江組建了54支游擊隊開展敵後抗日游擊戰。1949年,百萬共軍陳兵長江北岸,黃紹竑受毛澤東所託,多次勸白崇禧投降,鼓吹“識時務者為俊傑”,遭到白的怒斥。後來又不聽白崇禧的勸誡,一意孤行,獨自一人去北京參加中共的政協會議。1957年被打成“右派”批鬥,1966年在文革中自殺身亡。

國民黨在大陸時期,全國各省任省主席時間最長的廣西省主席黃旭初,在連任19年省主席後,於1949年底移居香港,被聘為台灣總統府國策顧問。中共後來多次拉攏,也想誘他回大陸,但黃旭初根本不為所動,寧願在香江過著平淡清貧的生活,閑暇時寫回憶錄。不久前,以黃旭初在大陸期間日記為主要內容的《黃旭初回憶錄》系列在台灣出版。黃氏回憶錄從1920年代孫中山跟舊桂系陸榮廷展開護法鬥爭開始,一直寫到北伐、抗戰、剿共和大陸淪陷,被學者認為具有很高的史料價值。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KZG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