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北京學者吁中共體面退場 分析:與虎謀皮對牛彈琴

近日北京大學知名教授鄭也夫刊文呼籲中共應退出歷史舞台。引來各方討論,美媒引述專家分析認為:鄭也夫用詞體面,但要中共退出歷史舞台恐與虎謀皮對牛彈琴。

解體中共是人心所向大勢所趨。(大紀元圖片)

近日北京大學知名教授鄭也夫刊文呼籲中共應退出歷史舞台。引來各方討論,美媒引述專家分析認為:鄭也夫用詞體面,但要中共退出歷史舞台恐與虎謀皮對牛彈琴。

鄭也夫日前刊發題為“政改難產之因”的文章中,分析了中共政改為何難產的原因。他說,中共曾有過一場經濟體制改革,但一直沒有實行政治體制改革,原因是中共高層發現政改的每一項內容都在削弱這個政黨。

文章說,中共執政的大多數時間中,其方針政策不代表中國廣大人民的利益,巧取豪奪,先將人民私有土地變為國有,然後大搞地皮財政,各地政府高價將地皮賣給地產商,無數公民成為房奴……

文章認為,這個政黨執政70年的歷史中,給中國人民帶來太多的災難,所以它們應該儘可能地避免暴力,以最少社會動蕩的方式,退出中國的歷史舞台。而中共領袖今後所能做出的唯一可望載入史冊的大事情,就是引領這個黨體面地淡出歷史舞台

《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認為上述文章“驚世駭俗”,“好評如潮”,剛出現時被認為假冒,理由是大學教授不敢如此驚駭。但獲得認證後,又被認為平常之言。

對於文中所說和平終結專制歷史,依賴共產黨有個明智領袖。胡平認為,實現和平轉型的專制國家的領導人,並不都是明智的,其中也有一些很頑固的強硬派。

胡平表示,大眾參與才是壓力,對自由民主的爭取,取決於參與者的數量。如果參與者人多勢眾,再頑固不化的專制統治者也不得不讓步,89年民運一度取得很大進展,但不幸的是,六四事件讓大家看到了負面的結果。

美國之音引述分析說,要求中共在和平方式中讓權,恐怕會被認為在與虎謀皮。鄭也夫的言論在自由派中也會被認為是對牛彈琴,原因是現任領導人不大可能接受退出。

分析說,鄭也夫的言論只是回歸一個常識,說出大家想說但是不敢說的,就是誰幹得好就幹下去,干不好就淡出。鄭也夫比較客氣,用了“體面淡出”而不是退出,就是有個階段,逐步地、體面地退出,而不是一步退下,給中共留了很大的面子。

中國社會活動家胡佳也認為,中國的政治變革要靠普通公民的覺醒,“他們應該把那種已經注入我們血液的恐懼的基因,也就是長期沒有免於恐懼的自由,從而形成的國民性打破,要勇敢地在同一個時段,有足夠多的人要求社會變革。”

胡佳分析說,中共不會主動退出歷史舞台,他們現在所作的所有事情都是在霸佔著歷史舞台,中共黨內幾百個紅色家族,還有共產黨總體的利益,就是說要壟斷這個國家所有的政治以及經濟的命脈。

鄭也夫上述文章,適逢中共陷入內憂外患的險峻困局時期。前景未測的美中貿易戰,重挫中國經濟,國內外大量不穩因素接踵而至。體制內越來越多的人通過各種方式表達改革的焦慮。

2018年歲末,88歲高齡的著名經濟學家吳敬璉,發表“十大改革忠告”,大聲疾呼真刀真槍地進行市場化、法治化、民主化的改革。

2019年新年前夕,網路流傳出一份“中國百位公共知識分子發表改革開放40年感言”。他們稱“改革已死”,質疑中共的“改革開放”成為了少數人掠奪斂財的手段,“人權”成了改革禁區。

在中共禁言的常態下,中共體制內的學者們冒死發聲,分析認為,說明中共確實到了非變不可的臨界點,中國的大變局已經來臨。

大紀元系列社論《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的結束語中寫道:神安排了中共最後的解體。中國的執政者和其他掌握權柄的人,如果有意解體中共,神為其安排好了所有的一切,包括未來天賦神授的真正權柄。

相反,如果死抱中共不放,必定會在最後的過程中遭遇中共解體所帶來的一切災禍、魔難。順天則昌,逆天則亡。中國的執政者何去何從?就看他們自己的選擇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新唐人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