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鮮事 > 奇妙世界 > 正文

小伙參加深航空少選拔昏迷 生活不能自理 索賠百萬!

去年5月,瀋陽小伙文中海應聘深圳航空有限責任公司空乘崗位,在參加該公司組織的體能測試時中暑昏迷,送醫後被診斷為熱射病。經過17天搶救後,文中海終於蘇醒,但後續的治療一直沒有中斷,直到現在生活仍不能自理

目前,治療費已花費上百萬。文中海以生命權、健康權被侵害為由將深航起訴至深圳市寶安區人民法院。

記者獲悉,此案將於1月10日開庭。原告文中海請求法院判決深航賠償人身損害120多萬及後續治療費用。被告深航表示,歡迎文家走司法途徑解決問題。

參加招聘中暑

治療費花了上百萬

2018年,剛大學畢業不久的瀋陽小伙文中海在網上得知深航正在招聘乘務人員,於是報了名,一路過關斬將順利通過了體檢、初試、筆試等環節。

中暑之前的文中海

5月22日中午11時,文中海在參加深航組織的體能測試時中暑昏迷。當天深圳氣溫30多度,測試地點為深航基地B區體育場,文中海在完成3000米測試時,突然意識模糊陷入昏迷。文中海父親文維東介紹,當天中暑的共有兩人,但另一人不太嚴重。

隨後,深航工作人員撥打120急救電話,文中海被送入寶安區福永人民醫院緊急救治。文中海家屬接到深航通知後,於當天午夜從東北老家趕到深圳,得知區醫院無重症監護病房ICU,於是要求轉院。5月23日上午,文中海被轉入南方醫科大學深圳醫院(三甲醫院)重症醫學科的重症監護室。

文中海昏迷不醒

醫院診斷為熱射病,文中海持續昏迷且多臟器持續衰竭,在重症監護室搶救17天後才蘇醒過來,並在重症監護室治療一個月後才轉到腎內科繼續治療。此後,為了方便看護照料,家人在8月將文中海接回老家瀋陽繼續接受治療,10月出院在家由家人護理。

文維東在接受採訪時說,從兒子入院搶救到目前,醫療費共計一百萬左右。“現在深圳的醫院還欠著幾萬元錢沒結清,他們同意申請困難補助給減免一部分,但能不能批下來還是不知道。治療費用是全家人連借帶賣房子才籌集起來的,一套房賣了40多萬。”

深航認為己方無責

家人將其告上法院

對於如此高昂的醫療費用,文中海家屬多次求助深航,希望能夠出資給予幫助,但深航認為己方沒有責任,不願出資。

說起深航對兒子中暑昏迷事件的處理態度,文維東是這麼介紹的:“小文在深圳昏迷了17天。一開始深航擔心小文有生命危險,去探望得很勤。後來小文從ICU蘇醒轉到腎內科病房,他們來探望了兩趟後就沒來過。”文父介紹,此後再給深航工作人員打電話,對方就回復說,已經跟領導請示了,領導說不用管了,他們沒責任。

“起初,我們多次求深航給予幫助治療,可深航只是關注孩子有沒有生命危險,一脫離生命危險就沒有人再關心了,而且還明確告知家屬他們沒有責任,愛哪告哪告去。”文維東告訴記者,當時為了搶救孩子,沒有精力與深航交涉,現在兒子病情基本穩定了,家裡也沒有能力再承擔後續治療費用,於是在去年12月決定起訴深航。

繼續接受治療的文中海

文中海請求法院判令深航賠償人身損害金額暫共計1250396.3元,包括醫療費、誤工費、精神損害撫慰金等費用,同時要求深航賠付後續治療費用。?

記者從文維東處獲悉,深圳市寶安區人民法院已受理此案,並定於1月10日開庭審理。文維東說,相信法律會還他們一個公道。

該案的案件受理通知書

文中海已經蘇醒

但生活還無法自理

從文中海出事到如今,時間已經過去了大半年,他現在身體狀況恢復的如何呢?其父文維東介紹,文中海於8月14日從深圳回瀋陽後,相繼在瀋陽軍區總醫院和中國醫科大學盛京醫院接受治療。為了節省費用,10月10日出院開始回家調養。

“出院後,一開始是一周一次,現在是兩周一次到醫院去複查開藥。現在主要問題是孩子肝部有腹水,正在抽腹水。腎方面還在恢復,前天又開了2千多塊的葯。”文維東稱,文中海目前恢復得還算不錯,但生活仍不能自理。

文中海已經醒來,但生活不能自理

“比如,要靠別人扶著才能站起來,獨自站立也很費勁,只能在家人保護性的攙扶下走幾步,每天起床時也要靠人扶一把才能坐起來。”

不過令人欣慰的是,小文現在頭腦還比較清晰,語言表達能力也恢復得不錯。文中海在回憶事發當時的情景時告訴家人:“昏倒之前身體並沒有出現疲勞、難受、硬撐著跑等情況,就是突然暈倒了,之前毫無徵兆。”

至於文中海以後能恢復到什麼程度,文維東也說不好,“在瀋陽住院住的是腎內科,出院時醫生說以後能恢復到什麼程度,什麼時候能恢復好都是未知數。這種熱射病醫生也說沒見過。”

而文中海卻認為自己恢復得並不十分理想,全身無力,起床、上廁所、走路都需要別人幫助。“現在最愁的就是腹水,漲的時候晚上都睡不著覺,吃飯也吃不下,平時還得吃藥,感覺還是挺遭罪的。”

腹水癥狀讓文中海很困擾

文中海現在最大的願望就是能恢復到以前的狀況,能夠像正常人一樣生活,但他同時也很無奈,畢竟前途未知,“走一步算一步吧”。

代理律師:深航事前未防範風險

事後又處理不當,有重大過錯

北京市中銀(深圳)律師事務所律師廖燁明是文中海的代理律師,他認為,深航作為大型航空企業和體能測試活動的組織方、受益方,在高溫黃色預警的酷熱天氣,開展露天高強度體能測試,應當知曉可能的風險。深航未能結合測試項目、天氣情況、參加人員身體狀況等情況做好意外風險的事先防範工作,是導致文中海此次受到傷害的主要原因。

北京市中銀(深圳)律師事務所律師廖燁明

認為深圳航空方有重大過錯

深圳市氣象局於2018年5月20日至5月26日,在全市範圍內發布了高溫黃色預警,事發當日在預警時段內,最高溫度在35度以上,而事發時段正是中午前後系一天最熱的時間點。根據相關法規,高溫黃色預警情況下,應當減少戶外活動,並對需要長時間進行戶外露天作業的人員採取必要的防護措施。深航組織的體能測試項目包括戶外3000米長跑,屬於高強度運動,不僅未避開高溫預警時段,而且是在中午前後最熱時間點。

高溫天氣下戶外3000米長跑具有極大的身體損害風險。即便深航決定開展體測,也理應提供防護措施。但深航並未告知風險,未安排有急救資質的醫護人員等候救急,也未準備合理充分的應急藥物和救急車輛。

文中海暈倒後,深航在現場未採取降溫等醫療急救措施,在通過120急救送往福永人民醫院後,也僅僅安置在普通病房,而該醫院缺乏處理此種危急病症的能力。直到文中海父母從東北老家趕來後,在他們的要求下,文中海才得以送往三甲醫院救治。深航未採取妥善處理措施,導致了文中海身體損害未得到及時救治,從而擴大了損害結果。

深航:

歡迎文家走司法途徑解決問題

對於此次事件,深航作為體能測試活動的組織者,深航宣傳部岳先生在回應記者時稱:“首先,文中海參加的那次應聘測試之前,深航工作人員給應聘人員也宣讀了相關風險告知,盡到了應盡的義務。

其次,文中海昏迷事件發生後,深航的工作人員第一時間給120打電話,協助其辦理入院手續,並墊付了第一次醫藥費用,同時多次探望小文及其家人。

但文家提出的一些訴求,我們沒辦法滿足。我們深航作為國企,任何一筆開支都要有明確的明文規定,才能夠進行支出這筆費用。小文不是我們的正式職工,還沒有入職,只是參加應聘的人員,我們只能盡人道主義關懷。我們做再多的事情,只要沒滿足對方的條件,對方就會認為我們沒有做事情,所以我們說再多的也沒用。

如果他們認為這件事情上我們深航要負相應的責任,我們也是非常歡迎他、支持他通過法律的途徑去維權。我們相信法律的公正,法院的判決出來以後,我們也會根據判決,給予積極的配合,這就是我們的態度。”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紫牛新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奇妙世界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