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鮮事 > 萬花筒 > 正文

辛勞40年 養活9個孩子 如今老了 全家人卻盼望它早點死!

感官會退化,

但情感卻不會。

任勞任怨40年,全家卻盼望它早點死!

9年前,

韓國上映了一部紀錄片叫《牛鈴之聲》,

講的是一個八旬老人與

相伴四十年老黃牛之間相互陪伴的故事。

導演李忠烈耗時三年跟拍,

拍成79分鐘的紀錄片,

一上映便口碑爆棚。

被譽為"在冷凍里看見綠色的溫暖膠片",

200萬人民幣的拍攝成本,

卻創下300萬人觀看,

1.2億(人民幣)票房,

攬獲諸多大獎,

成為韓國歷史上最成功的紀錄片。

甚至韓國總統李明博親自去影院觀看,

接見導演李忠烈,

稱讚《牛鈴之聲》喚起了

過往社會的美好價值。

影片開始是一對年過八旬的

老夫婦在一座塔前跪拜,

為亡者祈禱,

妻子問:“你一定會傷心吧”,

老人沉默了一會說:

“死都死了,別再說了”。

老人崔元均和農婦李三順是一對生活在

韓國京北山區中的老夫婦,

年屆耄耋的他們仍無法放下手中的活計,

終日往返小家和田地之間。

老人在8歲的時候因為針灸左腳壞死,

留下殘疾,行動不便,

農活成為一大難題,

幸虧家裡有一頭黃牛常陪伴左右,

老人天天駕著牛車去田裡勞作,

養活了家裡的9個孩子。

春去秋來,烈日寒霜,

時間在重複中緩緩流淌,

眼看孩子們全都長大成人

走出村莊四散天涯。

老人卻離不開這片土地,

離不開陪伴自己幾十年的老牛,

老黃牛見證了自己從年少到遲暮,

從青絲到白髮,

在老人心中老黃牛是朋友,

更是家人。

都說陪伴是最長情的告白,

老牛的四十年便是最深情的守候。

但老黃牛的壽命早就超過了生命的極限,

毛色斑駁,行動遲緩,

眼神渾濁,老態畢現,

獸醫說:牛頂多還能活一年。

老人擠出個笑容回應道:

“不,都不是真的。”

即使這個宣判,

早就在老人心裡預演了千百遍,

他還是選擇自欺欺人,

是不是我不信,就可以假裝沒發生。

他依舊像往日一樣趕著牛車,

日出而作,日落而歸,

即使老黃牛已經一步三顫隨時都可能倒下,

老人依舊不願讓它停下來。

這種執念和倔強讓人費解,

難道他不心疼老黃牛嗎?

難道非要壓榨它至死嗎?

看似狠心的老人其實比任何人都疼愛老黃牛。

雖然老人每天把牛趕到稻田裡,

其實牛隻是在田埂上悠閑吃草,

而老人卻跪在地上拔草,

用鐮刀一點點收割。

當其他農戶早就用機器取代傳統農耕工具時,

他依然堅持親力親為,

因為怕機器收割太浪費。

嘗過窮的人,最懂珍惜。

每次糧食豐收後,

就寄給遠方的子女。

相較於老人的沉默寡言,

妻子則更顯得喋喋不休,

常常因為世俗瑣事抱怨。

因為吃醋抱怨:

“你對一頭牛,比對我還好。”

“老牛跟錯了人,

我嫁錯了郎,我這輩子倒霉了。”

因為喂牛抱怨:

老人不買現成的飼料喂牛,

而是每天早上起來割草做飼料喂牛,

非常的麻煩費力。

因為不打農藥抱怨:

為了保證草料的營養的無污染,

老人堅決不往田裡噴洒農藥,

別人打農藥,

他馬上給牛戴上籠頭,

怕牛吃到毒草。

已經分不清養牛是為了勞作,

還是勞作是為了養牛。

可是老人卻樂此不疲,

沉默寡言的老人每次談起老黃牛,

都是一副神采飛揚的自豪樣,

無神的眼睛都好似有了光彩。

一次老人睡著在牛車上,

是老黃牛一直把他平安的送到家,

路上遇到其他車還會躲車。

他們相依相伴走過了半生,

彼此默默相守。

老人說:“對我來說,它比人更好,

雖然它不是人,不會說話”。

就連周圍的人都說:

“這頭牛,比你孩子還好。”

老人只能心酸地笑笑,

不去細思這句話背後的含義,

也不願意去面對自己年老凄涼的餘生。

妻子說:“沒有這頭牛,他大概早死了。”

老黃牛已經顫顫巍巍了,

老人何嘗不是步履蹣跚呢?

一人一牛都到了無力抗衡天命的年紀了,

病和痛全都找上門來,

就算醫生已經警告老人不能再勞作了,

老人依然倔強地在清晨趕牛去田裡。

他說:“人只要活著就得幹活,除非我死。”

那份執拗和頑固讓人不解,

直到他病情越發嚴重,

子女們終於穿的光鮮亮麗開著車回來了,

圍坐在一起聊天吃飯。

老人默默地坐在一邊,

孩子們絮絮叨叨,

很熱鬧老人卻越落寞,

明明是最親近的家人,

中間卻橫亘著一條巨大的鴻溝。

老人一直沒有說話,

直到聽到妻子子女商量著

把老黃牛賣掉才有所動容,

眼神里流露出一絲悲涼和無奈。

妻子說:“老牛都走不動路了,

沒什麼用了,不如賣了。”

明明在說牛,卻聽起來異常刺耳,

是啊,牛老了,沒用了那就賣掉,

那人老了呢?沒用了該怎麼辦?

難道也要被拋棄嗎?

迫於子女和妻子的壓力,

老人把老牛牽來牛市場,

但因為老牛實在太老了,

根本沒有市場,

老人卻“獅子大開口”開了一個天價,

引得圍觀的人嘲笑譏諷。

在牛販子眼中,

牛隻是一個勞動工具,

當牛失去了創造價值的能力之後,

便能隨意拋棄。

而在老人心中,

這不是能用錢衡量的。

老黃牛或許也感受到了周圍的一切,

眼睛裡竟然掉下眼淚來,

印度教里說,

牛的眼睛裡映射著整個世界。

就算它不會說話,

感情也是相通的,

那個眼淚像是一種被守護的感動,

也像一種受人嘲諷的委屈,

最懂老人的或許就是老黃牛,

因為他們有著相似的一生。

老人開的高價自然沒有人肯買,

他正好有理由把牛牽回去。

我們或許明白了老人為什麼始終不聽勸阻,

就算年老也不願意閑下來的原因。

因為他在與歲月作鬥爭,

他在證明自己並非無用,

唯有勞作才能讓自己創造價值,

雖然天命不可違,卻依然不服老。

對老黃牛也是如此對待,

如果老牛閑下來了,

那它很快就會死掉,

只有讓它感受到存在,

才能堅持走下去,堅持活下去。

果然,

本來獸醫預言只能活一年的老黃牛,

又活了三年,

直到第三年的冬天的某個早晨,

老黃牛倒在了牛棚沒有起來,

任憑老人如何呼喚拖拽老黃牛也掙扎不起來。

生命就是這樣,

就算是推遲,該來的還是得來,

人類從不具備與上天討價還價的能力,

能做的也只能是各安天命。

老人最後撫摸著老黃牛的頭,

給它梳理毛髮,

剪斷了老黃牛身上

系了一輩子的銅鈴和鼻環。

做最後的告別,

然後緩緩地說:“放心地去吧。”

老黃牛像了卻了所有心愿一般,

閉上了眼睛。

鏟土機里的土一點點覆蓋在老牛身上,

逐漸全部掩埋,

老人在掩埋處撒上老牛生前愛喝的米酒,

今生,只能先送你到這裡了。

失去老牛的老人身影越發單薄落寞,

讓人心疼,

老人坐在枯樹旁,

手裡的牛鈴被風吹得悠悠作響。

他在想什麼?

或許會想到老牛為這個家庭奉獻的一生,

或許會想到自己與老牛互相扶持的時光,

或許會想到自己繁忙的一生。

鈴聲遠去,感動依舊。

整個紀錄片沒有華麗的場景,

沒有強大的明星陣容,

沒有深刻的台詞,

只有樸素和真實的鏡頭,

平鋪直敘的對白和真實感人的故事。

卻打動了每個人的心。

李忠烈是韓國獨立紀錄片導演,

在拍這部紀錄片之前,

因為事業失敗,

找不到生活的意義他正準備自殺。

拍完這部紀錄片之後,

牛死了,他卻活了,

他不僅救贖了自己,

也感動了整個韓國。

回想當年,

李忠烈感慨萬分:

“老爺爺和牛,

像葯一樣治癒了我的自殺傾向。”

紀錄片的結尾出現了這樣一句話:

謹以此片獻給所有牛隻,

和為養育兒女受盡苦難的父親。

很多人的父親都是這樣,

父愛如山,從來不說,

卻始終默默地為你做好一切,

不邀功不抱怨,

愛得深沉又安靜。

曾經的父親是我們心中的超級英雄,

像鋼鐵巨人一般保護著我們,

但是他其實也會老,

他也有一副脆弱的血肉之軀,

他最需要的便是陪伴和關注,

最怕的便是情感拋棄和冷落,

因為人老了,感官會退化,

但情感卻不會。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麗 來源:藝非凡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萬花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