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民意 > 正文

唐拉拉:一個「問題孩子」

看見虎媽為治厭學孩子而讓他步行9公里撿垃圾的新聞,不由想起上周在認知運動館遇見的被誤讀很多年的一個‌‌“問題孩子‌‌”。

一個8歲男孩,體重80斤。從一年級開始,上課就坐不住,老是扭來動去,還經常坐地下。老師認為孩子不守紀律,家長沒管教好,經常對家長說:‌‌“你們得好好管管孩子,該打就打!‌‌”然後娃爸就經常吼經常打,但並沒有什麼卵用,孩子還是坐不住,當然,挨打的程度也一直在升級。爸爸認為這孩子就是‌‌“不懂事,不聽話‌‌”。媽媽則在心疼孩子和忍不住也嘶吼之間來回搖擺,不知所措。說起孩子來就眼淚撲簌的。

孩子在班級永遠是坐最後一排的,小學三年,基本上就是在被老師批評和被同學嘲笑中度過的。極端敏感,內向沉悶。前幾天老師又發來上課時的照片,孩子趴在地上,文具擺一地……父母再度崩潰。

班主任提醒過家長,要去六院檢查一下,看看是不是ADHD(所謂多動症)。

媽媽特別怕面對那個確診的結果,所以遲遲沒去。

聽說認知運動可以促進改善孩子的注意力,就帶來認知運動館試課。

孩子看見運動館裡有好多玩的‌‌“玩具‌‌”,很高興去跑進去,但我們看見他走路姿勢好奇怪,笨笨的,像一個小人兒拖著巨大的不屬於自己的軀殼在走路。跑是根本跑不起來的,可以說是根本不會跑。下蹲,扭等基本動作都做不來,顯得很笨。他跟教練興緻勃勃地玩了一會兒拋接球,突然說不玩了,要回家。他媽媽一臉冰霜地瞪他,我連忙拉他媽媽出去,到休息區看監控。

在場邊坐了幾分鐘後(體能太差,充電恢復),我們從監控中看見他在教練的引領下,玩起了用體育器材搭建障礙賽道的遊戲。越看我們越覺得驚訝,這孩子行動很笨重,但是特別投入,而且擺出來的造型極富創造力。在接下來一個多小時的運動中,他表現出優於同齡人的專註力,以及很強的責任感和幫助他人的愛心。

他很容易疲倦,經常想停下來坐下,那時教練就會向他發出求救,比如‌‌“這個大山我爬不過去了,你可以過來幫幫我嗎?‌‌”‌‌“你可以協助我一起翻越這個障礙嗎?‌‌”他每次都重新提起精神跑過去幫扶教練(他不知道這些幫助其實是在參與訓練)。

活動結束時,教練給他的評語是,專註力和工作記憶能力正常且優於同齡孩子,情感細膩,有同情心,但對外界的評價特別敏感,很難建立對人的信任,但一旦信任,就會爆發出令人感動的熱誠。他智商情商都沒問題,唯一的問題是身體發育遲緩,相當於是3歲的身體拖著8歲的軀殼在走。也就是說,他坐在椅子上跟正常人蹲馬步的感受差不多,幾分鐘就會覺得很累很累了,所以總想坐在趴在地上。

媽媽聽完當時就淚奔了。大概這麼多年,沒什麼人給過他孩子一句半句的肯定,不是指責她把孩子慣得沒規矩,就是覺得她養了個傻兒子而報以同情的目光。

遇到好多類似的父母了,孩子上學出了問題,父母不從根本上找原因(孩子不喜歡上學可能有很多原因,比如說老師的原因、同學關係的原因、身體發育的原因、社會情感認知的原因、家長管控過嚴的原因,還有多動症的原因等等等等,太複雜了),不針對原因去尋找相應的解決辦法,就光自己焦慮著,然後把焦慮轉化為對孩子的歇斯底里。孩子太冤枉了,家外得不到理解和幫助,家裡也沒有一個溫暖接納的出口,外界給他胡亂貼標籤,而家長又照單全收,家裡家外合力來擠壓孩子,孩子的壓抑程度可想而知。

他們走後,教練說起他們在場館中的一段對話。

教練:你設計的賽道太棒了,你太有想像力了!是不是小朋友們都佩服你?

孩子:從來沒人這麼誇我。他們都不知道我。

聽得我們心裡一陣陣發疼。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唐拉拉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