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信仰 > 正文

一部中國奇書改變了一群年輕人 才子才女為何折服?

2019年1月4日是法輪大法主要著作《轉法輪》首發24周年紀念日,20多年來,這部中國奇書已經被譯成41種語言,在全球一百多個國家公開發行,上億人受益。也讓一些年輕人找到了自己追尋的“大道”。

自古以來,“求道”一直是中國人生命中的靈性追求。歷朝歷代修煉人的故事也比比皆是。儘管文化大革命幾乎毀滅了中國的傳統文化,但卻沒能泯滅中國人心靈深處的“求道之心”。一個機緣,一本《轉法輪》,讓一些年輕人找到了自己追尋的“大道”。

從“破壞大王”到早稻田高材生

首先來看日本早稻田大學法律系高材生王聞良的故事。

今年22歲的王聞良,從小就是一個聰明好學的孩子。小說看一遍就能記住情節,學習參考書看過幾遍學會了,也就不會再看。六年級的時候,他來到日本,在修煉法輪功的父親的影響下,捧起了《轉法輪》,發現這本書很不一樣。

之前在國內時,王聞良跟著爺爺奶奶長大,幼兒園時,他得到過一個稱號——“破壞大王”。

王聞良要求自己,首先要當一個好學生。他從零開始努力學習日語,六年級時才考到60分,但半年後初中的第一次日語考試就奇蹟般的得到100分。後來又贏得了老師和同學的信任。

從此以後,再也沒有同學對王聞良不服氣了。曾經的“破壞大王”不僅在學校管住了自己的脾氣,在家裡也成為了一個貼心的孩子。

修煉不但改變了王聞良的性格,也改善了他的健康。他的鼻竇炎和嚴重的暈車不翼而飛,學習起來精力更加集中,記憶力更加好,壓力卻得到了舒緩。

王聞良以英語、數學、日語三門滿分的成績考入高中。畢業後,又考取了日本著名的私立大學——早稻田大學,攻讀法律。因為他成績非常優秀,學校給予他研究生的免試資格。

王聞良對維護著人類社會的各種法律非常感興趣,但他慢慢發現,和古時候言簡意賅的法律相比,現代法律變得非常複雜。

從六年級到大學,王聞良一直讀著《轉法輪》,兒時的他從裡面學會了做好人的道理,如今的他覺得,《轉法輪》用淺顯的語言道出了大學教授也講不出來的深刻內涵。他希望更多的同齡人能來讀一讀《轉法輪》

王志遠的成長路修煉路

29歲的王志遠從小就和《轉法輪》結緣。這本書給他一家帶來美好和希望,也讓他在困境中堅韌不拔。

1994年8月,還不滿5歲的王志遠跟著爸爸媽媽坐上了去黑龍江哈爾濱的火車。這次全家的旅途是由一本書引發的。

法輪功學員王志遠:“一次偶然的機會,我媽媽在我舅舅家看到一本名字叫做《法輪功(修訂本)》的書。她就用一下午時間把這本書看完了。看完之後她就覺得這個書太好了,然後她想一定得學這個。正好聽說法輪功要在哈爾濱辦班,當時我們一家三口人就去了。”

在哈爾濱參加了幾天法輪功學習班後,王志遠的父母深深被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大師講的法所折服,從此走上了修煉法輪功的道路。1994年12月,李洪志先生的主要著作《轉法輪》由國務院廣播電視部下屬中國廣播電視出版社出版發行。從此,這本書成為王志遠一家三口每天必讀的書。

王志遠:“那時候我很小,但是我很喜歡聽我父母讀《轉法輪》。然後他們也帶我去其他學員家裡面參加集體學法。漸漸的我就領略到人活在世上的意義就是通過修煉返本歸真。首先要從做好人做起,說話和做事不要傷害別人,盡量幫助別人。我會很耐心的給其他小朋友講解有難度的數學題。也會幫助賣水果的叔叔推車過大坡。”

於此同時,王志遠的爸爸和媽媽身心也在發生著改變。

王志遠:“我媽媽那時候性格比較內向,她在單位里經常被人指使多幹活,她雖然表面不說但心裏面很生氣。修煉法輪功以後呢她就明白不失不得的理,她就不計較個人得失,從此上班總是樂呵呵的,她的乳腺瘤也消失了;我爸爸以前什麼都練,身體不好,還喝酒。通過修煉他多年的皮膚病痊癒了,酒也戒了,母親的乳腺瘤消失了。他們從此變得更加真誠、善良和寬容,成了單位里、鄰裡間公認的好人。”

然而,給王志遠一家帶來美好和希望的法輪功,卻在1999年遭到中共的鎮壓。從10歲以後,王志遠就失去了正常的童年生活。

王志遠:“2000年,我爸爸被抓走,判了勞教3年。我當時還在上小學,班主任老師為了強迫我放棄信仰,經常在全班同學面前侮辱和嘲諷我,還對我進行體罰,當時我心裡雖然很痛苦,但是並沒有記恨她,因為我知道她是不了解法輪功真相。我那時候很小,也講不出來太多道理,但我知道我信仰的,我所修煉的法輪功一直是讓我按照“真善忍”去做好人。我問心無愧。”

2009年9月,在營口市一次對法輪功學員的搜捕中,王志遠的母親被綁架,被判刑3年半。王志遠只因喊出了“法輪大法好”,也被一同抓走,被判刑1年半。

王志遠:“我在被關押時,沒有《轉法輪》可以學,但是‘真、善、忍’的理念已經深深的紮根在我的思想中,我一直能夠堅守善良,當時在管教指使縱容下,那些犯人對我很壞,冬天不給我被褥;在我吃飯的時候他(犯人)把我的窩窩頭扔在地上,(犯人)一大桶一大桶的涼水往我身上澆,即便如此,我依然能保持比較平和的心態,並沒有去記恨他們。”

2011年3月23日,王志遠被釋放,然而迫害並沒完結。一方面,只要不放棄真善忍信仰,他隨時面臨被抓捕的危險,另一方面,迫害也令很多法輪功學員步履維艱。

王志遠:“獲釋以後,我在當地很難找到工作,因為幾乎所有用人單位都擔心受到牽連。我不得不離開家鄉,後來有機會做了一段時間的廚師和保安。在工作中,我事事都對照真、善、忍去做,漸漸得到老闆和領導的認可。我覺著對的路雖然難走,但只有走在正確的路上生命才有希望。”

2013年,王志遠逃離中國到了海外,在這裡,他終於可以自由的學習《轉法輪》。

法輪功學員王志遠:“《轉法輪》是一本讓人做好人的書,給人光明和希望的書。這麼多年的磨難中,是書中法理支持著我,堅持到今天。我希望更多的人能夠了解法輪功的真相,讀一讀這本書。”

生化科學家:《轉法輪》講的是真的

陳力,這名來自中國大陸的80後青年,是一位博士後科學家,目前任職於美國排名前十位的醫院。他於2014年開始修煉法輪功。雖然至今只有短短几年時間,但他多次親身感受到修煉的玄妙。今天的系列報導來看陳力的故事。

陳力,生物化學博士後科學家,目前任職於美國西達-賽奈醫療中心(Cedars-Sinai Medical Center),專攻食管腺癌(Esophageal Adenocarcinoma)基因病變研究。

2014年,在英國攻讀博士學位時,陳力在一次偶然機會看到《新唐人》節目後,就開始在網上尋找法輪功的有關書籍。

生化博士後科學家陳力:“剛看的時候還有點害怕,因為,你懂的⋯⋯後來看完(《轉法輪》)就不害怕了。”

陳力一開始的擔心,起源於中共的污衊宣傳。而他與法輪功的緣分,也始於1999年。那一年,正值江澤民集團下令鎮壓法輪功。整個中國大地的上空,響徹著中共攻擊和抹黑法輪功的宣傳聲。雖然了解不深,但讓陳力印象深刻的是,中共的宣傳有極不合常理的地方。

再度接觸大法,已是十年之後。2009年陳力在英國求學期間,偶遇劍橋講真相的法輪功學員。但匆忙間沒來得及詳細了解。與大法這一別,再接緣,已是五年之後了。

在拜讀法輪功的主要著作《轉法輪》後,陳力不再害怕。

而作為一名現代教育體系培養出來的科學家,佛法修煉過程中的真實體驗,讓陳力確信:《轉法輪》里講的,都是真的!

陳力:“因為我小時候天目開過嘛,尤其是講到《轉法輪》第二講,師父說,額頭中間的肉會往起聚啊,往裡頂啊,當時我(額頭部位)那個皮層就有感覺。”

陳力幼時家住江浙一帶,晚上他常能看到屋頂上的人影,但家人都看不見。這種無法解釋的現象,一直縈繞在陳力心中。直至讀到《轉法輪》中有關“天目”的講法時,他才豁然開朗。

而曾在多個實驗室做過多種研究的陳力,常常感慨人類為什麼會有如此多種疾病?各國政府花費鉅資,醫院裡的病人卻越來越多。隨著研究的深入,他發現每一項研究都好像做不到頭,探索不到現代科學無法解釋的疑難雜症的真正起因。

陳力:“(比如)基因突變是隨機的嘛,但是那為什麼那幾個位點突變了,然後就會得那幾個癌症了?這是比較奇怪的一件事情,但是沒有人去想。得了大法以後我就知道,其實是那個地方趴著一個靈體,它在那邊作怪。”

經歷過《轉法輪》里講的,師父會給真修弟子清理身體的過程後,陳力得法前常患的重感冒和膝蓋痛,沒有用藥,卻都徹底好了。

重要的是,他說修煉讓他學會內省自己,認真修正自身的不足。

陳力:“師父在《轉法輪》裡面講過,有一個廠的工人把之前拿回家的東西都往回拿,所以我也把那些(從實驗室拿回家的)東西整理整理,全都拿回去了,也不愛貪小便宜了吧。因為人不失不得嘛!”

奇妙的是,有一段時期,陳力每次學到《轉法輪》里有關“提高心性”的講法時,現實中都會遇到考驗他的心性關。

陳力:“在美國做科研的中國人比較多。剛來的時候一個同事就比較針對我,說我壞話啊,我也沒有⋯⋯照中國人的話,可能就會跟他爭啊,斗啊,這樣子,我也沒有跟他去斗啊。那就像(《轉法輪》)書中說的那樣,領導也對我有意見啦!然後我也沒說什麼,就做好自己的工作吧。”

不爭辯、踏實做事的陳力,逐漸得到了同事與老闆的信任。

而身心在大法中得到凈化,他的科研進展也突飛猛進。

2015年,陳力受邀到著名的冷泉港實驗室(The Cold Spring Harbor Laboratory,縮寫CSHL)發表科研成果。

陳力:“到現在的話,就是有很多很重要的實驗,很難的實驗,別人做不出來的,我都做出來了,基本上實驗室就我一個人能做吧,穩定的發揮。”

面對李洪志師父的救度之恩,陳力心裡有的,只是無盡的感恩。

陳力:“就是謝謝師父!不管還有多久,弟子都會跟著您,一起該做什麼做什麼!”

穿上黃色洪法衣,拉起橫幅,向路人遞上一份份法輪大法的真相資料,或在燭光悼念中,緬懷遭中共迫害失去生命的法輪功學員⋯⋯在多個場合,都能看到陳力忙碌的身影。他也堅持不懈的向醫學研究單位講述中共活摘器官的真相。

他的心愿是,更多的民眾能了解法輪大法的美好,了解中共迫害的殘酷,同時希望大家都能分清善惡,不被中共嚇倒,更不要被它迷惑。

才女“天驕”分享:奇書伴我成長

東北女孩王天嬌,出生於一個書香門第。父親因為“望女成鳳”,給女兒起名“天驕”。王天嬌也沒有辜負父母的期望,不但以優異成績考入清華大學,畢業後又取得了美國頂尖公立大學——維吉尼亞大學的MBA碩士學位。目前王天嬌在美國最大的汽車集團公司擔任投資分析師一職,可謂年輕有為。對此,王天嬌表示,她的成功,離不開一本神奇的書。

王天嬌:“我出生在一個知識份子家庭,我的外公,外婆都是語文教師,所以我從小很喜歡和他們一起學唐詩、宋詞啊,學中國的書法。後來我的外公、外婆從97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那個時候有越來越多的人到外婆家一起學法煉功,所以我和大家一起學會了五套功法,然後一起學法、煉功,一起看錄像,一起讀《轉法輪》。”

《轉法輪》是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的主要著作,1994年由中共官方出版社發行。書中闡述了法輪功修煉的功理功法,並指導修煉者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在道德提高的同時,身體得到凈化。

王天嬌:“因為當時年齡還小,所以對大法的理解還並不深刻,但是我印象最深的,是“真、善、忍”這三個字。它教會我在任何環境下,都要做一個好人。那麼我在學校就要做個好學生。所以我就不會再像過去那麼貪玩,然後不斷的去提高自己的學習成績,最後也從十幾名提高了前幾名。”

1999年,一場對法輪功的迫害席捲全中國,不但法輪功學員隨時面臨被抓捕的危險,就連他們的家屬也受會到牽連。王天嬌的父親擔心女兒的安全,不敢讓她再修煉法輪功。

王天嬌:“當時我記得家裡只有一本袖珍版的《轉法輪》,對我來說真的是特別的寶貴,所以我很擔心被爸爸媽媽發現,就會在半夜的時候,偷偷的把書拿出來,把被子蓋在頭上,拿一隻小手電筒,這樣光不會發散出去,然後我在裡面悄悄的學一會轉法輪,這是我每天最快樂的時候。”

就這樣,春去秋來,不論嚴寒酷暑,王天嬌每天堅持以這種“特殊”的方式學習《轉法輪》,直到高中畢業。

王天嬌:“我記得那時候七八月的晚上,經常30多度,我在被子裡面就會汗流浹背,但是那個時候,我就會想起師父告訴我們‘難忍能忍,難行能行。’所以我就告訴自己,一定要堅持,堅持把每天學法的時間認真的完成。”

而令人驚訝的是,這期間,她的學習成績不但沒有受到影響,反而更加優秀。

王天嬌:“我高中三年所有的考試成績都是全班第一名,但我也沒有感覺到很大的學習壓力。我覺得讀《轉法輪》確實能讓我的心更加純凈,雜念更少,在學新的知識時候,也會感到思想會更敏捷,注意力更集中,想問題也更透徹。而且煉功打坐也能讓我很快的消除疲勞和恢復體力。雖然我每天學法到很晚,但是第二天也能保持充沛的精力和清醒的頭腦。”

2006年,王天嬌以優異的成績考入清華大學,隨身攜帶著的,仍然是那本袖珍版的《轉法輪》。雖然可以在學校的圖書館安靜的讀這本書了,但這並不意味著安全。

據《法輪大法明慧網》不完全統計,自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清華大學至少有4人被迫害致死,23人被非法判刑,近百名教職人員和學生被強行退學、停職或非法關押。面對同樣的風險,王天嬌不但沒有因此放棄學習《轉法輪》,還收集了清華大學受迫害法輪功學員的資料,發給老師和同學。

有驚無險的是,四年的大學生涯中,王天嬌也曾在學習《轉法輪》和發法輪功真相資料時,被同學發現,但在了解了迫害的真實情況後,她們選擇了“保密”。就這樣,王天嬌得以順利的從清華大學畢業,進入美國名校。

十多年來,《轉法輪》一路伴隨著王天嬌的成長和進步。她說,這些年,她也曾遇到過形形色色的誘惑,有名利上的,還有來自社會不正當風氣的影響。而《轉法輪》就像一盆清水一樣,能不斷洗滌這些污垢,讓她保持純凈的身心和積極的生活態度。

電腦工程師的“求道”故事

張羽博是一位80後,從小在中國大陸接受無神論的教育,但是他對於探索自然的奧秘,生命的真相非常感興趣。

張羽博:“07年是剛剛入學,就是大學剛上學,那時候就對各種自然科學比較感興趣。然後這個自然界,它究竟是怎麼一個道理?究竟是,這個宇宙真理是怎麼回事?就是很想知道。”

張羽博向書本尋求答案,看了很多這方面的書,還有一些類似講述生命、宇宙“未解之謎”的節目。漸漸的,他發現中國古老的氣功很有意思,裡面有著超常的內涵。正當他滿心探求之際,一位親戚向他推薦了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的著作——《轉法輪》。

張羽博:“我有一個姨,介紹我看《轉法輪》。說你既然對氣功感興趣,那你不如看看《轉法輪》吧。然後我就看《轉法輪》,哎!我一看,這個確實說的有道理。我感覺他說的是對的。但是這個呢,還不是說我真正的走進來。”

2007年是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第九個年頭,鋪天蓋地的抹黑宣傳使很多民眾對法輪功充滿了誤解,張羽博也是其中之一。儘管如此,他沒有放下《轉法輪》,而是找課餘時間開始通讀。

張羽博:“我當時從頭開始通讀。當讀到師父講那個‘玄關’,還有講一些人體怎麼樣變化。怎麼樣細胞里這些分子、原子被高能量物質代替的時候,那個時候,我就突然意識到,師父講的事是真的。我就意識到,如果是沒有真正的親身體驗,這種過程是寫不出來的。”

張羽博反覆推敲和琢磨,覺得《轉法輪》和以往看過的那些書不太一樣。

張羽博:“我就反覆推想,我發現《轉法輪》里說的這些道理他是貫通的。他不是說支離破碎的,他是可以相互解釋的。我就覺得這個很驚訝。因為一般的書很難做到這一點。”

張羽博說,一個人的邏輯性再強,也難免言多必失。但李洪志先生在書中談到了史前文明、另外空間、還解釋了很多科學無法解釋的現象,說了那麼多的道理,卻都是圓融的。

張羽博:“不簡單!不然就是說明這個作者很厲害,不然唯一那就是另外一種可能,這個事(修煉)就是真的。所以我當時讀完《轉法輪》的時候,當時就覺得,這個人確確實實是能夠修煉成神的。這個法我要修下去。”

雖然國內鎮壓很嚴厲,但張羽博覺得,自己終於找到了一直在追尋的“大道”。這也給他的身心帶來了巨大的變化。學習電腦專業的張羽博曾和時下很多年輕人一樣,愛玩電腦遊戲,但走進修煉後,他很輕鬆就戒掉了。

張羽博:“我覺得現在這個年輕人玩遊戲這個心理,很多都是比較空虛。因為現實中得不到,他就會上虛擬世界中去找一種滿足,一種成就感。但是你要說一個人真的找到了生命真實存在的目的,他知道了生命是為什麼。那這個時候他內心就不空虛了。”

大學畢業後,張羽博來到美國留學,獲得了計算機碩士學位,後來成為了一名電腦工程師。在這個環境中,他能夠自由的修煉法輪功,並衷心的向所有人推薦《轉法輪》。

張羽博:“如果是說,一個人這一輩子要是只讀一本書的話,我覺得《轉法輪》就夠了。如果是讀兩本書的話,那就看兩遍《轉法輪》。如果是要讀三本書的話,就看三遍《轉法輪》。如果是真的看完三遍的話,我覺得那個是,至少對我來說,一生中最珍貴的寶藏。”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新唐人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信仰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