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家庭生活 > 正文

男子「蒸發」34年 突然回家要求離婚要房子!

生下女兒不久,丈夫就不見蹤影,孤苦的甄某獨自將女兒養大成人。30多年過去了,丈夫突然回到家中並提出離婚,這讓已快60歲的甄某無法接受,她堅決不同意離婚。

近日,這樣一起罕見的離婚訴訟有了結果,西安市未央區法院一審判決不準離婚,判決已經生效。

女兒不足一歲男子離家消失接近花甲返回起訴離婚

1981年,甄某隻有20多歲,她從偏遠山區孤身來到西安謀生。後經人介紹,與西安市一個農村小伙賈某相識,他們迅速確立戀愛關係,並步入婚姻殿堂。一年後,女兒小賈出生。就在甄某憧憬著幸福生活時,家中突然發生變故。1983年,女兒還不滿一歲時,賈某突然不見蹤影,彷彿人間“蒸發”,只留下村裡一院老宅、幾間舊房。

賈某消失後,她多方打探,但最終未能找到丈夫的下落。此後,甄某隻得獨自拉扯年幼的女兒,還要下地務農,日子過得無比艱辛。

一晃30多年過去了……2017年夏天,消失34年的賈某突然回家。然而,讓甄某震驚的是,丈夫一回來就提出離婚。這讓年近6旬的甄某深受刺激,一度住院。

對於是否離婚,雙方一直未能談妥。2018年5月,賈某向法院起訴,要求離婚。

女兒稱爸爸為“我媽的丈夫”,妻子哭訴這些年的艱辛

未央區法院立案後,先進行調解。在調解室里發生的對話讓主審法官記憶深刻:夫妻二人都已接近60歲,相對無言。

女兒小賈打破了沉默,“她是我媽,這位……是我媽的丈夫!”“兩人是再婚嗎?”法官很疑惑。“不是!”小賈說。當法官問她與賈某的關係時,小賈又一次用了特別的表述,“他和我媽生了我”,說著,她開始不住落淚,“我希望法官能給我們評個理,還我媽一個公道!”

“你一走就是30多年,你知道我承受了多少艱辛?村裡人對我這個外來媳婦各種排擠……”甄某情緒激動起來,開始宣洩壓抑多年的憤怒和委屈,“要不是有這個娃,我早就跳井死了,或者出去要飯了。”母女倆抱頭痛哭。

甄某哭訴,她平時既當爹又當娘,下地幹活時只能用繩子把女兒拴在炕頭,每次留女兒獨自在家,她都提心弔膽,生怕發生意外,“日子怎麼熬過來的,你知道嗎?”面對妻子的指責,賈某沒有表現出難過和悔意,只是說,離家期間他一直在外打工,2017年回來是覺得兩人真的過不下去了,並認為,兩人已分居多年,應該判離婚。

甄某稱,丈夫在外面早已和別的女人一起生活,還生了兒子,現在村子要拆遷了,所以丈夫才著急離婚,要把她們母女趕出去。但賈某並不承認。

“我媽為這個家付出太多了,一手把我拉扯大,不是她,這個家早就散了。”女兒小賈說,現在日子稍微好了,家裡舊房也拆了蓋了新房,媽媽積勞成疾,渾身是病,因為離婚的事還有了精神障礙,住過院,現在靠服用精神類藥物維持。面對女兒聲淚俱下的斥責,賈某再未作任何反駁。

法院認為長期分居系原告所致判決駁回訴訟請求

主審法官說,賈某除了要求離婚,還要求得到房子,可以給甄某10多萬元的補償。法官通過了解發現,甄某對賈某仍有感情,同時甄某考慮到以後母女倆的生活,所以堅決不同意離婚。

因雙方當事人分歧較大,最終調解無效。法院審理認為,賈某要求離婚的理由是長期分居導致夫妻感情破裂,而長期分居是因原告外出未歸所致,其未盡到夫妻義務,自身存在過錯。根據公序良俗原則,甄某患有精神類疾病,賈某在對甄某的扶養問題未妥善處理之前,不應離婚。

2018年12月,一審判決駁回賈某的訴訟請求。宣判後,雙方均未上訴,判決已於近日生效。

網友評論:

按法律這男子應該凈身出戶!再把18年的贍養費掏出來。

遺棄罪,重婚罪,不單單是不準離婚這麼簡單。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華商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家庭生活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