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官場 > 正文

周強的最高法院院長位子到底有多懸

中共最高法院卷宗失竊引出千億礦權舞弊案,中共政法委等多部門聯合介入調查,矛頭已直指最高法院長周強。聲稱後台特別硬的崔永元或“奉命”爆料,在這前所未有的動向之下,周強現在到底有多懸?

千億礦權案越來越逼近周強

2018年12月26日起,曾爆料引發娛樂圈地震的崔永元,再爆料陝西“陝北千億礦權案”卷宗失竊,直指最高法院院長周強“知法犯法”。

陝北千億礦權案當事人趙發琦系榆林凱奇萊能源投資有限公司(簡稱凱奇萊)法定代表人,凱奇萊與西安地質礦產勘查開發院(簡稱西勘院)的糾紛案,由於事涉千億礦權歸屬,被輿論稱為“陝北千億礦權案”。

這起持續12年的糾紛,因一紙2,000餘字的合同而起。2003年,凱奇萊與西勘院簽訂合作勘查協議,凱奇萊探明菠蘿井田儲煤15.6億噸後,西勘院在未提出解除合同情況下,在2006年與“香港益業投資(集團)有限公司”在同一標上籤訂合作勘查協議,導致“一女兩嫁”。

2017年12月,中央經濟工作會議落幕次日,千億礦權案宣判,維權12年的民企凱奇萊終於“勝訴”。

但2018年12月初,中共央視報導稱,千億礦權案在陝西省高院執行近一年,毫無進展。

多位知情人士表示並證實,在作出判決前一年的2016年11月下旬,該案二審全部卷宗一次性丟失,事發地點正是審理該案的有關單位。在丟失前的20多天,趙發琦公開實名舉報陝西省主要領導干預該案,並指責此前有法官枉法裁判。

據知情人士稱,審理單位在發現卷宗丟失後,曾多方尋找,並發現事發時監控為黑屏,隨即便逐級彙報至院主要負責人。但過去兩年里,有關單位未對此事進行報案,也未展開內部調查,更未對任何人進行查處,卷宗至今無下落。

崔永元2018年12月26日直指承辦此案的法官王林清和最高法院院長周強都涉及此案,但最高法院指有關消息是謠言。

2018年12月29日,崔永元再發文稱,案卷就是在最高法院法官辦公室被盜走的,承辦該案的法官叫王林清,現任中共最高法院民事審判第一庭(簡稱民一庭)的法官。

崔永元文中還指出,“2016年11月28日上午,王林清發現該案的二審正副卷宗全部不見了,他翻遍了整個辦公室尋找無果後,他立即向民一庭庭長程新文作了報告,程隨後層級報告至周強(中共最高法院院長)。但隨後是回看監控黑屏、沒有安排追查、沒有報案、要法官重新補一個新卷宗、法官們不願意簽名的卷宗中重要文件又飄回來了……”

這些又莫名奇妙都“回來”了的卷宗,卻沒有了其中部分關鍵的紀要,也包括領導的“重要的批示”。

在崔永元2018年12月29日再公開幾張疑是丟失案卷的圖片後,最高法院當晚才宣布啟動調查,最高法院稱,崔永元當天在網路公開的圖片中,有兩張所載內容與保存在最高法院檔案處的案件副卷內容相同,決定啟動調查程序,稱“如發現我院工作人員違反審判紀律問題,將依紀依法嚴肅處理。”

《新京報》2018年12月30日報導稱,有刑訴法專家表示,如果是案件副卷被盜,責任人或將按照與瀆職有關的犯罪被追究刑事責任,“丟卷門”涉及的案件,也應該在事情查實後啟動再審。

有意思的是,中共最高法院法官王林清12月30日曾公布一段自拍視頻,講述他多年前承辦陝西省那樁價值千億人民幣的案子時,卷證資料竟離奇“失蹤”,而辦公室內的監視器也“同時故障”。他認為案件不單純,特拍下這段視頻免遭不測。

中國律師段萬金評論說,該案詭異重重,而主審法官為免遭厄運,居然要發短片澄清案卷丟失實情。接下來很可能會產生驚濤駭浪。

據《財新網》報導,有知情人稱,曝料該案黑幕的最高法院法官王林清今年1月3日曾到最高法露面,之後被帶到法院附近一家賓館接受最高法調查組的訊問。此案因牽扯太多高官而變得複雜。

而在崔永元後續公布的視頻中,案件主辦人、最高法法官王林清直言,周強曾指示違規操作:“周強院長有明確指示,要發回重審”。而按照法律規定,原審法院對發回重審的案子做出判決後,當事人如果繼續上訴,那麼二審法院不能再次發回重審。

公開報導顯示,“陝北千億礦權案”有關訴訟,在最高法的背後,其實還牽涉陝西官場官商勾結黑幕。

據法廣2016年11月4日報導,網上流傳的榆林市凱奇萊能源投資公司法定代表人趙發琦署名的實名舉報信說,該案逾十年久審不決,根源在於前陝西省省長、書記袁純清、趙正永等人,假手原最高法院副院長奚曉明操縱司法。

其中,中共原最高法院副院長奚曉明已於2015年7月落馬,袁純清已退休,趙正永也已退任人大閑職。

現在仍掌最高法院的周強,則正成為矛頭所指。自由亞洲電台引述凱奇萊老闆趙發琦的說法稱,“我從這幾年來的渠道了解到,周強是100%在操縱這個案子。”

崔永元在微博曬出的文件顯示,已落馬的前最高法副院長奚曉明對“陝西千億礦權案”的手寫指示稱:“按周院長指示,對案件情況嚴格做好保密工作”。另一張則寫道:“周院長,我對判決書又做了部分修改。”

香港《蘋果日報》報導,卷宗之所以“被丟失”,因卷宗里有最高法院院長周強以及時任副院長奚曉明的批示,現在奚已落馬,周仍在位。很顯然,有人意圖要消去卷宗中不光彩的批示,才會出現如此情況。

而崔永元在之前的爆料中已經指出中共最高法院長周強帶頭執法犯法。認為這個案子最大的黑洞不是丟卷,是先有判決書後才有開庭審理。

崔永元後台特別硬政法委中紀委聯合介入查最高法院

另外,這次事件進展極快,罕見出現由中共政法委牽頭的四大部門介入“陝北千億礦產案”進行調查的不尋常情形。

中共政法委官網1月8日發布消息稱,針對網友反映最高法院二審審理案件卷宗丟失等問題,中共政法委聯合中央紀委國家監委、最高檢察院、公安部等機構已介入調查千億礦產案。

時評人士袁斌認為,2018年12月29日,中共最高法院一改兩天前的“闢謠”口徑,不但承認曾經發生過“陝西千億礦權案”卷宗丟失事件,而且聲稱已啟動自查程式。然而,政法委在最高法院啟動自查後,突然另起爐灶搞了個聯合調查組,而且完全撇開了最高法院,這究竟說明了什麼?政法委這麼乾等於是向公眾傳遞了一個信號,那就是中南海已經不再信任周強了!

值得注意的是,1月9日,中國最高法官網最新信息顯示,天津市最高法院前院長高憬宏已出任最高法院黨組成員。

有分析認為,此次人事安排或是北京最高層給周強加了一個監視的探頭。

時評人士袁斌評論認為,崔永元這回劍指最高法院,直呼周強其名,不但是有備而來,而且可以說是勢頭很猛。而在中國,大家都知道,別說是曝光周強這樣的副國級高官,就是曝光一個普通的縣委書記、縣長也會迅即被當局封殺,甚至於被綁架、被失蹤。可現在崔永元等人的爆料卻暢通無阻,不但暢通無阻,有些主流媒體還跟著推波助瀾,以至於在強大的輿論海嘯面前,往日不可一世的最高法院和周強反倒成了弱勢角色,幾乎毫無反抗之力。試想,如果沒有比周強權力更大的人物在崔永元的背後為其撐腰,這可能嗎?絕無可能!崔永元1月4日在脫口秀《馮侖風馬牛年終秀》節目中露面,被馮侖問到你是否有“後台”時,他明確稱:“我後台特別硬,硬到你想不到!”

文章說,種種跡象表明,陷入輿論風波的周強這回怕是在劫難逃了,很可能在不久之後被拿下,成為新年落馬的第一個“大老虎”。

港媒:周強下場或如涉“倒習信”之張春賢

香港《明報》1月10日評論文章稱,在“政法王”周永康倒台後,政法委書記已降格為政治局委員,目前由曾慶紅人馬郭聲琨出任,下轄法院、檢察院和公安部等政法機構。

但這次聯合調查組中的中紀委監委,卻非政法機構,而是隸屬於級別高於郭聲琨的政治局常委趙樂際,顯見這次調查並非由政法委自主,而是出自更高層的意志。

《明報》稱,周強2013年出掌最高法院,本是習近平上台立足未穩時的人事妥協安排,但去年中共“兩會”他的連任頗為出人意料。

文章還指,在中國大陸的言論管控環境下,若無高層的默許,很難想像崔永元劍指周強的言論能夠在網上持續發酵。但崔永元在事件中只是扣扳機的槍手,無權決定子彈最終射向誰。

文章認為,事件演變至今頗不尋常,指向周強已不言而喻。

文章分析,2016年兩會前,新疆黨媒《無界新聞》突然刊出一封“倒習信”,掀起軒然大波,當年8月底,時任新疆書記張春賢就被調任北京閑職,中共十九大又被踢出政治局,去人大養老。而周強或重蹈其覆轍。

周強官聲負面早被批禍國殃民

今年58歲的周強曾任中共共青團中央書記處第一書記及中共湖南省委書記。周強2013年3月起擔任五年最高法院院長後,今年3月再次“當選”,繼續掌控最高法院。

在中共十八大時,周強意外落選中共政治局委員,當時被認為是其仕途的重大挫折。有輿論稱,周強若無變故最多連任兩屆,到期後轉任人大,仕途難再進步。

周強雖然擁有法學碩士學位,但卻被外界稱為“大法盲”。2017年1月的一次全國法院院長會議上,周強表示要堅決抵制“憲政民主”“三權分立”“司法獨立”等“錯誤思潮”。

周強將抓捕律師的“709事件”視為法院的重大成就等言論,在國內外也遭到廣泛的譴責和嘲諷。

大陸法學界人士曾聯署要求“大法盲”周強辭職。法學學者賀衛方和張千帆先後發聲,指周強是在開歷史的倒車,是真正的禍國殃民。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官場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