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動態 > 正文

周曉輝:華為海外高管辭職被抓引發的效應

辭職的布拉德利在社交平台「領英」上發文表示:「在我們步入2019年時,是時候要做出改變了。」無疑,要改變的不只是布拉德利,中共、華為也都需要改變,或是主動求變,或是被強制改變,而後者的可能性更大。至於結果,上天早已開示。且看2019年的好戲上演。

華為加拿大公司事務方面的高級副總裁斯科特·布拉德利(Scott Bradley,左二)近日宣布離職,但沒有說明離職原因

近日,因副董事長兼首席財務官孟晚舟被加拿大拘捕而備受世界關注的中國華為公司,再度曝出重磅新聞。1月11日,華為加拿大公司負責公共事務的高級副總裁斯科特·布拉德利(Scott Bradley)宣布辭職。而幾乎就在同一時間,華為駐波蘭的銷售總監王偉晶因被指控涉嫌“間諜活動”,“為中國(中共)情報部門謀利”而被波蘭政府逮捕,一旦定罪,其將面臨高達10年的監禁。

這兩件事發生的時間點雖然很巧合,但背後卻存在著一定的關聯。首先作為華為駐外高管,布拉德利的辭職應在2018年就已作出,並給了公司的緩衝時間。儘管其並未給出辭職理由,但自2011年起開始擔任華為加拿大公司的主要公關發言人,並負責與加拿大政府溝通的布拉德利,內心一定知道華為的某些不當行為,在捍衛華為利益和維護個人名譽間產生衝突也是不難想像的。

或許,在其之前另一個華為加拿大公司高管辭職的原因,可以解釋布拉德利的舉動。在1月12日澳洲自媒體“妄議熱線”節目中,一個來自加拿大的華人曝料稱,2017年華為加拿大公司銷售董事辭職,跳槽到了諾基亞公司,他也是加拿大人。因為二人認識,所以一次兩人聊天時,這名華人就詢問了他辭職的原因。這名銷售董事表示,原因是他代表華為與一些加拿大公司簽署了合同,在簽完合同後,華為就對這些公司的產品進行抄襲仿製。為了未來自己的名譽不受損害,他選擇了辭職。布拉德利的辭職理由大概與此類似。

這兩名外籍華為高管的辭職,一方面表明華為的抄襲或者其他行為與西方社會格格不入,已讓他們所不齒,他們已經意識到了,如果再深陷其中,將來很可能要承擔相應的責任,至少名譽上要受到損害。一旦名譽受損,再想在西方社會立足就會相當困難。而這也間接證明華為究竟是怎樣的一間依靠剽竊上位的公司,足以引起世界的警惕。

另一方面,他們的辭職極有可能讓那些各國被華為錄用的高管,乃至科研人員,重新認識華為,重新思考為華為工作是否值得,畢竟這有可能是在以犧牲自己的名譽為代價。華為在海外長期推行的本土化策略或遭到挫折。

再來看被逮捕的華為波蘭高管王偉晶。其畢業於北外波蘭語專業,2006年起在中共駐波蘭北部最大沿海城市格但斯克領事館工作,2011年受聘華為,在波蘭分公司負責公關,2017年成為銷售總監。其由外交官轉為華為公司駐外高管,也證明了華為公司與中共政府的關聯。

在王偉晶被捕後,儘管華為公司發布公示,在第一時間稱其是“因個人原因涉嫌違反波蘭法律而被逮捕”,並終止了僱傭關係,但從華為避而不談其究竟違反了那條波蘭法律看,從波蘭政府公布的罪名看,其從事的“間諜活動”,“為中國(中共)情報部門謀利”,顯然不是華為簡單的推卸責任就可以的。

由此引發如下的問題:是誰讓其搜集情報?是誰讓其從事間諜活動?其從事了怎樣的間諜活動?為中共謀取了哪方面的利益?如果華為不知,中共哪個部門知?而從波蘭的出手看,波蘭政府顯然都有了答案,而這或許也是親美的波蘭政府與美國相關部門聯手,對北京政權的再次施壓。權衡利弊後,北京政權和華為並沒有像孟晚舟被捕後那般歇斯底里,而是完全將責任轉嫁給了個人。王偉晶成為了又一個為中共賣命但最終被拋棄的犧牲品。

華為和中共政權這樣做的後果將產生兩個效應,其一是王偉晶一旦被逼得沒有退路,為了自保和免於被判刑,極有可能選擇與波蘭或美國政府合作,披露華為在歐洲的某些所為乃至華為與中共的關係。雖然其所知道的未必是深層秘密,但至少可以讓西方更多地了解華為公司幕後的一些秘密。

其二是華為間諜的曝光,讓那些仍在猶豫或已經簽署與華為合作的西方國家政府,極大可能重新審視華為產品對本國造成的潛在影響,會對華為公司百倍提高警惕。這樣的效應不啻是對華為、對中共在全球擴張的一個重擊,抵制華為的國家將會越來越多。

顯而易見,華為加拿大高管辭職與華為駐波蘭高管被抓,內在的連接點就是華為不是一家簡單的科技公司,而是背靠中共、為其擴張全球效力的隱身國企。

辭職的布拉德利在社交平台“領英”上發文表示:“在我們步入2019年時,是時候要做出改變了。”無疑,要改變的不只是布拉德利,中共、華為也都需要改變,或是主動求變,或是被強制改變,而後者的可能性更大。至於結果,上天早已開示。且看2019年的好戲上演。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