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娛樂 > 國際娛樂 > 正文

那個分了一顆腎給傻臉娜的好閨蜜 如今怎麼樣了?

今天,美國真人秀女星阿什莉·馬斯頓(Ashley Martson)發了條非常悲慘的ins,躺在病床上的她渾身插滿管子,正準備透析。

這半年多來,阿什莉一直在更新ins播報自己的狀態,“我不會被疾病打敗,不僅僅為了我自己,還有我的孩子們。”但是,身上時不時就出現不明淤痕的她,這一次真的到了生死邊緣。

拍下今天這張病床照時,阿什莉本人還處於昏迷狀態,正在緊急搶救。而這條ins其實是一條求助信息,阿什莉承認自己患上了紅斑狼瘡,這次的急性腎衰竭正是它導致的併發症。透析只是權宜之計,她真正需要的是換腎——就像傻臉娜一樣。

作為一種自身免疫性疾病,紅斑狼瘡會讓人體免疫系統無差別攻擊身體組織,包括腎臟。2017年傻臉娜做完換腎手術,美國器官共享聯合網路(UNOS)首席醫療官David Klassen博士還為此接受採訪:“一顆健康的腎臟是人體必備的,對於紅斑狼瘡患者來說,尤其重要。但現在只有3%的患者能得到腎臟源。”

所以,能有一個要好到願意捐腎給她的好閨蜜,傻臉娜真的非常非常幸運了。尤其是,這個名叫弗蘭西婭·萊莎(Francia Raisa)的閨蜜並非素人,也是靠形象吃飯的演員。

不過,就像許多網友好奇的那樣,為什麼手術後在傻臉娜ins里,弗蘭西婭就像“查無此人”了呢?事實上,兩人以前真的很好,從2011年開始,時不時就在社交媒體上@對方互相打氣,生活里一起旅行,甚至為對方操辦生日派對,但換腎之後,這對昔日的好閨蜜,友誼差不多降到了冰點。

“賽琳娜和我都各自經歷了一段抑鬱期。”手術大半年後,弗蘭西婭第一次在鏡頭前亮出了傷疤,“接受者很快就容光煥發,她會比捐贈者恢復得快的多,因為她得到了急需的東西。而你失去的,是你本不該失去的東西。適應這個過程,真的非常難。”

弗蘭西婭一直是個瑜伽發燒友,愛運動愛跳舞,但手術後很久,她都處於“靜養期”:“另一個艱難之處,就是我真的不習慣不運動,所以這幾個月非常難捱。甚至於,我需要別人幫忙才能洗澡,這讓我覺得很羞恥。但哪怕是回手自己擦後背,我都做不到……類似的事兒太多了,比如我也抱不動我的狗,儘管它才10斤出頭。那真是一段艱難的日子。”

根據美國國家腎臟登記處的數據,捐腎相對來說是安全的,只有0.03%的腎臟捐獻者死於術後併發症。但是,失去一顆腎臟後,捐贈者必須保持非常健康的生活方式,因為相對以往,他們患腎臟疾病和高血壓的風險會更高。

覺得自己精力大不如前的弗蘭西婭,對這一點應該還是無法釋懷的。最近她發自拍,特地穿了身手術前穿過的衣服,擺出了相似的姿勢,整個人看著卻像比之前老了好多歲。她說:“同一個女孩,不一樣的態度。”

正因為如此,除了手術後不久跟傻臉娜一起上了次訪談,又在隨後的公告牌頒獎典禮上跟獲得“年度女性”稱號的傻臉娜一起走了個紅毯,翻過年的整個2018年,兩人的交集幾乎是“0”。

幾乎。不得不說,弗蘭西婭這個好朋友,真的相當溫柔了。2018年10月,傻臉娜因白細胞計數過低而精神崩潰入院。在消息未爆出前,弗蘭西婭突然發了一條連串心碎emoji的推特。

也是在同一天,她的IG Story又出現了一張意有所指的圖片,還加入了配文“今天某人應該讀一下這個”、“懂得你自身的價值”。後來,參照傻臉娜入院的時間點,網友們紛紛認為,這是給傻臉娜遙遙加油打call的“雞湯”。

無論如何,好人有好報。逐步恢復了正常的鍛煉和生活,弗蘭西婭如今已經復出近半年……

2018年年底,她在Freeform有線電視網的新劇《Grown-ish》(成長不易)中擔任主角,還獲得了“Imagen Awards”(拉丁裔電影電視頒獎典禮)的最佳女主提名。事實上,前不久的金球獎頒獎典禮,她也現身紅毯,還心情很好地發ins:“2019年有了個不錯的開頭。”

儘管在大眾能看到的地方,兩個好朋友依然沒有什麼交集或同框,但是,“生命共享”一般的血肉聯結是沒法抹去的。相比開篇苦苦網路求助的阿什莉·馬斯頓,傻臉娜的運氣真的太好了。歲數都還小,未來還很長,但如此一諾千金的好姐妹,還是要好好珍惜呀。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麗 來源:談資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娛樂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