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專家:一關鍵數據顯示中國經濟難以回升

一關鍵數據顯示中國經濟回升難。中共央行周二公布的新增人民幣貸款和社融規模都高於市場預期。分析師解讀數據認為,儘管金融數據看起來還算光鮮,但數據結構不佳,實體經濟融資依然疲軟。尤其值得關注的是,社融存量增速下行,有金融專家分析認為,這個數據的下行顯示中國經濟回升難度很高。

去年12月新增貸款及社融超預期

1月15日(周二),中共央行公布,去年12月新增人民幣貸款1.08萬億元,高於此前路透8000億元的調查中值;去年12月末人民幣貸款餘額136.3萬億元,同比增長13.5%,路透調查中值為13.2%。

央行數據還顯示,去年12月社會融資規模增量為1.59萬億元人民幣,高於此前路透1.2萬億元的調查中值,比上年同期多33億元。

分析師認為,數據看起來比較光鮮:貸款增量上來了,社融存量增速也上來了,但從結構上看,票據衝量比較明顯,民企融資依然困難。

國金證券固定收益周岳團隊表示,當月新增信貸1.08萬億,主要受票據融資和居民短貸提振,表明寬信用政策影響下,中小民營企業融資難度仍然較大;另一方面企業融資結構性問題突出,票據融資大幅衝量,從居民部門看,短期貸款明顯高於去年同期。在居民消費低迷背景下,短貸大增是否意味著消費貸繞道進入樓市,需要進一步觀察。

中泰證券固收首席分析師齊晟表示,貸款的主要貢獻還是依賴居民戶和票據,中小企業貸款還是不行。

專家:社融存量增速下行經濟回升難度很高

對於新公布的金融數據,復旦大學金融學博士鄧海清1月15日撰文表示,新增信貸、社融均超市場預期,但從結構上看,票據、非銀融資為主要超預期項,實體經濟融資仍然疲軟,且總量看社融存量增速仍處於下行趨勢。

鄧海清表示,解讀社融數據,觀察社融存量增速是一個較為合理的指標,主要原因在於隨著經濟規模擴大,融資規模理應增長。2018年12月社融存量增速僅為9.8%,繼續刷新有數據以來最低值。這就是說,2018年12月新增社融儘管同比高於2017年12月,但社融存量增速依然下降,主要因為12月新增社融的幅度不夠高。

鄧海清認為,隨著社融存量基數擴大,需要的新增社融應該越來越高,只看社融新增不能抓住問題實質。而觀察社融存量增速則包含了基數擴大的因素,從而與其他經濟數據的同比增速具有可比性。

鄧海清分析說,社融同比增速對經濟具有領先性。例如,2015年6月社融增速觸底回升,2016年初經濟反彈,意味著社融存量增速對經濟具有半年左右的領先性。但目前社融存量增速仍在下行,且尚未觸底,意味著當前經濟走向並不樂觀,至少在半年內,中國經濟回升難度很高,且中國經濟更多的是經濟結構轉型等中長期問題。

金融數據結構不佳實體融資仍然疲軟

此外,鄧海清認為,儘管金融數據看起來還算光鮮,但數據結構不佳。

鄧海清表示,信貸之所以超預期,主要是因為票據、非銀貸款,而與經濟更相關的企業中長期貸款很差,甚至居民中長期貸款也出現回落。

鄧海清表示,12月信貸數據以票據融資為主,票據融資達3400億,為2018年第二高;相比之下,與經濟更為相關的企業中長期貸款僅為2000億,為2018年第二低。從歷史上看,12月並沒有顯著的高票據、低中長期貸款的季節性規律,表明2018年12月信貸結構確實很差。

此外,人民幣貸款比社融中的信貸高約1500億,主要因為對非銀行金融機構貸款1500億,這顯然不是對實體經濟融資的範疇,因此人民幣貸款存在虛高。

12月社融數據看,對實體經濟貸款僅為9300億,為2018年第二低,主要超預期項是未貼現承兌匯票,為2018年第二高。

鄧海清總結說,從12月金融數據看,“寬信用”仍然沒有明顯起色,實體經濟融資仍然疲軟。在實體經濟仍在下行、企業資質仍在下降的時期,有效融資的回升難度很大。

M1增速回落企業投資意願降低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12月M1增速繼續下跌,華泰證券宏觀李超團隊表示,伴隨著調控政策,預計M1反彈概率較小。

1月15日(周二),中共央行調查統計司司長阮健弘表示,目前廣義貨幣M2增長平穩,但M1增速回落。

經學家、FT專欄作家徐瑾表示,M1增速回落,折射出實體經濟擴張意願的缺乏,而沒有擴張意願,就不會有投資與經濟高增長。

徐瑾認為,經濟增長,動力只能來自企業,而營商環境的改善,本質基於結構性改革,這並非短期可以見效,但隨著內外形勢變化,卻是不得不為之的選項。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希望之聲 記者賀景田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