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娛樂 > 大陸娛樂 > 正文

42歲黃海波談消失的4年:那個叫黃海波的人死了

1月16日報道在剛剛過去的2018年,黃海波試圖復出。曾經,他的名字與《媳婦的美好時代》《永不磨滅的番號》《咱們結婚吧》等影視劇連接在一起,風光無限。曾經,他很紅。但他現在對紅星新聞說,想起這些戲,感覺很遙遠。黃海波不願談過去。他排斥提及2014年發生的“那件事”以及之前的一切。

他說,那個叫黃海波的人已經死了,他除了會演點戲,還算孝順,為人挺仗義外,一無是處,可笑至極,那是個笑話,那是個傻子。“你們之前認識的那個人,是苟延殘喘的單身狗,我演砸了。”

他說,以前那個叫黃海波的人,好不容易爬上枝頭,但咣當一下,掉進了糞坑;他沒準備好迎接他事業上的好,福氣突然給了他,但自己接不住。現在,他說,“我要特別勵志的,好好活好我的下半生。”

無地自容

自己是部隊子弟,出了那個事,無地自容,只知道,什麼都不要申辯,什麼都不用說,認真做事。

2014年12月5日,“那件事”發生後,黃海波攜當時的女友(現在的妻子)曲柵柵去了美國。

之後,他被偷拍,在美國洛杉磯的房產亦被曝光。那天,他西裝筆挺,曲柵柵一襲紅衣。照片曝出後,引來質疑,“網友說,你都那樣了,還穿西裝。”他說,其實那天他結婚,婚禮很簡單,只有幾人參加。至於房子,黃海波說,那是送給父母的,也並非天價。

得知妻子懷孕後,黃海波攜妻回國。他承諾過,要回報社會,想實實在在做點事。於是,黃海波參加了致敬老兵的公益行動,導演了5個短片。他說,自己是部隊子弟,出了那個事,無地自容,只知道,什麼都不要申辯,什麼都不用說,認真做事。

他去北京周邊的福利院或者小學,給孩子們送些學慣用品。其中,一個受助的孩子問黃海波:“你還會來嗎?”他愣住了。他意識到,這樣做的確是杯水車薪。

經友人介紹,黃海波陸續在四川、青海找了12個家境貧寒的孩子,每人每年4000元,直至他們找到工作。已悄然過去3年,黃海波說,他在孩子們身上看到了向上的力量。其中一個小伙,考上了中央民族大學。

去年7月,黃海波去了青海,第一次見到這些孩子。他說,那時候父親剛出院,他想透透氣,順便給孩子們把學費送去。首次見面,孩子們臉上掛著笑,但不言語。離開那晚,一個女孩捧著一瓶可樂,端著紙杯,敲門進入黃海波的房間,倒下飲料後,和他碰了一杯,然後一言不發就離開了。

養家糊口

希望他們沒白等,希望愛護甚至批評我的人,不要再失望。

2015年8月6日凌晨,黃海波發微博報喜,“當爸爸了,高興,感恩老婆。”

兒子早產了10天,黃海波說,那天開始,他之前的人生結束了。“我當了父親,那一剎那,我有了一個更新的開始。”

在醫院時,他又被偷拍了。這時候,網上才曝出,黃海波結婚了,連兒子都生了。“對於我,這一切,多麼猝不及防。”他說,“咣當一下,我掉在了坑裡。還在發懵時,結婚了,妻子懷孕了,兒子又提前10天出生了。”

兒子出生那日,黃海波痛哭流涕。他說,妻兒給了他很大的支持,“他們告訴你,我和你在一起,我就站在你邊上。”提起兒子,黃海波有些激動。他說,現在的他,就像打了雞血似的,“我要特別勵志地,好好過好我的下半生。”

遠離以前,黃海波要面對油鹽醬醋茶的煩惱。

他說,自己得想盡辦法養家糊口。之前自己是“單身狗”,一人吃飽,全家不餓。但現在,他是丈夫,是父親。

這4年,黃海波在啃老底。他說,自己有點家底,妻子也在工作,物質上已經足夠。他將自己稱為新人導演,第一部劇《我的世界剛剛好》在劇本階段。

2016年8月22日,中斷演藝工作近兩年後,之前停拍的《一場奮不顧身的愛情》復拍。原班人馬,一個不少。“復拍時,我的人生已經完全不一樣,我是父親,也是丈夫,但之前不是,只是演戲。”他說,努力拍戲,想著報答等了他兩年的觀眾,還有劇組兩年的等待。“希望他們沒白等,希望愛護甚至批評我的人,不要再失望。”有了妻兒,朋友們都在,黃海波感慨,夫復何求呢。

這些年,他不斷反問:我這輩子就這樣了?一棍子被打趴了?人生就這樣結束了?

然後,他自問自答:“我總得做點事情吧,我要好好活好下半生。”他補充說,“一點不撒謊,我做導演的心勁更大。”

人生低谷

全家都靠你了,你要為他們盡心儘力操辦所有事情,不能再躲在他們身後,過安逸日子。

黃海波直言,2018年他的人生到了低谷,低得不能再低。

他差點失去了父親。2017年12月13日,他的父親做了手術,醫生交代,要靜養3個月。但僅在家待了28天後,老人就說想孫子了,非要去北京。到了以後,各種忙活,年後便累著了,進了ICU。

醫生稱,那是疑難雜症中的疑難重症,隨時可能去世。黃海波回憶,2018年3月30日,父親被送進ICU,待了20天。那些天,他就住在醫院旁的一個賓館內,每天都在煎熬,而母親也受到了驚嚇。

父親隨時可能要走,黃海波甚至用了一天的時間,把老人的後事都準備好。然後,就是等待。20天後,父親被轉至普通病房,但渾身上下全是管子。出來後,黃海波又擔心父親被送回ICU,“醫生說,如果再回去(ICU),就出不來了。”

他說,他得讓父親看著他在事業上又起來,不能讓老人抱著遺憾離開。黃海波深感責任重大。他說,“無論如何,我不能生病,我要再躺下,就麻煩了。”

在賓館時,他決意把煙戒了。胖了28斤,肚皮把黑色的T恤撐得滿滿當當。他笑稱,“真的戒了,我原本以為怎麼都戒不了。”

那時,黃海波突然意識到,他和父母的關係發生了非常大的變化,“全家都靠你了,你要為他們盡心儘力操辦所有事情,不能再躲在他們身後,過安逸日子。”他說,這件事對他是特別大的撞擊。他忙碌起來,“有時候,我忙得,恨不得把自己劈成四半。”

他說,“我看到了生命的真相,妻兒還有4個老人是我的全部。我身後有多少人呢,絕不能倒下。”又是咣當一下,黃海波說,在他的心裡,那件事一下子翻過去了。

更謹慎了

現在,談工作之類的,只要是女士,都有第三方在場。近兩三個月里,黃海波有個習慣,他喜歡上了照鏡子。“我看我的眼睛有沒有變渾濁,眼神有沒有精氣神,透不透亮。”尤其遇到麻煩事時,有什麼想不明白時,就去看下。

黃海波意識到,自己42歲了。和之前相比,他多了兩根白鬍子,但在創作上,他說,不妥協,不會因為生活所迫而妥協。

網上關於黃海波近況的消息被不斷曝出,比如,他去參加活動被晾在一邊,他不敢直視女嘉賓……對此,黃海波說,那些都是假的,一個是2013年的事,一個是2010年,“現在的我深居簡出,從未參加商業活動。”

他說,相比之前,他更謹慎了,“現在,談工作之類的,只要是女士,都有第三方在場。”

他像頓悟了什麼,蹦出一連串的詞:“我知道,我看見的生活的真相是什麼。我好好反思,我好好沉澱,我好好韜光養晦,我做著各式各樣的準備,我把我沒看到的片子全看了,把沒有總結的事情好好總結一番。”

他說,這4年,自己看了各式各樣的心靈雞湯,各種各樣的人物傳記,他讀王陽明,讀南懷瑾,也讀曾國藩,“他們告訴你,人生該怎樣。”

未來,人生向何處去?黃海波思忖片刻,說:“還不確定,但破罐子破摔,一定不對。”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麗 來源:紅星新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娛樂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