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王友群:中共當退場 習近平或可競選民選總統

許章潤教授在他的文章的最後以詩一般的語言寫道:「大轉型時刻將臨未臨,波詭雲譎,人人屏氣凝神,大地一片沉寂。有如夏日雷暴前的悶濕無聲,宇宙紋絲不動。可是,我分明聽到腳下春冰咔嚓,我確實看到枝頭綠重黛濃,而仰望天空,冰河萬里,鐵馬奔騰。凜冬已至,至暗時刻,孤絕凄清,一萬個希望早已破滅,千萬個憧憬冉冉升騰。……」

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尉健行的撰稿人王友群博士(大紀元資料庫)

繼北京大學教授鄭也夫1月3日發出“中共應退出歷史舞台”的驚人之語後,清華大學教授許章潤近日在香港“端傳媒”再發重磅文章,力陳當今中共專制統治之積弊,呼籲中國當政者順應時代大潮,改弦更張,走“立憲民主,人民共和”之路。作者雖沒指名道姓,讀者卻能會意,其錚錚之言,是說給中國當政者習近平聽的,“閣下雅不欲做末代皇帝,但可競爭為首任民選總統”。許章潤之宏論,道出了當今中國知識界許多有識之士的心聲。

“一手好牌打成爛牌”

習近平上任之初,權力根基不穩。為了擺脫像胡錦濤當“兒皇帝”的命運,從2013年1月起,習近平發動了一場持續達5年之久的“反腐打虎”戰役。因為心存“頭上三尺有神明”之一念,遂得神助,習近平的反腐打虎勢如破竹,5年查處440多個副省(部)級及以上高官,打破了許多歷史紀錄,掃除了當政的各種障礙。到了2017年10月中共十九大,習近平終於真正掌握了最高權力。然而,中共十九大剛閉幕,2017年10月31日,習近平便跑到上海中共一大遺址,舉著拳頭宣誓,為不信神不敬神的馬克思鼓吹的共產主義奮鬥終身。從此至今,習近平一路走下坡路。用許章潤教授的話說,“一手好牌打成爛牌”。

“紅色帝國”此路不通

馬克思在《共產黨宣言》中寫道:“共產黨人不屑於隱瞞自己的觀點和意圖。他們公開宣布:他們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現存的社會制度才能達到。”也就是說,共產黨人要與“全部現存的社會制度”為敵,要用血與火顛覆所有國家的政權,建立一個紅彤彤的“共產主義社會”,也即“紅色帝國”。這個理論是非常邪惡的,實踐也是完全失敗的。

許章潤教授認為,習近平之所以“一手好牌打成爛牌”,“追根究源,就在於近年來的立國之道指向‘紅色帝國’,或者,予人‘紅色帝國’的公眾印象,四面樹敵,八方開懟”。蘇聯共產黨秉承馬克思的共產主義學說,建起了一個橫跨歐亞的“紅色帝國”:“超級元首駕馭克格勃統轄政黨,再以政黨機器制御官僚體制,然後再用由此紐結一體的黨國體制吞噬社會,最終形成一個層層下轄、騎在國民頭頂的龐大鎮壓機器。”“將謊言治國與祛除信仰推到極致”,“最終形成的是基於君民統治觀而非整體國家觀的超大規模、變本加厲的極權政制”。這個帝國“邪惡恐怖,塗炭生靈,危害人類,首先是自己的國民遭殃,而終究生於不義,死於恥辱”。

許章潤教授認為,“現代中國不曾、不必、不該、也不可能是一個紅色帝國”。古人講:“欲盛則費廣,費廣則賦重,賦重則民愁,民愁則國危,國危則君喪矣。”一百年來,總體而言,中國“不過求生存而已”。“置諸世界,比對之下,依舊人民窮困,文化凋零,過去未曾站直,從來不曾富有,繁盛有待來日”。以“現有國力而欲成就全球霸業,縱為之,亦不能”。“因而,嚷嚷初心,實無理想,只剩‘保江山、坐江山、吃江山’的赤裸裸實用主義與粗鄙機會主義”。

三大盲點四個低估

古人講:一葉障目,不見青山。當習近平忘記“頭上三尺有神明”的古訓之後,他的眼界就被極大地限制住了,與傳統文化和普世價值之間的聯繫被阻斷了。回顧歷史,2400多年前的中國聖哲孟子就曾講: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放眼世界,現代權力文明的要害在於“限制公權,保障民權”。檢視內心,惟有敬天、敬地、敬神佛、敬先賢、敬道德、敬規則、敬教訓,方可得天佑神助。一個英君明主,必定是上、下、左、右、內、外、古、今、正、邪瞭然於胸,才能順天而行,得道多助。

然而,為什麼今天中國的當政者傾向於打造此路不通的“紅色帝國”?關鍵在於其棄神明,拜馬列,而致耳不聰,目不明。此即許章潤教授所說的當政者存在“三大盲點”和“四個低估”。“三大盲點”:一是了無蒼生意識。蒼生不再是悲憫的對象,而是愚弄、盤剝、打壓的對象。二是毫無現代權力文明意識。一切統轄於“一個政黨、一個領袖和一個主義”,把中國從好不容易才退守而成的黨國架構的威權政制,又回頭往紅色帝國、極權政治再推一步。三是毫無對於文教風華的領悟鑒賞心性,尤其缺乏對於燦爛文明的崇仰意識,“惟剩對於權力的崇拜和實利之趨附也”。四個低估:一是低估了民智,反面便是低估了自己的愚蠢。二是低估了億萬國民對於既有政制的強烈厭惡與維新求變心切。三是低估了國際社會對於紅色帝國的提防程度。四是低估了歷史進程之浩浩蕩蕩,勢不可擋。

“斗”字訣要不得

中共老祖宗將人類社會的歷史極端簡化為“階級鬥爭的歷史”。從1848年至今,170年來,共產黨一直秉承馬克思的“鬥爭基因”,與天、地、人斗,斗得天昏地暗,你死我活,毀滅傳統,敗壞人倫。全世界共產黨當政的國家,“斗”死1億多人。中共當政70年,發動50多場血腥殘暴的政治運動,“斗”死8000多萬中國人!

雖然1978年12月中共“改革開放”以來不再提“以階級鬥爭為綱”,但是,中共仍奉“鬥爭哲學”為寶典,明爭暗鬥從未停止。許章潤教授寫道:“新年伊始,首席官媒亦且‘鬥爭’標題迭出,‘軍事鬥爭’字樣赫然,令國人膽戰心驚”。“血雨腥風不過就是昨日的事,好不容易熬過這一劫,又聽鼙鼓,你想天下蒼生心裡該是何種滋味。故而,此刻再以排比句式連提‘鬥爭’,予人浮想聯翩之際,等於宣告邦國和平不再,毋寧,重啟內戰。而這恰是紅色帝國每遇危機之際的拿手好戲,也是支應對手的殺手鐧也。‘解放台灣’或者‘解決台灣問題’如利劍懸頂,就在於一旦內政吃緊,大國關係緊繃,則隨時出鞘,便源此‘鬥爭哲學’也。中國不曾、不必、不該、也不可能是一個紅色帝國,已如前述,則斷斷不可滑入此途,重蹈覆轍”。繼續斗下去,必然“陷入死胡同”,“拖死的不僅是僵硬體制本身,更是作為殉葬品的億萬生靈”。

中共該退場了

1991年12月17日,蘇聯總統戈爾巴喬夫和俄羅斯總統葉利欽共同簽署的“解散蘇共聲明”中寫道:“馬列主義這一套荒謬的邪說經過70多年的實驗,從理論到實踐上都是失敗的。歷史和事實都已證明這是徹頭徹尾的禍害人類的荒謬邪說。”

20世紀80年代末90年代初,蘇聯東歐各國共產黨相繼垮台後,中共憑藉“高壓”和“欺騙”又苟延殘喘20多年。1999年7月20日,中共動用全部國家機器,發動對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修煉群體的瘋狂大迫害,犯下了“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群體滅絕罪、酷刑罪、反人類罪,製造了21世紀全世界最大的人權災難。20年來,中共在迫害法輪功的過程中,將“假、惡、斗”從全中國推向全世界,禍害全中國,禍害全人類。中共的腐敗已達到人類有史以來登峰造極的地步,中共已成為全世界最腐敗的政黨。

許章潤教授認為,“為華夏邦國計,為億萬蒼生計,既有的極權體制於血腥中登場,已到體面退場時節。重申一句,該退場了!至於黨派集團,如同今日蜷縮台島的那個老大爛黨——國民黨,不妨在和平落幕中華麗轉身,再戰政疆,用競爭機制獲得的選票,於人民主權治下獲授政府治權,而於執政中告別專政。因而,自此往後,現代中國歷史進程的主題,不是別的,就是一闕迫使政治強權從‘讓利於民’到‘還政於民’的全民進行曲。基此,政治和解,全民普選,迎接第三共和,一個中華共和國,是時代的最強音。閣下雅不欲做末代皇帝,但可競爭為首任民選總統,合力同心,而為中國的大轉型踢出‘臨門一腳’,最終完成‘立憲民主,人民共和’的華夏邦國這一真正千年大業矣”。

期待沒有共產黨的新中國

中華文明,源遠流長,上下五千年,壯麗輝煌。然而,中共當政70年,五千年神傳文明毀滅殆盡,禮儀之邦,淪為荒蠻之地。所幸,炎黃基因,歷經萬難而不滅,如鳳凰浴火而重生。中共已經走到歷史的盡頭,沒有共產黨的新中國,必將衝破黎明前的黑暗,興起於世界的東方。

許章潤教授在他的文章的最後以詩一般的語言寫道:“大轉型時刻將臨未臨,波詭雲譎,人人屏氣凝神,大地一片沉寂。有如夏日雷暴前的悶濕無聲,宇宙紋絲不動。可是,我分明聽到腳下春冰咔嚓,我確實看到枝頭綠重黛濃,而仰望天空,冰河萬里,鐵馬奔騰。凜冬已至,至暗時刻,孤絕凄清,一萬個希望早已破滅,千萬個憧憬冉冉升騰。啊,‘我的山河一江春水,我的故國巫山雲雨,東邊我的美人啊,西邊黃河流,’好一個大千,為了自由,放聲歌唱,萬民!”

1989年初,只有3%的德國人相信在有生之年能看到德國統一。正是在那一年的11月,橫亘於東德和西德之間的柏林牆倒塌了。1990年10月3日,德國統一。期待自由的曙光早日降臨神州大地。#

——轉自希望之聲,發表時作者有刪改。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