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工作職業 > 正文

這個時代最好的自我投資

寫作,是這個時代最好的自我投資。

寫作是我的工作,也是我的生活。

有一次和朋友一起散步,談到一個話題,就是我們有沒有一個長期堅持的習慣,並且覺得這個習慣挺有價值的?

其實很多人是沒有這樣一個習慣的。你可以回憶一下,你有沒有?我想了想,我還真有這麼一個習慣,就是公眾號寫作。

我從二○一四年九月來香港念書就開始了公眾號寫作,到現在,正好四年。寫了三本書,包括這一本。

我想和你分享一下,這四年的寫作,到底帶給我哪些變化。

第一,寫作是利用碎片化時間最好的方式。

我其實沒有太多愛好,平時不工作的時候,鍛煉一下身體,或者和有意思的人吃飯聊天;我也不怎麼旅遊(我是個挺宅的人),雖然我在香港和深圳工作,但從來沒去過澳門小賭怡情;香港的蘭桂坊,除了前兩年帶客戶轉轉,平時我也不去夜場。

人很容易陷入無聊,尤其是還沒有找到自己在這個世界上的使命的時候。而寫作,真正讓我擺脫了無聊。

一般寫作從靈感閃現、構思到成文,至少要花兩個小時,這幾乎是我們工作之餘的很大一段時間。而時間如此碎片化的我們,擁有整塊時間思考一件事情、做一件事情,其實是很奢侈的。

你花兩個小時看電影、看綜藝、刷抖音,和花兩個小時寫一篇文章,結果是有本質上的區別的。前者是你在消費別人創造的產品,你是被接受、被餵養的姿態;而寫作,是你在創造一個屬於你自己的作品,你是創造者、供養者,寫作是思想和靈魂的綻放,與前者完全不一樣。

消費本身不會帶來高級的快樂,但創造可以。

人的生命是很有限的,每一天的時間都不夠用。你想做一個被餵養者,還是活成一個創造者?

當我看到我寫的文字被記載在網路上,看到我出的書被擺放在機場書店和城市書店的架上時,突然覺得我給這個世界留下了屬於自己的作品。自己活了三十多歲,沒有白活。

第二,寫作讓我擺脫了膚淺。

世俗和低級,是兩個概念。我自認為是一個活得比較世俗的人,我永遠學不會香港中環金融男那一套精緻的著裝,也無法淡定地在一間高級的酒店吃光僅刀叉就有好幾套的晚餐。

我活得特別接地氣,聊天也會吐髒字,雖然沒有李笑來那麼直接,也沒有王朔那麼澎湃。

在生活方面,我活得並不算高級,我甚至刻意迴避這種高級感,因為我覺那樣離大眾太遠,離民生太遠,離世俗太遠。

我一直相信,世俗的快樂,才是人性的快樂、真正的快樂。但人不可以活得低級。

寫作會讓人擺脫膚淺。寫作不是吸收,而是創造。而創造,讓人走進內涵,走向思考,走向深刻和高級。

當你的腦子裡裝了要寫作的思維時,你看待事物時就會變得更加敏感,甚至有不同的角度。你所看到的世界,因為寫作的樞紐,從點狀變成線狀再到網狀,構成了內心更完整的世界。你看到了別人看不到的新天地。

第三,寫作是這個時代最好的自我投資。

可以不誇張地說,我的事業,是寫作帶給我的。

新媒體寫作成就了一批之前沒沒無聞的人,帶來了個人商業上和影響力上的巨大價值。

我在香港研究所畢業後從事海外理財工作,第一個客戶,就是我的公眾號的讀者。也是因為這些讀者客戶,讓我能在房價一平方米二三十萬港元的香港活下去,而且活得還不錯。

四年前,我從來沒想過自己會出書,會有百萬粉絲,會提前好多年過上自己想過的生活。現在,這些都變成了現實,而這些都是源於寫作。

我後來漸漸明白了,這波網路發展浪潮,尤其是社群網路革命,真正釋放了個人的能量和才華,使得這個時代成為成就個人品牌的時代。只要你有好的觀點、專業、內容,就有可能被全世界看到你的才華。

而寫作,就是打造你個人品牌最好的方式之一。

你可能會問:我以前沒有寫作習慣,也很久沒寫作了,還可以學會寫作嗎?

我的回答是,當然可以。我也是在我將近三十歲時,重新開始寫作的。怎麼有系統地學習寫作呢?

這本書里,有答案。

(待續)

作者簡介:

陳立飛(Spenser

百萬微信訂閱公眾號“Spenser”創始人,香港知名自媒體人。原為英文老師,到香港後成為一名金融從業者,靠公眾號寫作,不到三十歲便能在高房價的香港買房,並在“得到”線上平台開設知識付費課程,其寫作課影響數萬名學員,實現個人財富和影響力的跳級成長。

寫過多篇百萬閱讀量的爆款文,比如〈沒事別想不開去創業公司〉、〈你和頭等艙的距離,差的不只是錢〉。著有《優秀的人,都敢對自己下狠手》、《如何循序漸進撐起自己的野心》等書。

本文節錄自遠流出版《寫作,是最好的自我投資》一書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遠流出版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工作職業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