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中國文化 > 正文

心情不好 不少人找到一個神奇的治癒方法!

活在世間這些年,心情總被種種事情左右,時明時暗。

窗外下起了雨,這個陰天,讓我想起活在世間這些年,心情竟總是被名利情、天氣、前程等事情左右,時明時暗。比如前些天剛買了新車,開心新鮮的感覺並沒有持續幾天,就過去了。總是在為下一步獲取什麼樣的生活、職位、物質、知識打算,目標實現後的快樂卻總那麼短暫。

在窗邊的電腦前瀏覽網頁時,一縷陽光,不,應該說是滿天的光芒忽然降臨。那自上而來的光芒中,一位主佛帶著眾神駕天馬飛馳而來,輝煌的樂曲聲伴著鼓聲,一下照亮了我的心。這是神韻的演出。

更讓我高興的是,已於今年觀看了演出的波斯王室後裔Hakim Reza Khalaj先生在受訪時說出了和我相同的感受:“一樂忘百憂,每次看神韻都讓我非常放鬆,我很喜歡這種感覺,如同沐浴在陽光中。”“他的來源是永恆的,無論底下的我們如何,陽光總是一如既往持續照耀人們,無論男女老少、貧富貴賤,皆無分別。”這句話讓我心中一陣感動,陽光之於人類如此重要,而他又那樣慷慨無差別的對待每一個人。

Hakim Reza Khalaj先生又說:“我明白神韻是為未來而演,從神韻的演出中看未來,我能看到未來無比光明。”聽到這些,我心中一陣翻湧。在這個窗外沒有陽光的陰天,我不禁想,如果永無陽光、永無光明,對於生命來說,該是一件多麼可怕、多麼絕望的事。而世間還有什麼事能比“未來無比光明”更讓人感恩、感動的呢?

更讓我一掃心中陰霾的是,Hakim Reza Khalaj先生說:“真相如同陽光一樣的明亮,我從神韻的演出中理解到我們都是來自天堂,人生的目的是回歸天上。”

人生為何來?大概從有意識起,我就開始有這個疑問了,這個疑問可能伴隨了我的生生世世,所以與生俱來就那麼強烈。後來我知道,每個人都是一樣,都有這伴隨生命而來的疑問,有的人一直在追尋,有的人被俗事牽絆把他遺忘。我很同意Hakim Reza Khalaj所說:“我從神韻的演出中理解到我們都是來自天堂,人生的目的是回歸天上。”神韻的演出很明確的傳達了這一點,神的光輝、人的來源讓人心潮澎湃。

神韻演出(神韻藝術團官方網站)

其實看神韻已有多年,我知道最近幾年,神韻每年訪問20多個國家的150多個城市,如今已有六大藝術團同時巡演。神韻的觀眾多是社會的主流,在很多國家和地區都是一票難求。曾經去過瑞士,那是一個美麗、寧靜、富裕的國家。那邊的朋友告訴我,在瑞士觀看演出,劇院里好的位置票價會高一些,去年有500歐元一張的,即便如此,人們都早早購買,認為能欣賞到這麼精湛、感人的演出,讓他們感到非常幸運,所以位置好、票價高的座位一般都早早售完。

想到這裡,我忽然想起應該訂票了,這些年來,我還從來沒有坐過第一排,這次想試試坐第一排最近距離的觀看效果。

點開訂票網頁,我搜索本地區售票信息,連續點開幾個劇院,前排中間的位置竟然全都沒有了!我想,那換一些路程遠的劇院試試吧。看完全部,所有劇院前排中間的票都售光了。剛高興起來準備挑選個好位置的心情一下又低落了。

不過,轉念又想,能觀看神韻其實已經非常幸運了,每年看節目,我都會震撼不已,在整場演出過程中,幾乎內心一直不能平靜,彷彿一直在傾聽神的召喚,保持純潔,返回天國家園。但回到現實社會一久,就又忘記當時那光明的心境。其實每次看神韻都能使我長時間的保持一種樂觀、為人著想的心態。我想,目前心境沒那麼好,看來真的很有必要在新的一年看看神韻,純凈一下自己的內心了。

神韻的另一個獨到之處是她的色彩。很多人對此都有感受,上述那位波斯王室後裔Hakim Reza Khalaj先生,我相信他具有高品位的藝術欣賞眼光,他也尤其喜歡神韻所展示的色彩文化,他說各種愉悅的色彩,美不勝收,“今年的藍色非常的特別,明亮且柔和,深得我心。”

很多觀眾在觀看神韻後,所領略的東西,竟有著驚人的默契,比如醫療項目創始人和總監Neda Amani說:“我喜歡神韻傳遞的神性信息。”“神是平和的、仁愛的”,“演出傳達的這個信息很重要,在此時將這個信息傳達出來,正當其時。”

她說,當人們都在談論世界上發生的各種事情、世界正在失去希望時,“神韻展現的是數千年來的價值觀,是人性的真相。”對此,我想說,十分同意。

我知道很多人,每年會觀賞好幾場神韻。比如Embrun大型農場的場主Michel Dignard今年至少三次觀賞神韻。他說非常嚮往神韻展現的中國古人的生活方式,他說:“(那個時代)人們和自然如此親近。”“中國古代文化令人讚歎,但現代社會改變了很多。如果能生活在那個時代,該有多好。”

很多時候,我喜歡和外國人聊天,覺得有時候他們很單純、直接。其實我自己也很嚮往中國古代的社會生活,但我不會說出來。而他們的表達就很清晰直接。

戚曉春(神韻藝術團官方網站)

神韻的二胡獨奏相當傑出。記得前幾年,有一次我聽二胡演奏家戚曉春的獨奏《苦度》,從來沒有過的被音樂打動,聼的過程中竟一直止不住眼淚橫流。

文革時受共產黨迫害卻始終剛直不屈的林希翎女士說,很欣喜暮年多次得賞神韻藝術團的演出,點滴洗凈她一生的愁苦:“作為一個二胡演奏者、欣賞者,我最推崇二胡演奏家戚曉春的《苦度》,那是我從未聽過的能穿透和感動人靈魂的二胡。……戚曉春演奏的《苦度》是超越古今的二胡曲目的極品。”

Molly大學教授Lois Moylan也對二胡的演奏印象深刻:“聽完女演奏家演奏的中國傳統樂器二胡,我完全陶醉了。”“我知道音樂對人的心靈有神奇的治癒作用,可以幫助自閉症患者走出自己的世界。音樂也可以幫助躁狂或精神過於亢奮的病人恢復平靜。”

談到治癒,很多人有感受到這一點,比如藝術家畫廊老闆Reine Emeish說:“創世主賦予了生命存在的目的,以及來世間更神聖的意義,為他人服務、熱忱待人。我喜歡演出中治癒的部分,只要你信神,你就能被神救度。”

在當今社會,很多人已經把藝術混同於娛樂。對於藝術的真意,我很欣賞電影製片人兼導演Leif Bristow在觀賞神韻後的表述:“藝術不是娛樂,如果藝術可以打開我們的想像力或引起人們的興趣,或對此進行研究或學習,就打開了一扇門。”

神韻演出(神韻藝術團官方網站)

Leif Bristow還感悟到藝術背後的歷史和文化內涵:“歷史和傳統很重要,文化歷史和人文推動我們走向未來。讓人們深層體驗中國舞蹈和文化的歷史,這是文化溝通的絕佳方式。”

這些年看神韻,也使我越來越熱愛我們中華民族的傳統藝術、歷史、文化,感受到那背後深厚的內涵,也開始做更深入的了解、研究,希望能領略這歷史、藝術、文化遺留給人類的智慧。

藝術家Reine Emeish,從事繪畫、雕塑和陶藝,她在紐約市擁有自己的畫廊,有近30年的藝術工作經歷,她說:“最讓我欽佩的是,神韻的每個節目,是在用藝術展現精神信仰,這非常有意義,對每個人來說都不可或缺。”

我認為“用藝術展現精神信仰”的表述十分精準,Reine Emeish進一步提及演出中的創世主,她表示,創世主賦予生命神聖的意義。

談到創世主,我認為神韻能帶來這麼具有神性的演出,並風靡世界,直接唱出、演出創世主的召喚,這表明創世主已來。

貝多芬(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在最著名的貝多芬第九交響曲中,其實就曾用藝術告訴人們尋找創世主:

你知道創世主嗎,世界?

在恆星的冠頂之上尋找他!

夜幕降臨,雨依然在下,想到這裡,我心中充滿無限光明。

神韻演出(神韻藝術團官方網站)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文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