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經濟下滑壓力大 中共擴大地方債規模 被指「飲鴆止渴」

最近,李克強多次在會議上表示,今年經濟下行壓力加大,信心不足影響市場預期,提出多項刺激措施,其中之一就是擴大地方債發行規模,以支持基建投資。由於地方債基數已經很大,且基本沒有產生經濟效益,只能以「借新還舊」的方式拖延,債務雪球越滾越大。有專家認為,中共為維穩經濟,今年繼續擴大地方債發債規模,這無異於飲鴆止渴。

今年中共將擴大地方債發債規模。(網路圖片)

最近,李克強多次在會議上表示,今年經濟下行壓力加大,信心不足影響市場預期,提出多項刺激措施,其中之一就是擴大地方債發行規模,以支持基建投資。由於地方債基數已經很大,且基本沒有產生經濟效益,只能以“借新還舊”的方式拖延,債務雪球越滾越大。有專家認為,中共為維穩經濟,今年繼續擴大地方債發債規模,這無異於飲鴆止渴。

2019年將大幅增加專項債規模

1月17日,2019年地方政府債務管理研討會在北京舉行。

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底,地方政府債券餘額已經達到18.07萬億,成為債券市場第一大券種。其中,2018年在交易所市場發行地方債總額2.56萬億,佔地方債發行總額的61%。

中共財政部預算司有關人士介紹,2019年將較大幅度增加地方政府專項債券規模,並加快對專項債券發行使用。還稱目前已經有清晰的時間表。

該人士表示,中共人大已經授權提前下達的2019年地方政府債務限額為1.39萬億,預計各地將在1月份啟動新增債券發行,時間比去年大幅提前。

地方政府債務年度限額往年通常在3月才會獲得批准,今年的提前發行和大幅增加專項債規模,既顯示中共當局面對經濟衰退依然將基建投資作為穩經濟的抓手之一,也被專家解讀為這是要提前啟動鐵公基建設、減少中國新年前後的農民工失業而增加的社會不安定。

1月15日,李克強在一個座談會上表示,今年經濟下行壓力加大,信心不足影響市場預期,要積極釋放內需潛力,增加公共服務、基礎設施包括信息基礎設施等方面的有效投資,鼓勵擴大國內消費等。

李克強還說,對提前下達的1.39萬億元人民幣地方債要儘快發行,優先用於在建項目,防止“半拉子”工程。

穆迪:今年新增地方債規模將大增70%

路透1月18日報道,國際評級機構穆迪投資者服務公司最新報告稱,預計2019年地方政府債券發行限額將遠高於去年,其中新增債券發行量將較去年增長70%,發行規模將超過3.7萬億元人民幣;包括再融資債券在內,全年地方債總發行規模將超過人民幣4.6萬億元,較去年增長10%左右。

今年地方債發行將比往年提前進行,穆迪認為,“提前下達債券限額的目的是增強地方政府的直接融資能力,或提前大開‘前門’,有助於解決地方政府的資金缺口,並支持經濟增長。”

穆迪還表示,更早安排地方債發行使得地方政府可以降低短期內對土地出讓金收入以及通過地方國企(尤其是地方政府融資平台)進行表外融資的依賴。

不過,即使在2019-22年提前下達限額的授權年限內,地方政府資金缺口仍將存在。

穆迪解釋說,“這是因為地方政府通過提高其直接融資能力以達到能夠完全填補其資金缺口的過程將很漫長。因此,我們預計地方政府仍將依賴於地方國企來滿足其基建需求。”

地方政府債務總規模可能已高達60-100萬億

地方政府通過債券獲得的融資,只是地方債務的一部分。穆迪聲稱的“地方國企”,也被外界稱為地方融資平台或統稱為城投公司,這些地方政府融資的馬甲公司累積的其它形式的地方債被外界認為大大超過地方債券規模。

根據調查,目前中國大陸大約有11567家地方政府融資平台公司,承擔替地方政府融資的職責,不僅可以發行債券,還可以從銀行獲得貸款、從金融機構獲得非標融資等,而且地方政府融資平台的主體也遍布省級、地市級、縣級甚至以下。

中共地方債規模到底有多大,中共官方給出數據和研究機構或專家給出數據相差很大:

中共財政部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6月底,全國地方政府債務餘額16.8萬億元人民幣,這部分是地方政府債券,也稱狹義地方債;

而對於包含地方城投公司債務在內的廣義地方政府債,全國人大財經委副主任委員賀鏗表示,大概是40萬億元,蘇寧金融研究院研究員陶金的研究報告則顯示,大約是60萬億元。

如果再考慮其它PPP項目、政府購買服務、融資租賃和其他非標融資方式等,專家認為,地方政府債務總規模可能高達60-100萬億。

地方債“借新還舊”是飲鴆止渴

2018年10月16日,標準普爾全球評級發布報告,指出中國地方債務總共約60億人民幣,其中40萬億是隱性債務,成為“帶有巨大信貸風險的負債冰山”。

中共背負了巨額債務,為延緩危機爆發,一直在加槓桿,玩“借新還舊”的遊戲。最新發行的1.39萬億地方債就被認為是此類遊戲的繼續。

中國經濟學者胡星斗認為,這是引鴆止渴,最終將導致地方政府債務問題越來越嚴重,銀行壞賬越來越多。

美國高地研究所研究員秦偉平則認為,中共依靠借債的方式刺激經濟增長,已經出問題了:三十幾個省級政府,只有六個財政有盈餘,其他必須由中央貼補,有些地方連公務員工資都發不出來了。換句話說,他們借了這麼多債,現在連利息都還不起了,沒有辦法繼續玩這種遊戲了。儘管無法判斷這個債務巨雷何時爆炸,總有一天會爆的。

2018年9月初發生在湖南耒陽群體事件,或者已經敲響警鐘。當時,政府以收費較低的公校生員滿額為借口,強行將一些學生分流到收費昂貴的私立學校,引起家長不滿和大規模抗議。

秦偉平認為,地方財政嚴重不足是引爆耒陽衝突事件的導火索。從賬面來看,截至2017年底,耒陽市政府債務餘額累計達人民幣24.64億元,相當於政府財政收入的111%,而該市兩個關鍵融資平台債務規模飆升了60%,甚至更多;兩個融資平台債務餘額總計超過人民幣100億元。

中共政府害怕危機爆發,自2017年以來,出台一系列文件收緊地方政府債務管理,多次強調“終身問責、倒查責任”,一口咬定央媽不會為地方債兜底。2018年9月13日,中辦國辦出台的一個文件,更是規定“依法依規實施國有企業破產”,則被外界為允許城投公司等破產,替地方政府逃避債務爆雷,提前做了法規方面的鋪墊。

只是,P2P爆雷,已經有上千萬人成為“金融難民”,高達40萬億以上的地方債一旦爆雷,地方政府或者可以推卸責任,又將有多少人成為受害者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希望之聲記者賀景田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