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玄學風水 > 正文

鬼魂告發害人劫財者 豢養特務作惡株連九族

作惡多端者到頭來株連九族之實例。(圖片來源:Adobe stock)

世上為非作歹之惡者得意之時,都不會相信報應之說,而罪惡到頭之時,便是他們受到報應之日。歷史上這類例子不勝枚舉。

鬼魂親訴受害實情作惡者誅連同族

有的人被謀財奪命後,冤魂怨意極強,因而會顯化出來向陽間的人告狀。漢朝時就有這樣一個冤魂便是在這種情況下向當官的告發而最終報仇雪恨的例子。

當時有個叫何敞的人擔任交趾刺史的官職。有一天因公事而來到了蒼梧郡高要縣,晚上就住在鵲奔亭樓上。當天晚上還未到半夜,何敞就看見一個女子從樓下走上來,直接走到何敞的跟前自報家門並把自己的遭遇告訴了何敞。

“我姓蘇名娥,字始珠。原來是廣信縣修里人。很早就失去了父母,又沒有兄弟,丈夫也早死了。家中有各種絲綢一百二十疋,以及奴婢一人,名叫致富。

因我們孤苦窮困又很柔弱,沒有其他的營生能力,因而想要到臨縣去賣綢布。於是就向鄰居王大伯租了一輛牛車,價值約一萬二千錢。用車裝著我和綢布,讓致富趕著牛車。在去年的四月十日,來到這座亭外,當時天色已晚,行人已經斷絕,我們不敢前行,因此就停留在這裡。

當時致富的肚子突然痛起來,我就去亭長家乞討漿水。亭長龔壽聽說後就拿著刀和戟,來到車旁,問我說:‘夫人從什麼地方來?車上裝的什麼?你丈夫在哪裡?為什麼獨自行走?’我回答他說:‘這些不必勞累你來過問了。’

龔壽就趁機抓住我的手臂想要污辱我,我不順從,他就用刀直刺我的肋下,我當時就死了,他又殺了致富,在這個樓下挖了個坑,把我和致富一塊兒埋了。取走了財物,並殺了牛、燒了車,把牛骨杠著扔到了這個亭東面的空井裡。我死得好慘,無處投訴,所以才來告訴您。”

何敞說:“現在如果挖掘你的屍骸,憑什麼作為驗證呢?”女子說:“我全身穿的都是白色衣服,腳上是青絲鞋,還沒有腐爛呢。”結果何敞派人挖掘後一看,果然像她說的那樣。

於是何敞就派人去抓龔壽,拷問之後全部供認,然後又到廣信縣核對,同蘇娥說的完全相同。因此又收監了的父母和兄弟等。

何敞向上面報告說,龔壽殺人,按一般刑律不至於誅連同族,但是龔壽作惡,隱瞞秘密有一年多了,為王法所不容。而鬼神自己出來控訴,這是千百年來沒有的事,請求全部斬首,用來幫助陰間來為她們報仇雪恨,上報後上面完全同意了何敞的處理意見而將龔壽滿門抄斬了。

豢養特務布滿國中各處人人恐懼結果滿門抄斬

在偽蜀政權時代有個尋事團,它也被稱為中團,是由任小院使的蕭懷武主持的,它實際上起的作用類似於巡查,從名分上來說,它主要是捕捉盜賊的,但實際上他們專事刺探有否對當局不滿者的情報,因此實質上就是特務。因為其官位較高,權力也很大,因此經過一些年頭以後,蕭懷武通過它來達到自己的目的,搜颳了巨量的財產。

蕭懷武的私家住宅僅次於一些達官貴人。而其私人擁有的歌妓美女在當時都是第一流的。他所管轄的尋事團有一百多人,而每個人下面又都豢養了十幾個屬於自己的私人部下。他們時而聚集時而分開,人們無法辨別他們,就管他們叫“狗”。

這些被稱之為“狗”的人,滲透到社會各個方面,以致於深坊僻巷的表面看上去的普通人,或者馬夫、醫生、酒店的夥計、乞丐、以及做幫傭之人,甚至於做小生意的小孩等人裡面,都有他們的人。如果百姓中互相間偶爾有說牢騷話的人,官府立刻知道。

這些人中還有一部分人分散在州郡的長官以及達官貴人家當廚師、當馬夫、駕馬車、拉樂器的,他們都在充當尋事團的“狗”。因此,無論是於公還是於私之事,只要發生,沒有不立刻傳達到懷武那裡的。故而人們都心懷恐懼,常常懷疑自己身邊的人都是“狗”。

而蕭懷武殺人不知道有多少,在剛剛滅蜀時,只要有與自己不相協調之人以及大量藏匿金錢之人,蕭懷武都會去日夜不停地加以逮捕,並並將他們殺掉。因此大街小巷到處都是喊冤叫屈之聲。

後來郭崇韜進入四川後,有人告發懷武想要謀反叛變,於是蕭懷武一家一百多口人,不分老少全部被殺。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宋代李昉《太平廣記》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玄學風水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