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民意 > 正文

過客:新世紀影視《過年》的感悟

新世紀影視新片《過年》劇照。(新世紀影視提供)

看了新世紀影視基地新片《過年》頗受感動,我著實流了淚。電影本來有它獨有的手段:隨心所欲,任意馳橫,然而編導卻選擇了時間、地點、人物高度集中,近似於獨幕話劇的創作方式,筆者想或許不僅僅是因為是微電影,而是為了講好這一個故事。

過年了,大年三十,老漢沈貴友的女兒沈玉因修煉法輪功被抓到看守所,窗外鞭炮鳴,屋內老漢凄楚心寒,一人在家,由此,不算在樓道遇到的鄰居,沈家一連來了七撥人:“610”主任威脅利誘;沈玉的同學來布置房間陪老人過年;沈玉的同事帶餃子餡來給老人包餃子;居委會來監視騷擾;沈貴友弟弟、侄兒來看望;看守所好心的李警官捎來沈玉的視頻,最後是辯護律師帶著沈玉勝訴歸來,這一晚上在沈貴友的家,進進出出,演繹了一個善與惡的故事。

影片之所以打動我,因為那也是我經歷過的生活,雖然人們認為這裡演的是電影、是藝術,但是,影片抓住了事物的本質,藝術的再現了真實的生活。

“610”主任講不轉化不讓家屬會見,並且還要沈老漢簽悔過書、保證女兒不再修煉法輪功,“610”主任被老人拒絕,惱羞成怒,沈老漢見不到女兒而痛苦……。

二零零二年江澤民下台前瘋狂抓捕法輪功學員,我被抓到看守所,警察告訴我他們把逮捕令交給我妻子時,他說我妻子嚎啕大哭,一個國家技術幹部,要被判刑工作就沒了,鐵飯碗沒了,她能不哭嗎,我想像得到那種悲傷。在看守所那幾個月里,不讓家屬會見,我不修煉的妻子找人給看守所指導員四百元才讓見我一面,就是這樣。影片中我看到沈老漢流淚的面容,使我腦中浮現出農村一位同修的七十多歲的父親聲淚俱下的面孔,那時他說:為什麼抓我兒子呀?說是發光碟,光碟是什麼呀?是唱歌跳舞的,給農民看,那是好事啊!說發五個光碟,一個光碟判一年,給判了五年,這不是冤判嗎!到了監獄也不讓見,後來讓見了一次,老人跟兒子說:“你在裡邊遭罪我也沒法子呀,我也只能見這一次了,我也不行了。”果然回來沒幾天就死了,中共邪黨的罪惡罄竹難書。

沈玉被抓後,她的同修、同學、同事都來了,讓人們看到善的光芒。我們地區在營救同修,到看守所、監獄給同修存錢存物,逢年過節到還在看守所、監獄被迫害的同修家中看望家屬,大家都想得到。其中有一例影響很大:農村兩男同修被非法判五年,家裡的地誰來種?家裡的牛誰來放?周邊縣裡的同修堅持五年幫助搞秋收,同修自帶飯,行五、六十里路,感動的家屬一再讓謝謝大法師父,那微電影中大法弟子來沈家陪過年就不難理解了。

微電影《過年》真實的反映出當前中國社會的現狀,在經歷過惡大於善的現狀中,人世間善的力量在上升,正氣在上揚,邪惡在消亡。

沈玉是個好人,她被迫害,同學、同事、親友敢於說出來,而且用人性善的一面表現出來,陪老人過年也是一種抗爭,更有敢於站出來罵邪惡的人,像沈貴友的弟弟還要打居委會的人,正義律師不但認定法輪功信仰無罪,而且還將沈玉營救出來。這裡我們看到了檢察院警察的覺醒,“610”指揮不靈了;看到了看守所李警官對法輪功的同情。這些事情在當前決不是個別現象,是天滅中共的顯像,沈玉對父親說:“無論它們怎麼迫害,迫害多久,都是註定要失敗的。”沈貴友的弟弟跟哥哥說:“大哥我跟你說,共產黨,它今年不倒它明年也得垮!你信不信?我今天就把話撂這了,它一定得垮!”確實是這樣。沈貴友哥倆相約喝酒慶祝的日子真的不遠了,可憐的是像居委會那兩人一樣的人,再不覺醒可就要隨邪黨滅亡而去了。

人間百年,紅魔肆虐,是到了“蒼桑歸正道,江山復清明”的時候了,苦難的中國人看到了希望。

微電影《過年》它是一個悲喜劇,是因為它有一個圓滿的結局,沈玉回來了,善良的人們一起吃餃子,看新唐人,由悲轉喜;

微電影《過年》同其它藝術作品一樣,離不開戲劇的看家本領,這七撥人為著一件事,趕在一個時間,到一個地方來,這是巧合,但又不失它的合情合理,這就是藝術的真實,藝術來源於生活而高於生活。

微電影《過年》也是人類社會的一個縮影,這是聯想:人世間的善與惡,宇宙中正與負的生命也選在這個時代,為著人間大事而來到東土這個大舞台,這不就是更大的一部戲嗎?在這部戲中,每個人既是觀眾又是演員,每個人扮演什麼樣的角色,那就是自己的選擇了!

文章轉自正見網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正見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