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大陸 > 正文

朱軍涉性騷擾案升級?閻維文證明信引爆網路

朱軍性侵案原告弦子。(弦子和她的朋友們的微博)

央視主持人朱軍涉性騷擾一案日前或面臨升級。原告弦子18日在微博透露,北京海淀法院駁回了被告朱軍方要求中止審理的要求。緊接著,有自媒體流出知名歌唱家閻維文早前向法院出具的“證明”,暗指弦子“說謊”,引髮網友熱議。

據陸媒早前報導,弦子去年起訴央視主持人朱軍性騷擾一案,引起廣泛關注。朱軍一直否認性騷擾,並起訴弦子侵犯名譽權。雖然法院多次開庭審理,但目前對該案仍沒有定論。

閻維文證明信引熱議

1月18日,弦子在微博透露案件最新進展:“今天是我起訴朱軍的人格權案子的庭前會議,海淀法院駁回了被告朱軍方要求中止審理或者將此案與名譽權案合併審理的要求,我拿到了四年前報案的卷宗,並向法院提交了將本案案由改為性騷擾損害責任糾紛、並要求對雙方進行測謊這兩份申請。”

1月19日,有大陸自媒體稱,已收到知情人提供的知名歌唱家閻維文向法院出具的“證明”信。

弦子去年曾在證詞中描述細節時提到,因嘉賓閻維文進入化妝室,朱軍才停止了對她的騷擾。但閻維文在向法院出具的“證明”中稱:“經本人及團隊認真核對2014年工作行程,可以確認,本人在2014年6月份沒有參加過《藝術人生》節目錄製。”“上述證明內容由本人據實出具,本人願意承擔相關法律責任。”

至於這份“證明”會對判案產生何種影響,北京市藍鵬律師事務所的律師龐理鵬對“騰訊一線”表示,根據弦子此前提供的證詞,是因為節目嘉賓閻維文進來了,所以朱軍才停止性騷擾。而閻維文向法院出具“證明”,若弦子其它證據佐證其主張,且閻維文的證言屬實,法院很可能會認定弦子在該問題上的陳述不實,並進一步懷疑弦子全部證詞的真實性。

不過,閻維文的“證明”及律師的上述解讀引發熱議。

不少網友質疑說:“(閻維文)有沒有參加《藝術人生》節目錄製,跟是否在那個時刻推門進去,從邏輯上來說沒有必然聯繫。”“沒錄製節目,不等於沒有在場。”

有網友猜測:“嚴格說來,即使這個說法有誤,也不能藉此認定原告的其它陳述不可信。”“閻維文2014年6月沒參加藝術人生錄製,他也很可能是去談關於7月或8月的錄製。這樣他的證明就不矛盾了。”

更有網友質疑:“開什麼玩笑,用得著閻維文寫證明嗎?央視自己沒有工作記錄嗎?看一下工作記錄不就清清楚楚了?還是說央視就是菜市場,想來就來想走就走,錄像場地、設備、燈光隨便用,不用計劃安排?”

還網友力挺弦子:“都指名道姓了,如果閻沒去的話,這女孩不是自己砸自己的腳嗎?更相信這女孩。”“有當年案件卷宗,閻的證詞作用不大。就怕卷宗內容被篡改!”

朱軍涉性騷擾案始末

2018年7月26日,微博用戶“麥燒同學”轉發了弦子舉報朱軍對其性侵的長文。文中披露,弦子四年前在央視《藝術人生》節目組實習時,在一間化妝室遭朱軍性騷擾。事後,弦子報警,但最終不了了之。

去年7月27日,財新網發表“女實習生指控主持人朱軍性騷擾”一文,詳述了朱軍對女生進行性騷擾的細節。事件經媒體曝光後,朱軍本人和央視一度保持沉默。

同年9月,朱軍向北京海淀區法院起訴弦子和“麥燒同學”。弦子一方一度遭中共官方施壓,被要求籤不聲張保證書。但官方的處理方式引發民眾質疑和憤怒,紛紛支持弦子對朱軍展開“反訴”。10月25日,雙方在法庭交換證據,朱軍未現身。

今年1月5日,弦子對媒體表示,如果不是這次起訴,也許她不會站出來直面媒體和公眾。如今,為維護自己和朋友的權益,她必須站出來。

1月18日,弦子在微博透露,該案已經結束庭前會議,法院駁回了朱軍中止審理的請求,朱軍本人未就此事再次發聲。弦子近期在受訪時表示,做好了堅持下去的準備,無論輸贏,都不希望自己的這一事件成為個案。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大紀元記者佟亦加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