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古德明:鄭月政府宣布不滿中共國歌者 判囚三年 罰款五萬

——論《國歌法》

「侮辱國歌」者,首推中共。一九四九年,他們唾棄了中華民國國歌。一九六八年,他們把《義勇軍進行曲》作者田漢鬥爭至死。一九七八年三月,他們更竄改田漢所作歌詞,改為「前進!各民族英雄的人民!偉大的共產黨,領導我們繼續長征」等等。現在,香港小民聞中共國歌而「起來」,而發出「不願做奴隸」的噓聲,為什麼卻要嚴懲?

一月九日,鄭月娥政府公布《國歌條例草案》,據此,凡不滿中共國歌者,可判囚三年,兼罰款五萬元。這樣的法律,實古之所無,今之罕有。

中共取劇作家田漢《義勇軍進行曲》為國歌,本來就不成體統。論文字,“不願做奴隸的人們”那“們”字應刪去;要配樂,則改為“人民”或“軍民”,總勝於眾數必加“們”的現代漢語。又“每個人被迫著發出最後的吼聲”那“著”字也應刪去;要配樂,則改為“都被迫”,總勝於硬學英文的現在進行式句法is being forced。“發出最後的吼聲”七字,更是說中華民族死期已到,萬無生理,否則何雲“最後的吼聲”:那“最後”應改為“生死”、“憤怒”等等。

而論史實,“侮辱國歌”者,首推中共。一九四九年,他們唾棄了中華民國國歌。一九六八年,他們把《義勇軍進行曲》作者田漢鬥爭至死。一九七八年三月,他們更竄改田漢所作歌詞,改為“前進!各民族英雄的人民!偉大的共產黨,領導我們繼續長征”等等。現在,香港小民聞中共國歌而“起來”,而發出“不願做奴隸”的噓聲,為什麼卻要嚴懲?

香港在朝派為《國歌法》作兩部鼓吹,每每說“美國也有國歌法”。但美國是民主國家,國為民有,國民不遵從國歌法所定禮儀,最多只能算是不自我尊重,所以沒有任何刑罰;中華人民共和國則是獨裁國家,國為黨有,國民“侮辱國歌”,是尊重自我而不敬中共,所以中共必欲治以嚴刑。然則中共國歌法怎能攀比美國?要比,可比當年侵華的日本軍政府:他們要中國人聞日本國歌《君之代》而肅立致敬,違令者從嚴治罪。其事吾嘗聞於父母,不意今日有幸目睹。

《世說新語·自新》載:晉朝義興郡惡少年周處恃力橫行,與山中猛虎、水中毒蛟,被父老合稱“三橫”。有人盼為地方除害,慫恿周處與虎、蛟相鬥。周處於是先殺虎,後斬蛟。義興父老最初以為周處與毒蛟同歸於盡,無不額手稱慶,周處聞之,“始知為人情所患,遂改勵(改過自新),終為忠臣孝子”。周處明白,要得人尊敬,不可憑武力強迫。楚墓竹簡儒家典籍有《尊德義》一篇說:“民可道(引導、啟迪)也,而不可強也。桀不謂其民必亂,而民有為亂矣。”這和《荀子·大畧》所謂“導之以道而勿強”同義。但中共只知效法夏桀,一味嚴刑峻法防民,現在甚至要防民不敬其國歌。

“不敬”法律上應怎樣衡量?鄭月娥說:“《國歌條例草案》旨在教大眾尊重國歌,未有清楚寫出‘侮辱國歌’的定義。要界定各種侮辱行為,非常困難。”於是,他們可以隨意執法,說你“心裡在侮辱國歌”也無不可,畢竟有心人聽到這首“國歌”,不可能不想到中共,想到這個黨在中國抗日期間,串通日本夾擊國軍;在鯨吞中國之後,更殘民以逞,至今屠民應以億計。聽中共國歌,而無亡國之恨者,尚是人乎。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