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尋找答案三年「大饑荒」究竟餓死多少人?

在三年大饑荒期間,中國大陸赤地千里,餓殍遍野。(網路圖片)

經過了大放“糧食衛星”和“大鍊鋼鐵”等的大躍進,中國大陸人民在1959到1961年經歷了古今中外史無前例的大饑荒,中華大地慘劇處處,從戶戶死絕到村村死絕,從吃死人到殺親人吃……而饑荒中餓死的人數當然是中共的“國家機密”。然而,通過中共自己發表的人口普查數字表,只需經過初中數學計算過程,即可揭開這個中共自己想掩蓋也掩蓋不了的歷史罪惡——三年大饑荒餓死人數超過四千萬!

在那個大躍進剛過的年代,全國有很多地方餓殍遍野,不少人走在路上一倒下就再起不來了。小說家陳登科在《故鄉行》中描述1960年的鳳陽縣是“房屋倒塌,樹木光光,不分男女,大多數手拄木棍,歪歪倒倒,滿眼是浮腫病人。聽到的全是哼聲、怨聲、訴苦聲……”。又如安徽一士兵在1968年講:“大饑荒時我正在上小學,59年11月小學散夥,到第二年麥子收穫後再上學時,同學已死了三分之一。”安徽一公社書記給毛澤東寫信說:“有的村子幾乎沒人了。”作家白樺到河南信陽地區息縣採訪,共有639村人已死絕、固始縣有400多村子無人煙。

在安徽、甘肅、河南等省先出現全家餓死的“絕戶”,後來則出現“絕村”(即全村死絕)。不少地方,特別是廣西,開始吃人肉,甚至殺了自己的孩子吃。根據作家沙青的報告文學《依稀大地灣》,“有一戶農家,吃得只剩了父親和一男一女兩個孩子。一天,父親將女兒趕出門去,等女孩回家時,弟弟不見了,鍋里浮著一層白花花油乎乎的東西,灶邊扔著一具骨頭。幾天之後,父親又往鍋里添水,然後招呼女兒過去。女孩嚇得躲在門外大哭,哀求道:‘大大(爸爸),別吃我,我給你摟草、燒火,吃了我沒人給你做活。’”

在那時,從城市到鄉村,不少人得了浮腫病。當時已是很難找到臉上氣色好的人,“胖子”已成珍稀動物。根據中共統計資料:全國1959年出生的嬰兒孩子能活過三年大饑荒而活到1964年的僅佔68%。

根據《中國1949—1982歷年人口統計數字表》,現將中共自報人口普查數字列於下:

1957—1965年戶口登記人口數字

年份年末總人口(萬人)出生率()死亡率()自然增長率()

1957           64,653         34.03     10.80     23.23
1958           65,994         29.22     11.98     17.24
1959           67,207         24.78     14.59     10.19
1960           66,207         20.86     25.43     -4.57
1961           65,859         18.02     14.24     3.78
1962           67,295         37.01     10.02     26.99
1963           69,172         43.37     10.04     33.33
1964           70,499         39.14     11.50     27.64
1965           72,538          37.88     9.50     28.38

本表資料來源∶《中國統計年鑒》(歷年),中國統計出版社出版。(國家統計局編)

即使根據以上有所隱瞞的數據來分析,如果說1962,1963,1964幾年每年人口增長是正常的話,則當時正常平均人口增長數應為:(1,436+1,877+1,327)/3=1,513(萬人),但60年人口卻減1,000萬;61年減348萬,則這二年人口死亡人數應為1,513X2+1,000+348=4,348(萬人),也就是在這二年已經有4,348萬人因飢餓而死,中共僅在1960年和1961年就致使4千多萬同胞冤魂不散!

這個數字比在中國1949年以前五十年中因飢餓而死亡的人數的總和還要高出幾十倍。至於說造成這現象的原因,開始是說特大自然災害,後來又說是蘇聯逼債;最後,劉少奇在62年1月7000人大會(中共中央工作會議上)承認是“三分天災,七分人禍”。

鄧小平在1962年說:“我們過去是搞錯了。”原《人民日報》副總編輯胡績偉說:“中國赤地千里,餓殍遍野的慘象完全是我們黨造成的。”

然而,即使餓死這麼多人,也沒有講誰來負責,也沒去分析造成這慘絕人寰的大悲劇的原因,而且專政的中共依然是“偉大、光榮、正確”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KZG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