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健康養生 > 正文

不要問「病從何來」?只需問「治向何去」?

西醫診斷就是努力找到病因、病理、病位,治療就是除惡務盡,消除病因,糾正病理,清除病灶,他們認為是科學的,但是效果還是不理想,而且形成了當代的世界性的醫療危機。

一、中醫臨床有效但用實驗方法證明無效,只能說明實驗有問題

近百年來,對中醫的爭論,一直都沒有停止過,問題也一直沒有解決。最開始提出問題的是梁啟超,他的問題是:“中醫盡能愈病,總無人能以其愈病之理由喻人。”最近那些主張要廢醫驗葯或廢止中醫的人只學了一點西醫的皮毛,學識和經驗兩不足取。幾十年來我們用西藥的療效標準來檢驗中藥能不能除去病因、能不能消除病灶、能不能消炎、能不能降血壓等等,全國各大中醫院校、中醫院等做了大量實驗,結果多數是“陰性結果”,也就是無效的,即使少數有效的也不及西藥。那麼問題來了,你實驗無效但臨床有效,這說明實驗有問題。

醫學不等於藥學,保持健康也不是老得吃藥。但是半個世紀以來,這個觀念一直沒有改變。中醫不認識病因,藥理學實驗認為中藥無效,但它卻能治好病,說明你藥理學有問題。例如SARS來了,西醫還沒有搞清楚它是什麼病毒,到底是支原體、衣原體,還是其他病毒,中醫已經有了對抗的方法。還有,過去中醫治療天花、麻疹、乙腦、流行性出血熱、肝炎等病毒感染性疾病,都沒有用所謂的抗病毒藥物,但都治好了。這個就是診療思想的問題。因此,這個講究病因、病理、病位的醫學不可能就是終極真理,對於這個問題我們可以商討,但不要對罵,“金剛怒目不及菩薩低眉”嘛!

二、中西醫根本不同點在於診療思想的不同

西醫診斷就是努力找到病因、病理、病位,治療就是除惡務盡,消除病因,糾正病理,清除病灶,他們認為是科學的,但是效果還是不理想,而且形成了當代的世界性的醫療危機。

第一,病因。例如,治療糖尿病有胰島素,高血壓也有很多抗高血壓的藥物,但是到現在為止,糖尿病、高血壓還是一個世界性的難題,即使血壓下來了,但是心梗、腦梗的患者多了,說明它還沒有從根本上解決這個問題。實際上高血壓、糖尿病只是一個現象。第二,病位。解剖定位是不是就定在那一個地方,也值得考慮。比如說肝炎,肝炎就在肝嗎?肝炎有胃裡的毛病,有腸道的,有胰腺的,還有肌肉的。第三,病理反應。炎症是不是都是壞事,抗炎是不是都對,發燒及白細胞升高是不是都是“敵人”?實際上機體的很多反應都是抗病的反應。醫學今後發生質的轉變就是把病因、病理、病位的診斷改變成抗病反應的自我調節問題上,也就是人體的防衛功能、抗病機制的調節上。

這個問題是怎麼警覺的呢?在上世紀六十年代,有個女科學家卡遜寫了一本書《寂靜的春天》揭示農藥化肥的濫用所帶來的生態破壞,引發了對環境保護的重視。醫學界從農藥化學的教訓中得到啟示:抗生素猶如農藥,激素猶如化肥,外源性的替代和補充,對生命健康有不利影響。1970年人們鑒於醫藥源性疾病的教訓,提出“從哪裡去尋找健康的鑰匙”的問題。拜因豪爾等認為:醫學的發展要有質的飛躍,在診療思想上,不能專註於疾病的病因、病機、病位,應轉到機體的防衛抗病反應及其調節機制上來。1993年我在美國講學,他們給我出了一個題目叫做“人的自我痊癒能力”,這個命題就很有道理,愈病之理不光是病因、病理、病位,還包括人的自我痊癒能力。例如,傷口拉開又縫合上了,這就是人的自我痊癒能力。1993年十四個國家提出醫學的目的再審查,反思當今世界性的醫療問題,指出現在高科技的醫療對人類健康的作用只佔8%。當代世界性的醫療危機,其根源就來自近代醫學模式的主要針對疾病的技術,統治醫學的長期結果。在這以前,他們是把認識疾病作為科學,中醫你不認識疾病就不科學。醫學自身實踐本應是“治向何去”的問題,但卻被轉換成為疾病對象認識的“病從何來”的問題,這就是現代醫學的最大誤區,這就是百年來把中醫罵得一塌糊塗的原因。

所以這百年來爭論的問題是診療思想的問題,他們要廢也是廢診療思想。現在談論半天,不觸及這根本的問題怎麼行?中醫的診療思想中,如推拿、針灸、刮痧、點穴等沒有藥物進去,是怎麼治病的呢?扎針可以治瘧疾,針灸可以殺瘧原蟲嗎?這只是現象問題,其本質還在診療思想上。就是它要發現什麼,如何去發現?它要實現什麼,如何去實現?早在《漢書·藝文志》中把中醫藥本質功能歸納為:“方技者,皆生生之具。”指導中醫診療思想的理論基礎是“天地之大德曰生”的宇宙演化論哲學,不單是唯物質的世界觀。因此我們要討論“生生之具”,用現在的話說就是為著人類生命的生存健康發展進化服務的方法、技術和工具。中醫的診療思想就是要發現生命體自身的自組織演化調節的功能、目標、動力等等,而不單是對疾病本質的結構原因進行的治療,在病中積極發現機體自身的防衛、抗病和它的控制能力,不光是被動地消除病因、病機、病位。

西醫和中醫的主要區別在於:一、中醫不是疾病醫學,而是健康醫學;二,中醫不是物質科學,而是生命科學。第三,中醫不是認識論上的知識論,而是實踐論。中醫的思想是“養生保健治病必求於本”,是人本主義的實踐觀念,是“治向何處”的問題。問題的回答是“治”到哪裡去?走什麼路?依靠什麼?1908年諾貝爾醫學獎獲得者、德國醫學家、免疫學家歐立希所做的實驗表明,用錐蟲紅治療錐蟲病,在實驗室需要全計量,但在感染錐蟲病的動物身上只需實驗劑量的1/6即可治癒。其餘的5/6的差額從哪裡來呢?這是醫學的重大命題,只能推斷說是生物體的自身功能,我們醫學的任務就要重點調動這生物體的5/6,而不僅僅是在這1/6上做文章。西醫的物質科學的對象思維認識論,把對象定位在“病”上,問題意識是“病從何來”。要回答的是:病在何處?什麼性質?什麼原因?把疾病分離出病因、病理、病位,這是建立在物質科學的基礎上的,扭曲了醫學與科學的關係。

三、醫學不必拜倒在科學腳下

醫學發展到現在,它本身就有著很多不健康的成分,現在中醫和西醫的吵架,就是醫學不健康的一種表現。我們首先回答醫學是幹什麼的?醫學是為人類的健康和生態的目標服務的。科學是一種理論假說,假說經歷實踐檢驗,就成為科學,醫學是一種實踐。近現代西方科學是物質科學,是我們身外之物的物質構成的科學。近代幾百年來是醫學從屬於科學。其實科學應該為醫學服務,它必須站在為全人類更好地生存和發展的高度去思考問題。現代醫學力求客觀化、科學化,而“醫學的科學化”卻是一個誤區,“科學的醫學化”才是正道,而我們的危機就在於醫學拜倒在科學的腳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陳茉莉 來源:中醫中藥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健康養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