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洛杉磯教師復工 工會主席曝罷工真實動機

1月22日(星期二),在罷工進行到第六天時,洛杉磯教師工會終於和學區達成臨時協議,結束了這場30年來的首次罷工。

周二上午9點半,工會主席卡普托佩爾(Alex Caputo-Pearl)、學區總監波特納(Austin Beutner)在市長加西堤(Eric Garcetti)的主持下舉行聯合新聞發布會,宣布了這一消息。

卡普托佩爾表示,臨時協議還有待全體工會成員投票批准,但投票將在當日下午馬上進行。如果通過,再經校董事會批准,教師在周三即可復工。

協議承諾給教師加薪減小班級規模

暫定協議包括給教師加薪6%(上學年調升3%,本學年再調升3%)。不過這是在教師舉行罷工之前,學區就答應的條件。

協議還承諾縮小班級規模,會在未來三四年內恢復到2014年到2017年合同規定的水平,同時取消允許學區在經濟困難時增加班級人數的條款。

根據協議,洛杉磯聯合學區同意建立30所社區學校,為學生和家長提供社會服務、豐富課程。該區還同意擴大免搜查學校的數量至二十所,即這些學校將不再對初高中學生進行隨機搜查。這項規定對於參加遊行支持老師罷工的學生來說尤為重要。

從一開始,教師工會將罷工的目的說成是為了挽救公共教育、增加教育經費,並打出“為學生罷工”的標語牌。學區總監波特納則說,學區資源有限,要增加經費需要政府擴大撥款。在周二的新聞發布會上,市長加西堤表示,工會和學區是“一個硬幣的兩面”,大家有同樣的目標。他還稱讚洛杉磯學區通過談判結束這場罷工為其它地區解決類似罷工提供了榜樣。

罷工成果不明朗

儘管協議的更多細節還有待公布,但是工會在這場罷工中除了在媒體上出盡風頭外,實際取得了多少勝利卻值得商榷。

此次號稱是30年來首次的洛杉磯教師罷工始於1月14日。起因是工會和學區在兩年的續約談判中無法達成協議,以至教師們已經在沒有合同的情況下工作了一年。

隨著教師走上街頭,談判陷入停滯。罷工獲得市長加西堤和加州聯邦參議員賀錦麗(Kamala Harris)等多位被看好即將挑戰總統大位的民主黨人的支持。但是隨著時間的拖長,在擔心會失去公眾支持的情況下,學區和工會在上周四恢復了談判。市長加西堤也為談判提供了便利。雙方在周二凌晨才結束了一個歷時21小時的會議。

實際上,在罷工發生前,學區已經提出縮小班級規模的建議,只是未能達到工會想要的程度。學區還答應在小學裡提供一周工作五天的護士、為所有初中和高中提供全職圖書管理員,並在高中增加一名學術輔導員。

然而工會批評學區不能保證將這些職位保留超過一年。工會還提出了涉及初等教育、早期教育、成人教育、雙語教育和殘疾兒童教育等廣泛問題的冗長提案。但是其中很多要求在罷工前就撤掉了。

在罷工進行到第三天時,《紐約時報》刊登了一篇對學區總監波特納的專訪。波特納在專訪中提出了一個具有代表性的疑問:“罷工是集體吶喊,但是它要導向何方呢?”

由於罷工前雙方談判已經耗時近兩年,新合同覆蓋的大部分時間都已經過去了。即便新協議獲得批准,也將於2020年6月底到期,這意味著工會和學區很快就會再次開始討價還價。

罷工另有目的:反擊高院裁決

也許洛杉磯教師工會主席卡普托佩爾的這番話有助於人們了解罷工的其它目的。在周二的新聞發布會上,卡普托佩爾說:“對於美國的工會來說,這是一個關鍵時刻。去年夏天,(聯邦)最高法院對工會開始發起進攻。很多人質疑工會的未來是什麼。洛杉磯的教育工作者在過去一周半中所做的就是,顯示我們工會很重要……”

去年6月27日,聯邦最高法院以5比4的投票結果裁定,沒有加入工會的政府僱員不必向工會繳納會費,以用來支付工會談判合同的開支。最高法院認為強行收費違反了決定不參加工會的員工的言論自由。

這一裁決被認為是對工會的致命一擊。對此,川普總統在推特上發表評論說:“最高法院的裁決有利於非工會工人,舉個例子,他們現在能夠支持自己選擇的候選人,而不讓控制工會的人替他們做出決定。民主黨的財政損失很大哦!”

也許這才是洛杉磯教師工會發動全美第二大學區的教師進行罷工的真正目的——想通過罷工反擊高院裁決,顯示其仍有強大力量。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大紀元記者劉菲洛杉磯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