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健康養生 > 正文

情色交易與「唱紅打黑」並行

二○一二年十一月二十日,獨立記者朱瑞峰發布“重慶市北碚區委書記雷政富接受性賄賂與少女淫亂視頻”,“雷冠希”書記成為網路焦點;十一月二十三日,雷政富被雙規。國內各大媒體,以及路透社、美聯社、BBC、CNN、朝日新聞等眾多國外媒體紛紛對此進行專訪報道。朱瑞峰表示,他還握有四名重慶官員的性愛影片,卻一直引而不發。

事實上,建築商僱用趙紅霞等三個女孩,採取色情勾引、秘拍視頻、現場捉姦等手段,敲詐雷政富等黨政幹部和國企負責人的系列案,早在二○○九年十一月即被警方偵破,但雷政富等官員的仕途並未受到影響,不少人還獲得了升遷,建築商則大發橫財。這正是:日薄山城紅霞飛,色誘官員把錢掙,胸前紅花映紅霞,淫蕩歌聲滿天飛!

與趙紅霞、雷政富等業餘演員主演性愛大片相映成趣的是,香港三級片艷星、大陸政協委員彭丹近日為其主旋律電影《南泥灣》做宣傳,《華爾街日報》就此發表評論說,當中國政府官員你方唱罷我登場地用業餘三級片烤熱網路之際,真正的專業人士正在挺進政壇攪動一池春水。

重慶官員、國企高管的大面積醜聞,對一度以“唱紅打黑”聞名的重慶的打擊是摧毀性的,以致於薄、王、雷政富相繼落馬之後,重慶依舊死豬不怕開水燙,拒不處理雷政富之外的其他官員,試圖大事化小。

制度是貪官的保護傘,不是籠子

新官上任三把火。反貪不僅政治正確,民意也非常支持,何樂而不為?二○一三年一月二十二日,習近平強調要加強對權力運行的制約和監督,把權力關進位度的籠子里,老虎、蒼蠅一起打。

一月二十三日,《南方都市報》借習近平“要加強對權力運行的制約和監督”的東風,發表事關重慶“性愛視頻”的重磅炸彈《陷阱,專為要員而設》,重慶欲蓋彌彰的黑幕震驚全國。二十四日,重慶方面再也坐不住了,不顧相關法律法規,一口氣免去彭智勇、范明文、羅廣等十位黨政高官和國企負責人的職務。

《南都》媒體人認為重慶性愛大戲最關鍵的細節在於:雷政富自知終將事發,主動向薄坦白,王局督辦此案最終抓獲涉案人員,但此後該案莫名擱置,卷宗封存,敲詐者公司反而大攬工程壯大,官員則獲升遷。

爾虞我詐、黑白通吃

重慶警方二○○九年已經破案,二○一○年一月十六日,時任重慶市委書記的薄熙來還在睜著眼睛說瞎話:“我們有份特別的責任,要把下一代培養好,讓你們德智體全面發展,就像你們的教委主任彭智勇,智勇雙全,還要加上德。”同年,彭智勇從重慶教委主任升任實權更大的九龍坡區委書記,雷政富從北碚區委副書記升任北碚區委書記,范明文等其他涉案官員亦舞照跳、官照當。

黑吃白、白吃白,權色交易、權權交易到了這種觸目驚心的程度,以“唱紅打黑”為己任的薄熙來何不順勢而為,打掉黑團伙和腐敗官員,樹立政績?無它,雷政富等人的把柄被薄熙來捏住,惟有效犬馬之勞。

與薄熙來關係深厚的大連人徐明掌管的實德系,二○○九年開始進入雷政富主政的北碚,以超過底價僅約百分之二的總價三點三六億,拿到北碚區蔡家組團兩塊地,又以底價獲得北碚區另一塊商業金融用地,以及一條投資一點五九億的道路工程。可以說,雷政富等人落入情色陷阱,等於被薄熙來關進了籠子,不得不成為俯首貼耳的工具。

正所謂,官聲、淫聲、紅歌聲,聲聲刺耳;家賊、國賊、天下賊,何時能滅;橫批:紅就是黑。

太陽底下無新事。薄熙來與雷政富、彭智勇等人玩的遊戲,在北周(公元五五七年──五八一年)時期就被玩過了。謀士蘇綽向北周王朝的奠基者宇文泰提出以貪反貪的“蘇綽定律”:“不怕官貪,就怕官有異志。故以反貪之名,剔除異志貪官,保留聽話貪官,這樣既可以消除異己,鞏固你的權力,又得到民眾的擁戴。貪官只要貪,你就有把柄在手,他敢異志,自找死路,故必與你同心同德”。對於民怨太大的貪官,“殺之可也。抄其家,沒其財,如是則民怨息,頌聲起,又可收其財,何樂而不為?要而言之:用貪官以結其忠,棄貪官以肅異己,殺大貪以平民憤,沒其財以充宮用。”

“蘇綽定律”可謂深得帝王之術的精髓。為官之術,重慶市長黃奇帆堪稱樣板:二○一○年三月,黃奇帆稱“我與熙來書記合作如魚得水非常來勁”,“重慶打黑辦的都是鐵案”;二○一三年一月,黃奇帆號召“努力消除薄熙來、王立軍案件的嚴重影響……重慶人民有覺悟、有能力,頂得住各種風浪”。什麼叫不倒翁?寧犯政治錯誤,不犯組織錯誤(不反對上級),則任何人當上級都會體諒其苦衷,憑此左右逢源,立於不敗之地,哪裡還顧得上什麼民眾、國家的利益!

制度不改,習近平反貪不過是虛晃一槍

習近平所謂“把權力關進位度的籠子里”,彈性實在太大。儘管《南都》藉此機會扳倒十位廳級高官,但解決不了實質性的制約和監督權力的問題。制度的籠子,究竟是什麼制度?是現存的黨管媒體、黨管一切的制度,還是改革這些制度,向憲政邁進?如果是後者,首先應該逐步解除對媒體、網路的嚴格管制,落實新聞出版自由,方為建設“籠子”的第一步,也是最起碼最關鍵的一步。做不到這一步,老虎、蒼蠅打得再多,不過是黨同伐異,換一批更兇猛的老虎、蒼蠅上來,落入新的陷阱。

有個流行的段子將人們的擔憂表露無遺:老虎召集動物開會,各種小動物都不敢說話,老虎乾咳了幾聲,打破尷尬:“我知道你們心裡想什麼,這樣好不好,我親自修一個籠子,我可以經常進去,你們看怎麼樣?”動物們一番交頭接耳,“有鎖嗎?”斑馬大膽地問。“當然有,但鑰匙在我手裡。”老虎答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爭鳴》雜誌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健康養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