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國際財經 > 正文

川普不再孤單? 達沃斯全球精英們也批美聯儲激進

世界經濟論壇在1月22-25在瑞士達沃斯舉行

在世界市場萎靡不振的情況下,達沃斯論壇上,一些金融業巨頭敦促央行行長們保持謹慎態度。德國總理默克爾在論壇發言中,也罕見的懟上了貨幣政策,呼籲“回歸正常的貨幣政策。”

而就在幾個星期之前,看起來還是只有川普一個人如唐吉可德戰風車一樣,對美聯儲不停喊話,要求美聯儲不要採取過於激進的貨幣政策。

而現在,世界經濟論壇在達沃斯舉行的年度會議上,世界精英們也紛紛把目標瞄準了美聯儲。彭博社甚至用了《世界精英也準備將美聯航作為替罪羊》作為報道此事的題目。

隨著全球精英聚集,投資者甚至前央行行長們,都將2018年的最後幾個月內世界市場的劇烈振蕩的責任,歸咎於美聯儲及其同行,認為擾亂金融市場。

著名的對沖基金橋水公司(Bridgewater Associates LP)的創始人Ray Dalio稱美聯儲的政策為“不合適”希望“收緊貨幣政策的速度超過市場可以處理的速度”。黑石公司副董事長兼前瑞士國家銀行行長菲利普∙希爾德布蘭德表示,“主要風險是政策失誤”,因為全球增長前景正在放緩。

達沃斯論壇首日,世界貨幣基金組織IMF下調了經濟2019年預期。從之前的3.7%降到3.5%。

希爾德布蘭德還說:“最讓我擔心的是,如果我們遇到嚴重的問題,經濟衰退或更嚴重的事情,我們的火力將非常有限,無法應對。”瑞銀集團董事長阿克塞爾∙韋伯,德國聯邦銀行(Bundesbank)前總裁,以前曾感嘆央行在更好的時期沒有加息。現在,他擔心歐洲央行可能永遠不會逃避其負利率政策。

德國總理默克爾也對貨幣政策進行了罕見的批評,稱需要“恢復正常”。“當你看看大型央行的貨幣政策時,我們可以看到我們仍在咀嚼這場危機。”

面對這種全球經濟增長達到頂峰開始衰落的擔心,美聯儲官員是否會在2019年迅速改變加息的基調?

美聯儲和華爾街的一些人試圖堅持加息的計劃。他們本來計劃提高2019年夏季的利率。現在對經濟的這種衰退預期,可能讓他們陷入了兩難境地。

2008年危機後,美聯儲多年來維持利率接近零,並啟動了前所未有的債券購買計劃。美國國債從約10萬億美元,暴增到近20萬億美元。2013年,美聯儲主席本·伯南克(Ben S. Bernanke)建議中央銀行能夠儘快縮減債務購買量,這推動10年期美國國債收益率在四個月內上漲超過一個百分點,這一事件現在被稱為“逐漸減少”。

歐洲央行行長馬里奧∙德拉吉,則很可能是為了避免市場的劇烈反應,花了很長時間才停止量化寬鬆政策。但分析認為,目前這種情況,歐洲央行會發現已經錯過了加息的機會。彭博社的Mohamed A. El-Erian最近總結道:

“這種不太有利的增長環境使歐洲央行的政策前景大為複雜化。一方面,保持其政策指導不變可能會令市場感到不安,這會增加借貸成本並增加對增長的阻力。另一方面,由於政策利率在名義上已經為負,並且回歸量化寬鬆政策可能面臨政治反對,央行幾乎沒有能力應對經濟放緩。“

歐洲央行本周將開會,對他們來說,似乎確實處於不利局面。

而美聯儲官員,至少現在可以將過去兩年視為政策正常化的英勇努力,強調其“謹慎,耐心和良好的判斷力”。自2016年12月川普當選以來,他們已經八次加息,並削減了央行的資產負債表近5000億美元。但是這種激進的政策,也使得股市在2018年末波動過於激烈,導致美國股市在經濟強勁復甦中,創造了罕見的股市熊市。因此,美聯儲主席傑羅姆·鮑威爾(Jerome Powell)不久前部分表示屈服,並強調在未來幾個月將提高對經濟數據的依賴性。

目前,一批投資人對美聯儲的政策轉向不樂觀。他們認為,除非美國經濟數據惡化,否則很難想像美聯儲如何在此時更加溫和。這是野村證券(Nomura Securities)跨資產策略師查理•麥克里格特(Charlie McElligott)日前表示,標準普爾500期貨可能很快跌幅超過5%的原因之一。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希望之聲 記者鄭清源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