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信仰 > 正文

震撼內幕!專業電視人揭開中共最害怕的真相:這是在演戲!

——專業電視人18年後再揭「天安門自焚」破綻及其鮮為人知的故事

「自焚」事件當時發生的時候,我作為一位專業電視人,我看了之後,我就知道這個事件基本上是假的。因為我自己是電視製作人嘛,又是導演,我們當時一些專業同事都在一起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就不說話了。為什麼?因為一個最簡單的原理:你給我一台攝像機,你告訴我天安門廣場有自焚,我都拍不下來。

1月20日,電視製片人李軍在《欺世偽火》全球首映式上。(SOH photo)18年前的1月23號,在中國北京的天安門廣場發生了一起“自焚”事件,那之後,中國人對法輪功陡然增加了深重的仇恨,而中共當局也加重升級了對法輪功的打壓和迫害。18年後的今天,原大陸知名電視製片人李軍先生拍攝的85分鐘記錄片《欺世偽火》在全球公映,他在片中對這個事件做了跨度長達十幾年的全面剖析和追蹤,講清了中國當代的一件大事。本台記者特別對李軍先生做了專訪,下面就是他講述關於這部片子的來龍去脈。

作為專業電視人當時一眼就知道“自焚”事件是演戲

“自焚”事件當時發生的時候,我作為一位專業電視人,我看了之後,我就知道這個事件基本上是假的。因為我自己是電視製作人嘛,又是導演,我們當時一些專業同事都在一起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就不說話了。為什麼?因為一個最簡單的原理:你給我一台攝像機,你告訴我天安門廣場有自焚,我都拍不下來。

天安門廣場那麼大,自焚的時間最多也就是一分鐘到兩分鐘時間內,我到哪去拍啊?所以當時看到那些鏡頭,包括王進東的鏡頭,在地上喊,包括那個小女孩在喊媽媽,這種鏡頭從我們電視專業角度來講,是不可能拍到的。所以這種鏡頭出現的時候,我們就知道這是在演戲。這是我們經常在拍電視的時候,導演好的,我這兒準備好了,你就叫,而且機位又非常正,象王進東都是最正的機位。象這種情況下,當時看完這個事情之後,就知道這個事情,從電視專業角度來講,為抹黑而抹黑吧,硬造出這麼個事情來。

當時和同事私下談論得知“自焚”事件是中共政法委拍攝的

我記得我們是在一個房間裡頭,因為它是晚上播的我們沒看,我們是第二天在單位看復播,復播的時候,我們幾個人坐在那兒看。看完之後呢,大家就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聳聳肩,表現得很無奈嘛,就笑笑。

我當時工作是在南京電視台,《社會大網角》欄目的製片人之一。我們拍的節目就相當於地方版的《焦點訪談》,我們跟他做的東西是一樣的,就是這種新聞專題的東西。因為那個時候我們跟《焦點訪談》是有合作的,我們那時候大概在1997年、1998年的時候,我跟他們合作過七、八檔片子,《焦點訪談》的記者和攝像跟我們都認識。後來我在私下也問過他們:

我問:那個人怎麼拍出來的?哪來的?

他說:那個人不是我們這兒的。

我問:那是哪兒的?

他說:是政法委的,人不在我們這兒,平時根本看不到這個人。他拿了個片子就在那兒播。他們怎麼拍到的,實在話,咱們都是圈內人,還看不出來嗎?

這個片子不是中央電視台《焦點訪談》們做的,是另一個專門組做的,這個組的人都不在《焦點訪談》節目組上班。

在國內對敏感話題電視台要按照中宣部統一口徑來做

如果是政治需要的時候,那是很多的。如果說正常的報導,象我那時候也去報導過醫院,把人家給治死了,那種報導一般我們可以報,但報的時候,如果說宣傳部下通知來了,不讓你發,你就發不了。我們經常碰到這種事情,但是涉及到一些敏感問題,象宗教問題,時政問題或者是一些某領導人的孩子的問題,等等這些事情的時候,這些問題的話,它是有通知的,必須要按照它的口徑來做。

中宣部直接操縱對法輪功話題的報導

象這一類的話題,所有有關法輪功的話題,當時是重大的話題,他們直接要操縱,不可能你想怎麼報就怎麼報。你要去採訪的話,他要說的跟你不一樣的話,你報出來了,那他不完了嘛。所以這個話題應該說不屬於新聞報導,應該屬於專項宣傳,或者是政治宣傳。

我們在媒體內對這種事情是看得比較清楚的。

拍攝《欺世偽火》動機之一:感到“自焚”事件對中國民眾的毒害太深了

我2014年來到美國以後,給我一個比較大的觸動,我就覺得這個事情,第一個是中國民眾受的毒害太深了,他們不象我們這樣的專業人士,有判斷能力。在我印象當中,可能兩類專業人士判斷這個事情是最容易判斷的,一個就是醫務人員,一個就是我們電視記者。因為醫務人員一看,說你那個人氣管切開了,還能說話,大家就笑了嘛,不可能的。我們是從拍攝角度。但是大部分民眾是不了解的。而且那個戲確實演得太逼真了,又是孩子,又是小女孩,又是美麗的、剛畢業的女大學生,再加上一個男的,然後又是喊、又是叫、又是燒的,那種場景演得太逼真了,誰能想到這樣演戲呢?所以對民眾的話,真的絕大部分是相信的。這種對民眾的誤導太深了。

拍攝《欺世偽火》動機之二:為寧願付出生命而一批批走出來講真相的法輪功勇士們而感動

我後來看到一些包括“3·05”插播事件(註:2002年的3月5號晚8點,吉林省長春市有線電視網的8個頻道全部插播了《是自焚還是騙局》的法輪功真相影片,長春本地上百萬觀眾看到這件事情。隨後中共當局抓捕了5,000多名法輪功學員,其中7人被迫害致死,15人被判刑),看到一些法輪功學員,他們只能用他們所理解的方式去告訴人家這個事情不是這麼回事。你抹黑我了,我想做點解釋,我覺得這是個很正常的事嘛。你冤枉人,你得讓人家伸冤嘛。

但是這些人他們付出的代價是非常大的。我看到他們很多因為發資料被抓、被打、被酷刑迫害,甚至被迫害致死。但是竟然仍不屈服,這麼多年以來,一直一批一批地走出來,去告訴人家“自焚”事件是假的。我們把他們稱之為是勇士,他們為了讓人們知道這個真相,應該是付出了慘重的代價。對這種毅力和堅韌精神,我覺得是不可思議的,沒辦法想像,在現代這個物慾橫流的社會當中,竟然有這樣一群人,他們為了講一句真話,他們寧願付出生命的代價。

這個時候是非常觸動我的。我自己做片子的時候,做這個片子的過程中,我自己都感覺到我自己的靈魂在不斷地被凈化,覺得能夠在這種大是大非面前,面臨生死面前,敢於告訴人家真相,真的是非常非常值得人敬佩的。

我在片子里把他們比作勇士,我說一批又一批的勇士們走出來,寧願付出生命,也要喚醒人們去了解真相。

通過《欺世偽火》希望觀眾了解“自焚”事件真相的來龍去脈

我想把這件事情的來龍去脈給它說透。第一個,“自焚”的事情是怎麼回事?但是我不能站在我專業角度上講,因為我是做電視的,我可以這樣說。我必須還得站在它自己本身這個“自焚”事件的真實性應該是什麼。我通過它裡面很多明顯的破綻和漏洞,醫學上的、電視上的方方面面的漏洞,而且還有很關鍵的一點,也是在法輪功學員當中講到的,法輪功是不允許自殺和殺生的,也就是說這個行為是違背他的教義的。所以這裡面我就希望讓人了解這個事件本身的真相是什麼。

“自焚”事件背後的真實原因:江澤民為迫害法輪功找借口

這個事情為什麼會發生?好好的,為什麼會發生這麼樣的“自焚”事件呢?這其實也是絕大部分人不知道的一個原因。我們經過深入的採訪,經過深入的了解發現,原來當時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要開始取締法輪功的時候,其實在國內絕大部分人是不同意的,包括它的中央最高層。

我們採訪到中紀委的撰稿人,他就說了,(時任中紀委書記)尉健行處理很多問題,他就不跟著江澤民走。當時法新社的報導說,中共迫害法輪功其實是失敗的。大批的法輪功學員幾萬、幾十萬,一批一批來到天安門廣場去上訪,包括很多警察。我們那時候也接觸過一些警察,也跟他們溝通過這件事,他說那也沒辦法啊,上面有令,叫我們干,我們也不得不幹。所以那時候才出現什麼呢,是江澤民也好,羅幹也好,它們要直接到省市,甚至是公安局、監獄去督戰,坐在那兒,迫害才能執行下去。那時候這種事情非常多。

那時候它的迫害是不得人心的,而且民眾也不理解,因為法輪功早期的時候,在國內的聲譽還是非常好的。我認識的一些公安朋友都跟我說過這事,1999年以前,公安部門對法輪功進行了很長時間的調查,他們得出的結論就是這些人沒問題,挺好,煉功的、養生的、修心養性的都很好,所以他們調查來調查去,沒得出什麼結果來。

所以那時候江澤民要取締(法輪功)的時候,它是不得人心,騎虎難下。它當時就是想立立它的威望,三個月把法輪功取締掉,但是沒想到三個月、六個月、半年、一年、一年半,不但打壓不下去,到最後各界反彈的聲音越來越大。

正是在這樣的歷史背景下,作為江澤民來講,它最需要找到一個理由和借口,他需要這樣一件事情,而這件事情爆發出來以後,全國各地表態,各地政府部門、所有的部門都要表態要支持迫害法輪功。可以這樣說,這個事情發生的歷史背景,是絕大部分人所不知道的。

“自焚”鬧劇給中國帶來巨大的災難

對這個國家來講,我覺得是一個巨大的災難,如果沒有“自焚”事件,這場迫害可能在18年前就差不多結束了,迫害不下去了。但是造出這麼樣一個理由來,到最後卻煽動起了十幾億人的誤解和仇恨,這場本應該早點結束的迫害被這麼一場鬧劇,江澤民弄起來的一場鬧劇,很遺憾,由於“自焚”事件的出現,(迫害)一直延續到今天,(迫害)這個事情還在繼續。

我覺得“自焚”事件從某種意義上來講,它的歷史背景是非常重要的,同時我個人認為,它也確實改變了中國的善良群體,如果沒有“自焚”事件,有可能事情發展不是這樣的。

法輪功學員的堅韌不屈是人類的精神財富

我覺得法輪功學員在這種巨大的國家機器壓力面前,堅韌和不屈,我覺得是現代人類非常奇缺的東西,敢於在壓力面前講真話,敢於在生死面前講真話。所以為什麼很多法輪功學員現在在國內,有些人對他們還是很佩服的,就覺得這些人太厲害了,他們怎麼打壓都不屈服。我覺得這些東西應該都是人類的精神財富。

一切巧合找到當年的當事人來片中講述

非常巧吧,我認識他們其中的一些人,因為他們有些人在紐約,通過一些合作,工作上的合作,認識了其中一個人,然後我就談了我的想法,我說“自焚”事件我想做這樣的片子,但我覺得“插播”事件也是一個非常標誌性的、而且也非常重大的一個事件,就問能不能幫我找到相關人。然後他們就相互推薦,他們也很願意來說這個事,所以後來就陸陸續續推薦了一批人給我。然後我跟他們不斷地接觸,採訪他們,我覺得是非常寶貴的資料。這個時候這些人他們恰巧都在紐約,我也在紐約,所以就採訪完了他們。我覺得此乃天意吧。

他們講出的細節是沒有經歷過就不可能知道的

判斷他們講的故事是真實的,第一就是細節,很多東西你經歷過和沒經歷過講出來是完全不一樣的,比如我採訪王聯蘇,他講,他被酷刑折磨得,講的每一個細節,那個過程、時間、地點、細節,然後他的反應,甚至電棍電到他皮肉上的反應,那種細節過程,你不經歷過,你根本說不出來。

他們流露的情感是表演不出來的

第二個就是情感,他們那種真情流露的過程,不是說你演戲演得出來的,他經歷過那些東西,和沒經歷過講的是不一樣的。而且他們都是有名有姓,在國內的很多,包括明慧網一些網站,也都能查到他們講的一些事情。但更多的,象王聯蘇,他連判決書都有,他被判13年,判決書也在那兒。所以這些人的故事,我覺得了解了之後,發現他們都是真實的故事,不是虛構的。

當初我採訪王聯蘇的時候,我也是非常的震憾,受不了,但我硬忍著把他採訪下來,在剪輯的過程中,對我的衝擊也是非常大。

我曾經跟我的家人說過,我這個人一輩子沒掉過什麼眼淚,但是剪這個片子,掉了眼淚,超過我一生其它時間的10倍都不止。你實在無法去用一種平靜的心態面對這樣一群人,他在面臨酷刑的時候那種大善與大忍。我覺得這過程確實對我很震憾。

有正義感的人應該有是非判斷

我記得有一次看到法輪功的遊行上打的一個橫幅,我到現在印象還挺深的,橫幅上打了一句話:“法輪功問題是人類道德的試金石”。我當時看了我覺得很有意思,其實一個正常的人,面對是非應該有一個判斷。但是我知道共產黨它是個執政黨,它有強大的軍隊,它有強大的財力,很多人為了不得罪共產黨,不想管這個事,不想問這個事。所以那句話我看了之後,我覺得很有意思。

但是也有很多有正義感的人,他覺得這個事情政府就是錯了,你不能這樣去對待一批善良的民眾,普通的民眾,不能這樣去對待他們。所以我覺得在這個問題上,作為人來講,當看到有這樣一個不公正的對待,我們該怎麼面對。如果是一個有正義感的人,或者是有良心的人,他是應該站出來從道義上反對對法輪功的迫害。

我覺得這個能理解,就是現在人類社會很多時候,“利”字當頭,很難做到的。但是我覺得,每個人都是應該有最基本的道德和正義感。

用法輪功學員生命換來的紀錄片用做公益播放

我在採訪王聯蘇之後,跟他說,這個片子如果做出來的話,是用你們法輪功學員的命換來的,你們很多人用命來換裡頭的內容做成的片子,我覺得還是做公益吧。有的錢可以賺,有的錢不能賺。拿這些人的命換來的事實去賺錢,這些錢賺得好象也不太安心嘛。

希望所有人都來看《欺世偽火》儘快結束對法輪功的迫害

迫害法輪功這件事情早就該結束了,如果沒有“自焚”事件,可能18年前就結束了,迫害不下去了。我希望通過這個片子讓更多人了解這個事情的真相,也是儘快結束這個應該說近代歷史上最慘痛的人權迫害。

所有人,特別是華人,特別是中國大陸的人,很多人不知道,甚至帶來一些仇恨,在中國現在還有,有一些法輪功學員出來去告訴人家真相,結果被不明真相的群眾舉報,舉報之後,這些法輪功學員被抓到監獄,又被迫害死了,這是多麼不可思議的悲劇啊。有點象以前魯迅小說中的“人血饅頭”那種悲劇。我覺得,民眾也有權知道這件事情的真相。

在海外西方人也有。我上一次跟一個西方人在一起,他就跟我講,他勸他的朋友看法輪功的時候,他朋友說,哦,我知道,他們會自焚。他一愣,問你從哪兒聽來的?他說:“我的中國朋友告訴我的。”這樣的事情在海外也有,一些西方人也是被誤導的。

我覺得每個人都有義務去了解這個真相,去消除這種誤解和仇恨,有這樣的片子出來,能夠讓民眾看清這些,看明白這些,別助紂為虐,這是做人的底線。你不能到最後,法輪功學員告訴你真相,你還把他舉報了,那你是犯多大的罪啊。如果這個人真的因此被中共迫害死了,你良心何在啊?可安嗎?

每個人都有義務去了解這個真相,因為這個事情應該說對中國來講,在世界影響太大了。

可以在Youtube和希望之聲網站上觀看或下載

這部片子現在Youtube上面可以看,搜索“欺世偽火”可以看到。另外我也十分感謝希望之聲的網站上會有這個片子的鏈接和下載,大家也可以到希望之聲的網站上面來收看這個片子,來下載這個片子。後面可能其它地方也會有,但現在這兩個地方是可以看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希望之聲節目製片人方偉採訪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信仰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