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美中談判三大問題待解 密室外交失效 中國經濟「硬著陸」風險高

去年12月1日阿根廷川習會晚宴,美中首腦親自面對面談判。

24日港媒文章指,中美貿易談判中,美方放料虛虛實實,中共始終處於被動地位。實際情況並非如此,白宮首席經濟顧問庫德洛去年9月就已向中方提出了明確要求。美國商務部長羅斯表示,目前美中談判正在處理三個問題。23日,中共國家副主席王岐山在達沃斯論壇上表示,中國經濟將可持續增長,但是有經濟學家認為,中國經濟以惡性債務膨脹為發展推手,積累了巨額債務和經濟泡沫,可能「硬著陸」。如這樣的模式可以持續,那叫做天理不容。

親共香港《明報》1月24日文章指,有關美中貿易談判的內情,中方從不對外爆料。而美方官員的放料則虛虛實實,甚至說法不一,這可能反映了川普團隊內部的不同意見,也可能是美方利用輿論發動心理戰。

根據中方的應對判斷,北京似乎沒有摸清美方的要價底線。從美方透露的談判內容看,中方始終在被動跟隨美方的節奏。

美國對貿易談判的要求一直都是非常明確的。

2018年09月8日,白宮首席經濟顧問庫德洛接受CNBC的採訪,清晰而且強硬地表達了美方對中共的要求「3零2停1允許」。

「3零」就是「尋求零關稅、零非關稅壁壘、零補貼」;

「2停」就是「停止盜竊知識產權和技術轉移」;

「1允許」就是「允許美國人在中國擁有自己的企業」。

明報文章還披露,中共在與外國進行敏感的外交談判時,通常在談判桌外還有秘密的「第二軌溝通」,往往起到比正式談判更大的作用。

比如,中共前駐美聯絡處主任柴澤民憶述,在1978年中美建交談判期間,每當談不下去時,卡特總統的國家安全顧問布熱津斯基就會請他到白宮吃飯,邊吃邊談,然後他再把密談的結果報告北京。

這不適用於川普總統,他明確談到中美貿易談判應該公開、公平。

羅斯:美中達協議仍遙不可及三大問題待解

美中雙方定於1月30日及31日在華府進行新一輪貿易談判,中共副總理劉鶴預計在月底率團赴美,與美國貿易代表羅伯特·萊特希澤會面。

24日美國商務部長威爾伯·羅斯表示,目前美中談判正在處理三個問題,其一是解決雙方貿易失衡問題。據北京本月公布的官方統計資料,2018年中國對美貿易順差激增到3,232億美元,創下2006年以來的新高紀錄。

另一個問題是中共企圖通過「中國製造2025」計劃主導全球高科技產業,「我們必須避免這個情況的發生」,羅斯補充道。

「第三個問題是為美國公司打開中國市場,爭取公平競爭環境,以及避免他們的知識產權被侵犯。」羅斯表示。

白宮國家經濟委員會主任拉里·庫德洛周四在接受福克斯新聞訪問時,再次強調月底的談判「相當重要」,對美中最終能否達成協議具有「決定性」的作用。

中國經濟模式不可持續。

王岐山:中國經濟可持續增長專家:如能持續天理不容

1月23日,中國國家副主席王岐山在達沃斯論壇上表示,中國經濟將可持續增長,且經濟擴張周期未接近尾聲。

但是有經濟學家認為,中國經濟以惡性債務膨脹為發展推手,積累了巨額債務和經濟泡沫,如這樣的模式可以持續,那叫做天理不容。

華爾街日報》1月24日報道,中國經濟正面臨長期以來一直令人擔心的「硬著陸」風險,這種經濟增長的急速下滑將嚴重衝擊就業並在全球債市和匯市引發重大問題。

報道說,原因在於中國整頓非銀行渠道影子融資的行動過頭,私營領域借款人融資渠道幾乎被關閉,卻不曾建立替代融資渠道,造成了儘管央行過去九個月採取了大規模的寬鬆行動,但信貸增速仍繼續回落的局面。

在銀行系統流動性充裕的背景下,國有銀行仍不願意直接向急需借款的企業放貸,寧可讓這些流動性在金融體系中空轉。

報道認為,如果這種局面不迅速扭轉,生產者價格指數(PPI)可能轉為負增長,給高負債工業部門帶來大問題。

報道總結道,中國低效的金融系統早就需要手術治療,但監管機構只向影子銀行系統開刀,卻不提供合適的替代,病人恐怕性命難保,中國經濟面臨「硬著陸」風險。

2019年1月20日,中國經濟學家向松祚在一個投資峰會上表示,中國許多年來債務規模惡性膨脹,2019年或迎來債務崩盤的明斯基時刻。

向松祚引用朱鎔基之子朱雲來的數據表示,中國總債務已突破600萬億。目前中國從政府、公司到個人,全部通過債務和槓桿在擴張,這樣的經濟模式如果能持續下去,那叫天理不容。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責任編輯: 林億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