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娛樂 > 港台娛樂 > 正文

氣質出眾、才華過人 她才是漂亮又文藝女明星路線的鼻祖

前幾天張艾嘉與兒子王令塵現身為Fendi拍攝MeAndMyPeekaboo大片,引發了網上對這位“星二代”的不少討論。

有人說他神似彭于晏,不笑時又和崔始源“撞臉”,濃眉大眼的清雋樣,有幾分張艾嘉年輕時的影子。

有不少網友打趣:這位公子難道也是要出道了?

不過倒是鮮少為品牌出鏡的張艾嘉,終於為了兒子破例出山。

畢竟張艾嘉出現在人前,更多呈現的還是各種熒幕中的人物。

她自導自演的《相親相愛》,去年拿下了金馬最佳女主等多項提名。

為“遷墳”一事固執又強勢的她,最終選擇與自己的固執和解,她倔強眼神背後掩藏的柔軟,像極了我們身邊那些年紀越大越如孩童的長輩。

在《山河故人》中,她與小自己40歲的董子健上演“禁忌之戀”。

她的演繹一點都沒有讓人渾身擰巴彆扭,甚至有種女人歷經世事之後,重新去愛的幾分嬌羞。

提起張艾嘉,許多人的第一印象就是溫和有氣質。

《十三邀》中她一襲白襯衫配牛仔褲,和許知遠走在街頭,絲毫看不出生活的疲態。

年輕人印象中的張艾嘉,一直都是“知性女人”。但曾經的她,其實是個實打實的“嬉皮少女”。

1966年,13歲的張艾嘉被送去美國念書,恰逢嬉皮士的“愛之夏”,“我玩瘋了,頭髮老長,戴著10個戒指,每天都去中央公園跟著遊行。”

這段留學經歷,註定了張艾嘉在事業和感情方面,不會是一個按套路出牌的人。

名門之後的身份,也給了張艾嘉“玩”的資本:

祖父張子奇曾是馮玉祥的手下,解放前的天津市副市長;外公魏景蒙是新聞局局長,一手創辦台灣《中國日報》;父親是空軍軍官,母親魏淑娟是紅極一時的名媛,做過中華小姐的儀態指導......

這一家子個個了不得,姜文的《邪不壓正》,便改編自她叔叔張北海以爺爺為原型寫下的小說。

張艾嘉與母親魏淑娟

1936年張艾嘉留學歸來,心卻沒有收住,輟學飛去香港扎進了演藝圈。

那會兒“二林”——林青霞和林鳳嬌正稱霸影壇,群星閃爍的大時代,初入行的張艾嘉只算一個安靜的陪跑者。

就連嘉禾老闆鄒文懷,都曾語重心長的對她說:你本人很好,就是不上鏡。

張艾嘉不服輸,靠著三分靈氣七分拼勁,她23歲就憑《碧雲天》拿下了金馬獎最佳女配角。

五年後憑藉《我的爺爺》更是拿下金馬最佳女主,不到30歲,已經坐實文藝片一線花旦的地位。

在那個星光熠熠的港片年代,她不是那個最搶眼的,但卻美得安靜淡泊,也為我們留下了無數熒幕經典。

在《阿郎的故事》里,她是一往情深的富家女,愛上了周潤發這個放蕩不羈的浪子,將一段愛情悲劇演繹得感人至深。

而《金玉良緣紅樓夢》中的她,又和林青霞組成了寶黛CP,一個英氣一個溫婉,40年後再看都依舊美得心驚。

《金玉良緣紅樓夢》殺青時,導演感慨道:“林青霞是個偶像,但張艾嘉是個演員。”

這能解釋為何她剛過30歲,就開始有轉做幕後的打算,因為她深知美貌不可久恃。

1986年,張艾嘉嘗試自編自導自演了《最愛》,沒想到一舉拿下金馬獎九項提名,並把金馬金像最佳女主都收入囊中。

於是我們看到了《少女小漁》中懷抱著美國夢,在異鄉輾轉反側的劉若英。

當時張艾嘉力排眾議選了初出茅廬的劉若英,讓她一鳴驚人拿下了亞太影展最佳女主,因為她在劉若英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而在那部經典的《心動》里,張艾嘉則刻畫了美好的初戀時分,將此間少年心事看透。

金城武那句“你辛苦歸辛苦,什麼時候嫁給我”,至今看來都是最炙熱又內斂的求婚告白。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相貌與才情兼備的張艾嘉,自然是不少才子心頭的“白月光”。

羅大佑為她寫《小妹》,將一腔歡喜都放進了歌里,花了整整五年才寫完的《童年》和《光陰的故事》,連首唱機會都給了張艾嘉。

李宗盛在籍籍無名時遇著她,張艾嘉為他介紹音樂人、找投資,再後來,李宗盛為她寫下《愛的代價》。

“這是我唯一一首寫到一半就哭了的歌,我是想著你寫的,想著你為什麼嫁了別人”。

才子佳人的故事通常美就美在:不是開了花,就非要有結果。

“我至今愛才子”,她坦蕩承認,既不迴避也不炫耀,“如果一個男生坐在鋼琴前,或是撥弄起吉他,我就暈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雨菡 來源:作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港台娛樂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