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中共對外大撒幣由來已久 三年大饑荒未停手

在中國經濟如此糟糕的情況下,中共最近仍舊對外“撒幣”:免除了喀麥隆30,000億中非法郎的債務。其實,中共從篡政以來,一直在“撒幣”,即使是三年大饑荒時期,也樂此不疲。

新華社近期報導稱,1月1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楊潔篪訪問喀麥隆,與喀麥隆總統(Paul Biya)進行會晤。“中方願繼續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助喀麥隆經濟發展和民生改善”。

但報導沒有提及雙方簽署的一份協議。《華爾街日報》21日報導稱,喀麥隆總統比亞於1月19日發表的一份聲明稱,中共政府已免除喀麥隆30,000億中非法郎(約合52億美元,350多億元人民幣)的債務。

此時,中國經濟的糟糕程度不言而喻。2018年以來,各大互聯網行業接連爆出裁員風波;中共官方數據顯示,中國大型工業企業的利潤在去年11月份就出現了三年來首次下降;遼寧省一名政府高官在一次內部會議上,以“各行各業哀聲一片”來形容當前的中國經濟現狀。

湖南知情人士蕭先生曾對大紀元表示,2018年中國有幾百萬家企業倒閉,“《深圳日報》最後那幾版每天整版整版刊登的都是企業註銷聲明,有幾百上千家企業在註銷,這說明倒閉的狀況是很嚴重的,中共說有幾百萬人返鄉,幾百萬家企業應該有幾千萬人下崗(失業)。”

網民對中共的“撒幣”紛紛表示不滿:“然而東北人養老金枯竭要挪用南部人民的養老錢,這不叫吃裡扒外嗎?”“真是夜郎自大,對內欺壓百姓,對外還是非洲舔狗心態,天天假大空,不知道你們有沒有信心了,反正我已經是失望透徹了。真是差最後一根稻草了。”“52億美元能解決教育醫療的大問題。厲害了我的國。”

中共對外撒幣由來已久

中共自篡政以來,一直在“撒幣”,即使是三年大饑荒時期,也從未停過“對外援助”,甚至直接送糧食。

中國報告文學作家舒雲,在2009年《同舟共進》(政協廣東省委員會主管、主辦)第1期刊文《與國力不符的對外援助——中國外援往事》中披露,自1950年起,中共對越南、朝鮮、蒙古、阿爾巴尼亞、柬埔寨、巴基斯坦、尼泊爾、埃及等國家提供巨額援助。

文章表示,中共“一五”計劃(1953年至1957年)期間,“雖資金捉襟見肘,仍慷慨外援,援助最多的國家是朝鮮和越南”。

1950年朝鮮戰爭爆發,中共支援100多萬志願軍、戰費7萬億元人民幣(舊幣);1953年11月金日成 訪問中國大陸,中共不僅將戰時費用一筆勾銷,又無償贈送8萬億元人民幣(舊幣)。

1950年至1954年,中共向越南提供1.67萬億人民幣(舊幣)的援助;1954年12月,中越簽訂關於援助越南修復鐵路、恢復郵政電信、修復公路及航運、水利等議定書;1955年派出專家、技術人員和熟練工人幫助越南,並無償贈送8億元人民幣;當時還不顧中國大米供應緊張,援助越南3萬噸大米以及300噸麵粉、5噸葡萄乾、1,130箱酒及粉條⋯⋯

除朝鮮和越南外,中共還援助了很多發展中國家。1954年11月,周恩來指示外交部幫助蒙古,派出8,200名工人,幫助蒙古建學校、醫院、療養院、專家招待所、熱電站、玻璃廠、造紙廠、養雞場等;1956年至1959年,無償援助1.6億盧布。

1956年6月,中共與柬埔寨簽訂關於經濟援助和實施經濟技術援助的議定書,在1956年至1957年,無償贈予8億柬元(摺合800萬英鎊)的物資;1956年10月,中共與尼泊爾政府簽訂經濟援助協定;1956年12月,毛澤東批示給埃及的援助,彭德懷稱毛澤東當時說,“只要埃及需要的我國有的東西,我們都可以並願意援助”。

三年大饑荒未停手

1961年,中共援外支出接近償還外債的支出;1962年初,中共承諾“對外援助”69億多元人民幣,已經超過了償債。中共中央對外聯絡部部長王稼祥曾說:實際許諾承擔的義務超出了中國的實際承受力。主要援助國是越南、朝鮮、蒙古、阿爾巴尼亞,其次是柬埔寨、巴基斯坦、尼泊爾、埃及、馬里、敘利亞、索馬利亞等亞非拉國家。

 

中共三年大饑荒時
的“對外援助”
1958年-1962年
  越南 3億元人民幣的長期貸款

 

1億元的無償援助

230個步兵營的武器

  阿爾巴尼亞 5萬噸糧食

 

5項議定書

 非洲 建設中小型工業項目和農場

 

幾內亞10,000噸大米

剛果5,000噸至10,000噸小麥和大米

埃及等國提供經濟援助,派大批工程技術人員

幫助坦尚尼亞和尚比亞建設坦贊鐵路(59名中國人死)

 寮國 簽訂航空運輸和修建公路協定

 

具體而言,對越南,1959年2月18日,中越簽訂7份文件,中共向越南提供3億元人民幣的長期貸款和1億元的無償援助。1962年夏,中共向越南無償提供可裝備230個步兵營的武器。

對阿爾巴尼亞,1960年代初,中共把蘇聯援助的項目全部包下來,“援助規模不斷擴大,幾乎有求必應”。1960年底(大饑荒最嚴重時期),中共緊急援助了阿爾巴尼亞5萬噸糧食。1961年阿爾巴尼亞3次派人到北京要錢要物,1962年1月13日,中共還與阿爾巴尼亞簽訂了5項議定書。

對非洲,1958年底,在建交前,中共陸續幫助非洲幾個國家建設中小型工業項目和農場。1960年(許多中國人餓死的時候),中共援助幾內亞10,000噸大米,援助剛果5,000噸至10,000噸小麥和大米;中共還向埃及等國提供經濟援助,派出大批工程技術人員,幫助坦尚尼亞和尚比亞建設坦贊鐵路(當時中國最大的援外項目),有59名中國人為此而死。

對寮國,1962年1月13日,中共同寮國簽訂航空運輸和修建公路協定。

60年代中旬至70年代末

1964年6月,毛澤東對來訪的越軍總長說:⋯⋯你的事就是我的事⋯⋯7億中國人民是你們的堅強後盾。

1965年5月,中共成立援越運輸小組。周恩來5次出訪越南,不僅盡量滿足越方要求,而且經常主動幫助越南解決困難。1965年10月起,中共先後向越南派出防空兵、鐵道兵、工程兵和後勤部隊共計32萬人。

中共還曾無償為非洲國家建造了20多座體育場館。“國際奧委會主席薩馬蘭奇說:要想看中國最好的體育建築,請到非洲去。”截至1966年,中共援助非洲累計已達4.23億美元。

1970年中共向朝鮮提供石油15萬噸。1970年代後,中共同非洲31個國家簽訂了經濟技術合作協定。1970年代,又先後同智利、秘魯、牙買加、蓋亞那等國簽訂了經濟合作協定。

1971年中共與越南簽訂7筆無償援助協議,數額達36.1億元人民幣。

這年,中共還同朝鮮、阿爾巴尼亞、羅馬尼亞等國簽訂援外協議,總額達74.25億元人民幣,是中共篡政以來“對外援助”最多的一年:占財政支出的比重達5.1%(1970年為3.5%)。

 

中共70年代“對外援助” 總數 越南
 1971年  74.25億元人民幣
占財政支出的5.1%
 36.1億元人民幣
 1972年  51.49億元人民幣

 

占財政支出的6.7%

 27.98億元人民幣
 1973年  57.98億元人民幣

 

占財政支出的7.2%

25.39億元人民幣

 

 1976年  30億元人民幣  

 

當年8月,越南北方發生特大水災,中共緊急調動飛機、火車,運送救災物資。9月27日,中越簽訂1972年中共向越南提供經濟、軍事物資援助協定,無償援助越南27.98億元人民幣。

1972年,中共“對外援助”支出51.49億元人民幣,占財政支出的6.7%。11月26日,中越簽訂1973年對越南13項無償援助的協定,援助21.07億元人民幣。

1972年中共向朝鮮提供石油增加到140萬噸,還商定共同建設輸油管。1974年2月動工,1976年1月輸油管竣工,年輸油為400萬噸。

1973年,中越簽署7筆包括一般物資、軍事裝備、成套項目和現匯在內的無償援助協定,約人民幣25.39億元。1973年,總的“對外援助”支出達到57.98億元人民幣,占財政支出的7.2%。

1974年中共又同越南簽署了無償經濟和軍事援助的協定。1975年8月18日,中柬經濟技術合作協定在北京簽字,中共向柬埔寨提供價值6億元人民幣的一般物資和成套項目的無償援助。

1976年2月10日,中共向柬埔寨提供無償軍事援助,摺合人民幣2.26億元。1976年中共“對外援助”為30億元人民幣。

對越南援助最多

“在中共的‘對外援助’中,對越南的援助時間最長,數量最大。”

截至1978年,中共援越的軍事物資可以裝備200萬陸海空軍隊,各種物資折價200多億美元。包括輕重武器、彈藥和軍需品,450個成套設備項目,346億米棉布,3.5萬輛汽車,500多萬噸糧食,200多萬噸汽油,3000多公里油管,6.35億美元的現匯。這些援助絕大部分無償,一小部分是無息貸款。

 

中共“對外援助” 60年代中旬至70年代末

 

 

 越南  截至1978年,援越各種物資折價200多億美元
 阿爾巴尼亞  截至1978年,提供的經濟和軍事援助摺合人民幣 100 多億元
 非洲  截至1966年,援助累計已達4.23億美元

 

從1954年阿爾巴尼亞共產黨黨魁霍查執政起,至1978年,中共向阿爾巴尼亞提供的經濟和軍事援助摺合人民幣100多億元。

 

“這個數字相當於全國每人掏3,850元,而當時中國人的年收入才200多元。”中共還給了阿爾巴尼亞2,100萬美元的自由外匯,先後派出近6,000名專家,為阿爾巴尼亞培養了幾千名技術骨幹。

1970年至1976年,中共對非洲的援助金額高達18.15億美元。

截至1978年5月底,中共對寮國先後派出18個工程大隊,3個民工總隊共7萬餘人,提供各種施工機械2,250多台,幫寮國基建。

“如果將路基作業完成的3,100多萬石,築成兩米寬、三米高的石牆,可以環繞寮國一周。”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大紀元記者蕭律生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